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浦京网址:钢铁去产能不能只拿民企开刀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应该对民营钢企忍辱负重加以点赞:一方面他们在夹缝中求生存很不容易,为中国钢铁曾经的繁荣做出了一定贡献;另一方面他们又为去产能付出牺牲义无反顾,促成了钢铁去产能任务的完成。可以说,如果没有民营钢企的付出,可能今年钢铁去产能任务很难完成。  在12月8日至10日的中国钢铁产业链发展高峰论坛年会上,原冶金部副部长,全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主席赵喜子表示,全国4500万吨钢铁去产能任务,河北省占了三分之一;在河北省1600万吨钢铁去产能中,97%是民营企业的产能(12月11日《21世纪经济报导》)。  应该对民营钢企忍辱负重加以点赞:一方面他们在夹缝中求生存很不容易,为中国钢铁曾经的繁荣做出了一定贡献;另一方面他们又为去产能付出牺牲义无反顾,促成了钢铁去产能任务的完成。可以说,如果没有民营钢企的付出,可能今年钢铁去产能任务很难完成。  而且从目前看,当地政府把去产能任务压在民营钢企身上也有一定道理:一是民营钢企大多是中小型企业,在设备、环保、技术以及产品质量等方面存在不达标现象。换句话说,存在问题多的钢铁企业也往往是小型民企,去产能占比自然要大些。二是很多民营钢企竞争力不强,产能同质化严重,盲目生产竞争现象突出,纳入被淘汰范围也在情理之中。  但细细想来,除了民营钢企自身存在问题外,把钢铁去产能压在民企身上其实有另外更深层原因。首先,民营钢企员工不像国有钢企员工在医疗、养老、失业救济等社会保障上那么复杂,很多是由当地农民工招募而来,产能关闭之后,只要将员工工资结清打发了事,政府不用支付巨额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支出,尤其没有职工再就业的“大麻烦”。  其次,民营钢企不如国有钢企这么有“靠山”,命远比国有钢企“贱”。因为国有钢企去产能除了当地政府要承担各项社会保障支出压力之外,更大的问题就是政绩会受到影响,所以在国有钢企去产能哪怕是关闭一座生产炉都会反复掂量和论证,同时还会有国资委为其利益代言。因而,国有钢企去产能比民营钢企复杂得多,民营钢企往往只要当地政府一个会议作出决定之后,说去就去了,不愿去政府也可采取强制关闭措施,没有过多阻力和后顾之忧。  显然,把钢铁去产能任务绝大部分“重量”压在民企身上,只拿民企开刀,既不合理,也极不公平,还会带来很多去产能“后遗症”。其一,会打击民营钢企的积极性,使更多民营钢企将来对进入其他资源产业领域产生恐惧心里,不敢轻易涉足。同时,民营钢企退出过多,限制了钢铁生产的公平竞争,使国有钢企重新占据钢铁生产垄断优势,对钢铁生产整体生态优化不利。  尤其,容易滋长政府去产能惯性思维和依赖心里,在今后其他产业去产能过程中会不自觉地又拿民企开刀,对民企整个生存环境不利。其二,由于把去产能任务的重力都压在民营钢企肩上,使不少民营钢企先进生产线也被同时关闭,不仅形成了钢铁生产资源浪费,更加剧了民营钢企的损失,虽然当地政府可能会采取一定财政补偿或奖补,但往往是杯水车薪,难以让民营钢企全身而退。  其三,把更多去产能任务压在了民营钢企身上,相对减轻了国有钢企去产能压力,使不少生产能力丧失、亏损严重、难以发挥作用的国有钢企得以苟活,不利于国有钢铁僵尸企业尽快出清,影响钢铁去产能持续推进,造成国家钢铁生产资源更多大浪费,极不利于钢铁产能结构尽快优化。其四,只拿民营钢企开刀的最大危害是国有钢企依然占据绝对比重的金融资源,使银行不良资产无法盘活,久而久之,会加大银行业系统性金融风险,进而使钢铁去产能陷入更加恶性循环怪圈。  由此,钢铁去产能近乎一场深刻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变革,既考验地方政府智慧和勇气,更是检验政府驾驭经济能力的“天枰”。这需各级政府科学制订去产能方式方法,广泛征求企业及社会各界意见,做到“一碗水”端平,消除身份歧视及政府“拍脑袋、想当然”去产能指导思想,以“保护先进、淘汰落后”作为唯一指针,使钢铁去产能始终运行在健康轨道上,力求国有钢企与民营钢企双方切身利益不受损失。

