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特钢债权申报700亿 多家央企有意参与重整投资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尽管贵为特殊钢行业的龙头企业,背负巨额债务的东北特钢还是走到了破产重整的边缘。  东北特钢方面12月7日向本报记者回应称,企业目前的生产经营状况正常,破产重组也正在有序进行,至于谁将会成为“接盘侠”,一旦确定,公司会通过公告及时对外发布。  今年的10月中旬,抚顺特钢公告称,经大连市中院裁定,东北特钢三家公司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法院还指定了企业破产清算组为重整管理人。随后,在12月初,东北特钢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大连召开,旗下三家企业接受债券申报达700亿元。  何杭生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虽然东北特钢目前负债高企,但其长期以来以生产经营高质量、高附加值特殊钢为主营业务,是我国高科技领域所需高档特殊钢材料的主要研发、生产和供应基地,是目前中国特殊钢行业的龙头企业。因此,在高新技术筹码之下,提出对东北特钢集团的破产重整申请,符合债权人利益。  违约导致破产  “其实东北特钢破产早有迹象,并不是突然之间的事情。”西北地区一位民营钢企老板向记者表示,钢企由于投入巨大,长期依赖银行和资本市场获取资金。在今年3月份,东北特钢就因为到期的短期融资券“15东特钢CP001”未能按期兑付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  记者查阅公开资料发现,东北特钢的违约事实上并不止这一例。在今年的9月份,其就曝出有8只债券出现实质性违约,总金额接近50亿元,东北特钢甚至被冠以“违约王”的称号。  其中,在今年9月7日,上海清算所发布公告称,东北特钢2013年度第二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债券简称:13东特钢PPN002)应该于2016年9月6日兑付本息。但东北特钢截至兑付日终未能筹措足额偿债资金,“13东特钢PPN002”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东北特钢称,将积极筹措外部资金;加强企业自身经营,努力通过自身经营性现金流偿付债券。  然而,连续的违约,不仅没有看到东北特钢践诺,还触发了东北特钢的信用危机。持有其债券的投资者随后向证监会、银监会提出,暂停企业对外融资,由此加速了东北特钢的破产重组。  “东北特钢曾经一度是辽宁省的明星企业,被给予厚望,理当在危难时刻伸出援手,但是政府实在是有心无力。”一位熟悉东北特钢内部人士表示。据媒体报道,辽宁省政府曾经希望对东北特钢的金融债务按照70%的比例进行转股,剩余的30%债务将保留。转股之后,原债权人可以通过东北特钢整体上市或者资产注入已经上市的抚顺特钢后,在资本市场推出。  显然,该方案最终以东北特钢的破产重组而宣告失败。  央企接盘?  虽然东北特钢是因为高负债而不得已宣告破产重组,但是有包括央企、上市公司在内的多家有实力的企业到东北特钢进行考察,并表现出参与重组及投资意向。  另外,在债权人阿拉善盟金圳冶炼有限责任公司向大连中院诉讼中提出,考虑到东北特钢拥有优质的特钢资产及重整价值,建议对东北特钢集团申请破产重整。  东北特钢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目前东北特钢集团破产重整工作正在有序进行,债权申报已经截止,有关方面正在进行债务认定、清产核资以及引进战略投资者等工作,企业目前生产经营正常。对于外界传言的鞍钢集团工作组已经入驻东北特钢,也没有予以否认。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东北特钢即使高负债下,也能备受青睐?在何杭生看来这主要是因为其在钢铁行业的高新技术实力。  何杭生表示,虽然2016年钢价有所回暖,但是2012~2015年国内钢价一跌再跌,让钢企饱受重创。据数据显示,以普碳钢代表产品为例,截至2015年12月31日,建材螺纹、型材工字钢、板材热卷、管材无缝管的价格分别下跌54.73%、54.76%、54.07%和54.45%,铁合金钨铁和冷轧不锈钢板的价格也分别下跌45.61%、43.51%,平均跌幅达50%左右。  但是对于东北特钢而言,普碳钢材价格折半对其影响并不大。原因是东北特钢是以普碳钢材加工而成的特殊钢材企业,且是国家支柱龙头企业,可谓国家的“御用特钢供应商”,在原料价格大跌之后,几乎可以说缩减了其50%的生产成本。何杭生表示,东北特钢长期坚持以生产精品为经营方针,以善于开发、研制“高、精、尖、急、难、新、特”特钢产品而享誉国内外市场。近年来,为我国“神舟”系列宇宙飞船、“嫦娥”探月工程、“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国产大飞机项目,以及核电事业、风力发电设备、高速铁路、轿车国产化、石油开采用钢更新换代等项目研制和提供了大量特殊钢新材料。  同时也有分析师认为,正是由于东北特钢在高新技术方面的优势,所在资本市场才能融到数百亿元的资金。另外,该分析师表示,东北特钢可能过于注重产品高端定位,使得其失去了普通产品的市场,所以在短期内并没有办法展现其在高端市场的优势。但是在钢企去产能的大背景之下,作为高端钢材的代表,东北特钢具有很好的发展前景。  因此,何杭生认为,负债700亿元或许不是其东北特钢人想要的发展结果,但确实是当前市场竞争机制下的又一个牺牲品。至于谁将成为东北特钢的“接盘侠”,何杭生认为,由于东北特钢拥有高新技术筹码,接盘者比比皆是。但是其目前在高端产品方面的市场地位、市场份额、产品技术、生产线以及出口量都是大多钢企无法相比的。基于抢占高端市场和未来发展,东北特钢最终被央企接盘的可能性较大。  另外,按照《企业破产法》规定,债务人或管理人应当自法院裁定重整之日起6个月内,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若有特殊情况及正当理由,可以再延期3个月。这也就是说,东北特钢管理人最迟应该在2017年4月前提出重组方案草案,最晚不得超过2017年7月。

