拿什么来拯救中国钢铁业?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澳门新浦京6047,由宝钢与武钢
联合重组而成的中国宝武钢铁集团近日正式揭牌成立,在“去产能、调结构”重镇的中国钢铁行业具有标志意义,是化解过剩产能的动真格之举。  宝钢武钢,都是中国钢铁业“名牌”,要合在一起,并不容易。两家员工总数超过22万,人力资源的重组面广量大,在产品和生产的布局上,由于历史原因,也有重合之处,整合力度大难度也大。另外,虽同处长江沿岸,但受地域、历史、传承等多种因素而形成的企业文化也各有特点,重组以后文化的协同也面临严峻挑战。然而,纵有千难万难,通过优势企业兼并重组,优化产能布局,避免重复建设和同质化竞争,是钢铁行业必须完成的一道考题。  当前,我国钢铁行业面临产能过剩矛盾加剧、自主创新水平不高、资源环境约束增强等问题。全力推进钢铁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化解过剩产能,实现钢铁行业脱困发展已是当务之急。此次宝钢武钢
联合,率先“迈开步”,实实在在动手干起来,无疑“开了一个好头”。  按照国务院关于去产能进度安排,2016年应压减粗钢产能45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2.5亿吨以上。目前上述任务已基本完成。不过,当前钢铁煤炭产能过剩的状况并没有改变。特别是近期受多种因素影响,钢铁煤炭出现价格过快上涨,个别企业出现违规新增产能的现象。因此去产能的决心坚决不能动摇,力度也一定不能减弱。  从国家层面来看,要进一步落实有保有压的金融政策,继续鼓励如宝钢、武钢等优势企业加大兼并重组力度。尽快出台去产能相关债务处置、资产处理等政策措施。值得注意的是,推动优势企业兼并重组不能幻想“一步到位”,而是要成熟一步走一步,台阶分得细一点,走路可以稳一点。  经过最近几十年的快速发展,钢铁业已成为中国真正具备国际竞争力的制造行业之一,这个国际竞争优势来之不易。面对产能过剩等结构性问题,需要拿出敢啃硬骨头的决心和智慧,打好去产能这场攻坚战。

近期,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第一条是推进强强联合,鼓励煤炭、电力、冶金等产业链上下游央企进行重组。9月20日下午,随着武钢股份与宝钢股份先后发布重组进展公告,宝钢与武钢的战略重组方向初定,而旗下上市公司层面的整合方式已基本确定。宝钢武钢的重组,正是落实文件的一项重要举措。至此,以“去产能”为目的的大型钢企兼并重组正式拉开了序幕。在去产能问题上,兼并重组成为企业脱困升级、转型发展的一大突破口。  我国当前钢铁产能过剩十分严重,产能大且分散,高端不足、低端过剩成为当前钢企面临的突出问题。  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粗钢实际产能超过12.5亿吨,实际产量8.04亿吨,产能利用率不足64%。与此同时,我国钢铁产业的集中度也进一步下滑,产品结构不合理、同质化竞争严重,面对如此现状,越来越多的钢铁生产线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的“僵尸”状态,钢铁行业销售利润率处于工业行业最低水平。不少业内人士戏称,卖一吨钢还不如卖一根雪糕赚钱。  为治理产能过剩打响持久战  产能过剩是困扰我国钢铁行业发展的最大问题。进入2016年后,在供给侧改革大背景下,国务院公布钢铁业去产能计划,即从今年起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同时,国家不断发布各种相关政策,并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装箱奖补将近,加快推进钢铁行业去产能进程。  根据《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设定的总目标,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产量将集中在十家左右的大集团内。围绕总目标,钢铁产业兼并重组从现在至2025年将分三步走:第一步是到2018年,将以去产能为主,该出清的出清。同时对下一步的兼并重组作出示范,例如目前宝钢武钢的兼并重组;第二步是2018~2020年,完善兼并重组的政策;第三步是2020~2025年,大规模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  与此同时,市场和环保压力正在倒逼钢企转型升级,行业进入以兼并重组为特征的结构调整期。  宝钢武钢重组正是这一部署的一大尝试,业内人士提示,必须紧紧围绕去产能、调结构、提高钢铁品质来展开钢企兼并重组,避免再出现“拉郎配”式的重组结果。资料显示,宝钢、武钢分别在湛江和防城港有一个新建的钢铁基地,这两个基地都拥有1000万吨级的“通行证”,相距只有200公里左右,甚至在产品结构方面也大致雷同。显而易见,这些因素决定了两者要在市场上“兵戎相见”,但是,重组之后,却有利于减少竞争,并协同发力华南甚至东南亚市场。  不过,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指出,重组后,短期时间里,巨额亏损和冗余员工现象可能会加重,但从长远来看,却有利于优化提升产品结构。  优化产品结构的坚实后盾  宝钢集团是中国钢铁业的“带头大哥”,拥有超过5400亿元的总资产,年产能约4000万吨,年销售额超过2400亿元,员工12.4万人,2016年在世界500强排名第275位。  武钢集团是建国后的首家钢铁企业,被称为钢铁业的“共和国长子”,总资产约为2200亿元,产能1800多万吨。两家合并之后,总资产将超过7000亿元、年产能达到6000万吨,重组后的宝武钢铁集团,产能规模仅次于欧洲钢铁巨头安赛乐米塔尔(年产能约1亿吨),在全球钢铁业中排名第二。  业内人士认为,宝钢、武钢正式合并意味着中国钢铁产业整合大幕拉开,迈出了消除恶性竞争、去产能促供给侧改革的关键性一步。从中我们也不难看出,宝武两大集团的合并,首先在规模上力压群雄,无论从资产还是市场方面来说,竞争优势更加明显。  业内人士认为,宝武合并,直接影响就是加快推进僵尸企业和过剩产能淘汰,以及优化国内钢铁产业结构。他进而分析道,宝钢和武钢都是主要的板材生产商,两者在国际市场就有着较强的市场地位,合并后,不仅仅可以对产品创新做出新的调整和变革,也可以避免同质化竞争和市场占有率竞争。  