中国报告网提示:在12月8日至10日的中国钢铁产业链发展高峰论坛暨中联钢年会上,原冶金部副部长、全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主席赵喜子表示,全国4500万吨钢铁去产能任务

在即将过去的2014年,国内钢铁工业低迷依旧,行业需求不振的大势仍无改观,地方大型钢企停产甚至破产消息不时传出,给整个钢铁行业蒙上了阴影。  笔者认为,造成2014年大部分国有钢企亏损、钢铁卖出白菜价的根本原因,并非如有些专家所言是由于原料价格上涨、产能过剩、需求端萎缩,乃是整个钢铁行业运行机制出了问题。如果不将这些机制理顺,钢铁行业将长期陷于恶性循环之中。  一方面,国有钢企接受大量政府补贴,政企职能严重错位。很多地方政府出于政绩、税收、就业等问题的考虑,默许、纵容甚至强令企业扩大钢铁产能,一旦发现企业出现亏损,就给予大量财政补贴。同时,国有大型企业集团还会救助旗下亏损的子公司。这就造成部分亏损国有钢企始终处于僵而不死的尴尬境地。特别是一些大型国有钢企在经营机制方面存在着人员能进不能出、干部能上不能下、薪酬能增不能减、产能能扩不能缩的问题,其主要是受当地政府和上级集团的干预影响。  另一方面,整个行业无序竞争环境尚待改善。大型钢企往往容易获得银行低息贷款。当国有钢企出了资金问题,地方银行不敢贸然对其抽贷,通常还继续注资。而民营钢企就不会这么幸运了,对于他们来说,一旦停产中小债权人都会上门来催债,企业面临倒闭并购,所以哪怕微利甚至亏损也要坚持下去。而市场上民企通过低价位恶性竞争,又使国有钢企叫苦不迭。  笔者认为,要解决钢铁业的问题,关键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国企与民企的关系。  首先,要建立市场退出机制,营造通畅、进退有序的市场环境,妥善解决退出企业职工安置和债务处理等问题。有进有出,这个市场才能良性运转,产业才能不断进步。在这种机制之下,政府只要做好规则制定和监管工作,通过市场的力量自然可以对行业进行优胜劣汰。  其次,通过跨区域的兼并重组,减少目前市场上低价同质化产品的竞争。比如,通过对京津冀钢企进行产业整合,区域内的同质化产品就自然消失,恶性竞争的局面就会得到解决。同时,因为全国是统一的流动市场,可以杜绝兼并重组导致地区性的价格垄断问题。  最后,对于处于亏损或盈利边缘的国有钢企,全面进行混改。通过混改,允许民间资本进入甚至控股。利用民营资本的效率和创新,加上国企获得资源方面的独特优势,激发国有钢企的潜在活力。“混改”的目的,就是把国企目前的僵化机制转变成适合市场配置资源的机制,以实现国有资本保值增值。  钢铁卖出白菜价,以及全行业处于亏损边缘,这无疑给决策层敲响警钟,如果我们不对这个行业进行深层次改革,那么钢铁行业将永无前途。作为政府部门应放弃对微观经济操控,让钢铁行业完全市场化,所有钢企的兴衰皆应由市场说了算。只有通过市场充分竞争、拼杀之后,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恶性竞争、国有钢企低效率等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在12月8日至10日的中国钢铁产业链发展高峰论坛暨中联钢年会上,原冶金部副部长、全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主席赵喜子表示,全国4500万吨钢铁去产能任务,河北省占了三分之一;在河北省1600万吨钢铁去产能中,97%是民营企业的产能。