东北特钢正式宣布破产重整

澳门新浦京6047 ,截至11月20日,东北特钢及旗下大连特钢、大连高合金棒线材三家企业共接受债权申报约700亿元。有多家有实力的央企、上市公司等来东北特钢考察,并表示出参与重整及投资意向。“从东北特钢的债务规模及产品定位来分析,未来由央企接盘的可能性较大。”  2016年钢铁行业去产能攻击战即将顺利收官,备受关注的东北特钢破产重整案也传来新的进展。10月10日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债权申报工作目前告一段落。截止11月20日,东北特钢及旗下大连特钢、大连高合金棒线材三家企业共接受债权申报约700亿元。  新华社报道称,有多家有实力的央企、上市公司等来东北特钢考察,并表示出参与重整及投资意向。一位资深钢铁行业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东北特钢的债务规模及产品定位来分析,未来由央企接盘的可能性较大,民营企业恐怕不太可能。”  三企业接受债权申报700亿  进入12月,备受钢铁行业关注的东北特钢破产重整又有了新的进展。  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重整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12月1日上午在大连召开。而东北特钢旗下2家独立法人——大连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连特钢”)和大连高合金棒线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高合金棒线材”)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则分别在12月1日下午和12月2日上午召开。  据新华社消息,目前东北特钢集团破产重整工作正在紧张有序进行,债权申报已经截止,有关方面正在进行债务认定、清产核资以及引进战略投资者等工作,企业目前生产经营正常。  受2014年底以来的钢铁市场寒冬冲击,加上长期以来债务负担拖累,东北特钢自今年3月28日起连续出现企业债券违约。至今年9月底,累计发生9次债务违约,违约金额58亿元。由于无法再通过发债或贷款引入新的资金,东北特钢遭遇了严重的债务危机。  考虑到东北特钢拥有优质的特钢资产及重整价值,债权人阿拉善盟金圳冶炼有限责任公司向大连中院提出对东北特钢集团的破产重整申请。  10月10日下午,抚顺特钢(600399.SH)公告称,经大连市中院裁定,东北特钢集团三家公司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法院还指定了企业破产清算组为重整管理人。  截至11月20日,债权申报工作已经结束。东北特钢集团加上旗下2家独立法人——大连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和大连高合金棒线材有限责任公司,三家企业累计接受债权申报约700亿元。但“其中有部分因担保债权等重复申报情况,有关方面正对这些债权进行审查认定。”同时,企业资产审计和评估工作已全面展开。  东北特钢集团董事长董事介绍,虽然企业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生产经营受到一些影响,但总体来说,目前企业生产经营正常,职工队伍和市场份额均保持稳定。  “接盘侠”是谁?  东北特钢并非国内第一家受市场寒冬冲击倒下的钢企。  早在2014年初,由于国内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加上经营不善等因素,山西省最大的民营钢铁集团海鑫钢铁就因债务压顶、资金链断裂而被迫停产,并于2014年11月进入司法破产重整。  