业内人士表示,宝钢、武钢的强强联合,能够为我国钢铁业的兼并重组树立先行典范,可形成一个产业链更加完整、综合实力更强、具备国际竞争力的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进而促进我国钢铁产业集中度、资源配置效率和整体竞争力的提升。  另外,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李新创也表示,“武钢的汽车板业务可能得到提升,有利于双方硅钢业务。”  何杭生认为,宝钢、武钢战略重组,既是国内钢铁企业强强联合的双赢局面,也是国家钢铁产业重组的典型树立。对中国乃至全球的意义都十分重大。  尽管如此,对于宝钢武钢的重组,业界依旧是褒贬声不一。  兼并重组是“良药”而非“灵丹”  对于钢企的合并重组,有业内人士担心,兼并重组不过是钢企表面上规模的扩大,对去产能意义并不大。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今年前七个月,化解钢铁产能仅完成全年任务的47%,通过钢企重组后也未必能顺利完成。  这种担心也不无道理,在此前的2007~2011年间,中国钢铁业也曾掀起过一轮兼并重组潮。比如武钢重组昆钢、柳钢;首钢重组水钢、长钢、通钢;鞍山钢铁集团与攀钢重组等。表面上看是提高了产业集中度,但实际上却是进行了产能的直接叠加,只是在简单地“做加法”,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那次重组实际上加剧了产能过剩,最终导致了合并后的子公司与集团公司之间“貌合神离、各自为政”。  对于此次的重组,宝钢集团总经理陈德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宝钢武钢联合重组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在钢铁去产能中如何发挥联合效应。  同时,业内人士也表示,在此次的重组过程中,各方都应避免再出现重组倒退的现象。宝武二者的重组能否达到1+1>2的效果,还要看后期具体的运作。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迟京东指出:“兼并重组要成为钢铁行业今后发展的主导,每个钢铁企业都要考虑‘我和谁重组、谁和我重组,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上两个高炉、上两个转炉。”  我们深知,中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历史由来已久,针对当前钢铁业表现出的产能布局与消费布局不合理、产品结构和消费结构不合理及稳定产能和过渡产能比例失衡等特征,兼并重组无疑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思路,为钢企开出了一剂良方。但是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企业的兼并重组成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治理产能过剩更不是一蹴而就的问题,兼并重组是解决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一剂良方,但它并不是灵丹妙药,并不能药到病除,它的效果需要一个过程来体现。

今年以来,在决策层力推之下,全国钢铁、煤炭两个行业去产能任务完成量大幅提高。据工信部数据显示,去产能工作正在有序推进,前三季度钢铁行业已累计完成全年产能压减任务80%以上,钢材市场价格比上年上涨30%以上,行业实现扭亏为盈。  分析人士认为,去产能是2016年结构性改革的一大任务,钢铁行业首当其冲。当前中国经济正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三期叠加”效应增强,迫切需要加速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供需传导打基础、添动力。化解过剩产能是这一背景下的务实选择。  国务院国资委企业改组局局长李冰在第三届钢铁行业多元产业发展大会上表示,中央企业今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任务是719万吨,预计能在10月份完成。其中,宝钢集团有限公司已经提前完成今年的钢铁去产能任务,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不仅完成任务,还有可能超额完成任务,鞍钢集团公司也能按时完成任务。  广发证券分析师李莎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本质在于“减量提质”,在需求没有显著下滑的前提下,产能的退出、供给端收缩,将显著改善处于有利地位的企业盈利预期和实际盈利,其投资价值也会不断凸显。  据悉,目前涉钢的中央企业主要包括3家钢铁公司,即宝钢、鞍钢、武钢,以及两家涉钢企业,即中国五矿集团公司、新兴际华集团。而截至去年底,5家钢铁企业粗钢产能共1.38亿吨,占行业总产能12.2%。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9月份,经报国务院批准,宝钢集团有限公司与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实施联合重组。宝钢更名为中国宝武钢铁有限公司,作为重组后的母公司,武钢整体无偿划入,成为宝钢全资子公司。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认为,宝钢和武钢的兼并重组是对全行业的一个启示,今后钢铁企业的发展要以兼并重组为主导和方向,不是像过去那样盲目扩张,而是要通过兼并重组来实现企业自身的发展。  在中债资信评估有限公司钢铁行业团队看来,钢铁行业作为国家供给侧改革的重要着力点,未来伴随着过剩产能的去化,行业将逐步走向出清,供需格局将逐渐改善。但也需注意到,供给侧改革是结构性调整,改革后钢铁行业内企业的分化将继续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