奥门新浦京网址,应该对民营钢企忍辱负重加以点赞,他们在夹缝中求生存很不容易,可以说,如果没有民营钢企的付出,可能今年钢铁去产能的任务是很难完成的。

从目前来看,当地政府把去产能任务压在民营钢企身上也有一定道理:一是民营钢企大多是中小型企业,在设备、环保、技术以及产品质量等方面存在不达标现象。二是不少民营钢企竞争力不强,产能同质化严重,被纳入淘汰范围也在情理之中。

除了民营钢企自身存在问题外,把钢铁去产能压在民企身上其实有另外更深层的原因。民营钢企员工不像国有钢企员工在医疗、养老、失业救济等社会保障方面那么复杂,很多都是由当地农民工招募而来的,因去产能而关闭之后,只要将员工工资结清即可,政府不用支付巨额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支出,也不用考虑职工再就业的问题。而相比之下,国有钢企去产能比民营钢企复杂得多。

但要注意的是,把钢铁去产能任务绝大部分的重量压在民企身上,只拿民企开刀,也可能会带来很多去产能后遗症.

其一,可能会打击民营钢企的积极性,使更多民营钢企将来对进入其他资源产业领域产生恐惧心理,不敢轻易涉足。同时,民营钢企退出过多,影响了钢铁生产的公平竞争,使国有钢企重新占据钢铁生产垄断优势,对钢铁生产整体生态优化不利,尤其是容易滋长政府去产能的惯性思维和依赖心理,在今后其他产业去产能过程中会不自觉地又拿民企开刀,对民企的整个生存环境不利。

其二,由于把去产能任务的重力都压在了民营钢企肩上,使不少民营钢企的先进生产线也被同时关闭,不仅形成了钢铁生产资源的浪费,更加剧了民营钢企的损失,虽然当地政府可能会采取一定财政补偿或奖补,但往往是杯水车薪,难以让民营钢企全身而退。

其三,把更多去产能任务压在了民营钢企身上,相对减轻了国有钢企去产能压力,使一些生产能力丧失、亏损严重、难以发挥作用的国有钢企得以苟活,不利于国有钢铁僵尸企业尽快出清,影响钢铁去产能持续推进,造成国家钢铁生产资源更多的浪费,不利于钢铁产能结构尽快优化。

其四,只拿民营钢企开刀的最大危害是国有钢企依然占据绝对比重的金融资源,使银行不良资产无法盘活,久而久之,会加大银行业的系统性金融风险,进而使钢铁去产能陷入更加恶性循环的怪圈。

由此,钢铁去产能是一场深刻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变革,既考验着地方政府的智慧和勇气,更是检验政府驾驭经济能力的天平。这需要各级政府科学制订去产能的方式方法,广泛征求企业及社会各界意见,做到一碗水端平;消除身份歧视及政府拍脑袋、想当然去产能指导思想,以保护先进、淘汰落后作为唯一指针,使钢铁去产能始终运行在健康轨道上,力求国有钢企与民营钢企双方的切身利益不受损失。

中国报告网提示:在12月8日至10日的中国钢铁产业链发展高峰论坛暨中联钢年会上,原冶金部副部长、全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主席赵喜子表示,全国4500万吨钢铁去产能任务

与 钢铁
的相关内容日努力劝说特朗普政府不要对日本钢铁和铝征收高额关税被拒2018年1月下半月中国钢铁行业监管政策及相关要闻综合2018年钢铁行业供给侧见效能否持续?河北省将严格实施错峰生产
预计2018年钢铁市场供需平衡略有缓解2018年1月上半月钢铁行业监管政策及要闻综合2017年12月下半月中国钢铁行业监管政策及要闻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