2015年9月,几经波折后,资金实力雄厚的民营钢企建龙集团37亿接盘海鑫全部股权。被建龙收购后,山西海鑫改名为山西建龙。今年4月30日,重整后的山西建龙如期点火复产。  而另一家位于天津的国有钢企渤海钢铁集团,则在今年初深陷近2000亿债务危机被迫拆分,四家子公司直归天津国资委管理。而相关债务重组的工作至今仍在推进中。  徐向春分析称,对地方政府而言,大型国有钢企不仅是地方重要经济支柱和税收来源,还关联着就业和稳定等多方面因素。所以从地方政府的角度,更希望能引入战略投资人对危机中的钢企进行重整摆脱困境恢复生机。  尽管1日的债权人会议并未提及重整方案,但强调了引进战略投资者的重要性。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近期,宝武钢铁集团、鞍钢集团、中信泰富特钢集团等大型钢铁央企曾与管理人方面进行接洽。但在上述分析师看来,“东北特钢本身盘子大,负债包袱重,加上产品涉及军工,最后可能是大型钢铁央企来接盘重整,民营钢企接盘的可能性不大。”  上述分析师也表示,“从央企、资金实力、地域角度来分析,鞍钢集团接盘的可能性较大。宝武钢铁集团才刚合并成立,内部业务整合还未理顺;而中信泰富特钢总部在江苏,虽然同为特钢企业,但地理位置比较远。”  2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别向宝武集团及中信泰富特钢集团外宣负责人求证,对方均表示目前尚无任何信息需要发布。而截至2日晚发稿,记者未能拨通鞍钢集团外宣部门电话对此事置评。  北京市破产法学会副会长郑志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企业破产法》规定,债务人或管理人应当自法院裁定重整之日起6个月内,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若有特殊情况及正当理由,可以再延期3个月。  也就是说,东北特钢管理人最迟应该在2017年4月前提出重组方案草案,最晚不得超过明年7月。  郑志斌表示,化解钢企债务危机会面临许多困难和博弈。“一家钢企的债务问题应如何解决,要根据其性质及所处地域、行业及债务规模而区分对待。”  郑志斌建议,在东北特钢的案例中有上市公司的平台,破产管理人可以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来化解债务重组难题。“在重组方案中,可以在金融工具方面尝试创新,比如债转股、可转债、优先股等。单有一个债转股的手段,也许还不够用。”  郑志斌还强调,无论最终重组方案通过了展期、债转股、可转债等哪几种手段,都是为了争取以时间换空间,帮助企业渡过难关,让整个行业健康发展。

据消息,10月1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阿拉善盟金圳冶炼有限责任公司对东北特钢集团破产重整的申请,这意味着因企业债券连续违约而备受关注的东北特钢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据了解,作为东北特钢集团债权人和供货商的阿拉善盟金圳冶炼有限责任公司此次向法院提出申请破产重整的对象包括东北特钢集团及其下属的大连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大连高合金棒线材有限责任公司。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规定,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进行重整或者破产清算的申请。破产重整程序启动后,债权人依法申报债权,破产管理人在人民法院和债权人的监督下将在最长9个月内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并最终由人民法院裁定是否批准执行。

在破产之前,东北特钢曾多次出现债务违约的情况。今年9月26日晚间,东北特钢公告称,公司2015年度第三期短期融资券(简称:15东特钢CP003)应于2016年9月24日(此日为节假日,顺延至9月26日,下同)兑付本息。截至到期兑付日日终,东北特钢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15东特钢CP003”不能按期足额兑付,已经构成实质性违约。“15东特钢CP003”发行总额为7亿元,发行期限为1年,本计息期债券利率为6.3%,本期应偿付本息金额为7.441亿元。

包括上述违约,自今年3月份起,东北特钢已经连续违约9次,本金违约金额升至近58亿元。3月28日首次爆出“15东特钢CP001”违约,4月5日“15东特钢SCP001”违约,4月12日“13东特钢MTN2”违约、5月5日“15东特钢CP002”违约、6月7日“14东特钢PPN001”违约、7月12日“13东特钢PPN001”违约、7月18日“15东特钢PPN002”违约、9月6日“13东特钢PPN002”违约,以及9月26日“15东特钢CP003”违约。

上述9只债券均未能按期足额偿付,应付本金累计达57.7亿元。

其实,早就有相关法律界人士指出,东北特钢企业涉及债的类型很多,处理不同的债券,需要用不同金融工具和手段,总体来说,是要在《破产法》、《公司法》和《证券法》的框架下来设置处置方案。

而在此次东北特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另有熟悉《公司法》以及《破产法》的相关人士表示,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法院就可以认定其具备破产原因。破产重整制度对于各方利益主体平等保护,实现企业再生,保护企业和职工合法权益均具有重要意义。

但上述相关人士指出,“需要注意的是,破产重整不等于破产清算”。一些具有较高技术含量的,有一定市场前景,但因为管理、资金、成本等原因陷入困境的企业,是可以通过破产重整的方式,焕发新的生机。我国引入破产重整制度,目的也在于此,且已取得一定成效。如同为国有企业的长航凤凰,就通过破产重整,清偿了重整中的全部债务,还由于股票公开竞价处置产生溢价,为公司依法获得了约7000万元资金用于补充现金流。又如无锡尚德,也是通过破产重整、引入战略投资者,把企业保了下来,让债权人利益得到了最大限度地保障。

其它债务违约企业难题待解

据了解,对东北特钢来说,目前所面临的困难,主要是由于2008年后企业冒险进行扩张,导致债务规模过大带来的财务成本过高,企业资金链断裂。但东北特钢产品仍然具有市场竞争力,并不一定要走破产清算之路。通过破产重整,改善资金流,凭借其产品竞争优势,东北特钢有机会重获生机。如此,无论对债权人还是债务人、对政府还是对社会、对企业还是对职工,都是有益的。

很显然,法院同意受理东北特钢的破产重整申请,只是企业走向新生的第一步。破产重整能否顺利推进,关键要看债权人、特别是金融债权人。因为,东北特钢的负债以金融债务为主,只要金融债权人支持东北特钢的破产重整,重整成功的希望就很大。反之,就很难重整成功。那么,金融债权人能否站在全局和长远的角度考虑,值得关注。

更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东北特钢外,另有其它钢企也存在债务违约的情况。

5月21日,西宁特钢发布了《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西宁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下简称《问询》公告)的公告,其中重点提到了公司的债务问题。

又如渤海钢铁目前同样身陷债务问题。虽然,有业内人士表示,东北特钢此次破产重整表明了国家对改革的力度和决心,一些僵尸企业难逃被淘汰的命运。但也有分析人士表示,相信下半年,随着供给侧改革和去产能进程的深入,国内地方钢企的兼并重组来开帷幕后,会为钢铁行业的重振提升信心。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