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抛售大笔资产 这三家钢铁上市公司想赶上扭亏的末班车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年关岁末,多家钢铁上市公司正想方设法在最后一个月搭上扭亏的末班车。  西宁特钢最近完成了一笔价值2.4亿元的资产出售。上个月,这家西北最大的特钢企业,挂牌出售全资子公司都兰西钢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都兰矿业)。后者拥有青海省都兰县洪水河的铁矿资源开发权,产能为8万吨/月。  出售都兰矿业与西宁特钢近来的业绩不佳直接相关。今年前三个季度,西宁特钢净亏损3.5亿元。如果四季度仍不能摆脱低迷的业绩,西宁特钢将因连续两年报亏而被实施退市警告。  12月8日,甘肃中新房国创实业有限公司通过竞价获得都兰矿业的购买权,并在随后支付了2.4亿元的转让款。西宁特钢在12月14日发布的公告中称,出售都兰矿业的交易预计将为其带来1.3亿元的税前股权投资收益。这将显著改善西宁特钢的亏损窘境,不过能否让公司扭亏为盈还不得而知。  随着钢价回暖,国内钢铁上市企业已摆脱了去年的大面积亏损。上周末,原冶金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主席赵喜子表示,全国钢铁产业今年的盈利将超过400多亿元。  不过在35家国内上市钢企中,仍有8家在今年前三个季度出现亏损,西宁特钢是其中之一,其亏损额排在这份榜单的第五位。宝武钢铁集团旗下的*ST八钢和*ST韶钢位列亏损榜的第四位和第七位。  相比西宁特钢,这两家已被实施退市警告的上市公司有着在迫切的扭亏需求。为此,它们也于近期出售了旗下的多笔重要资产。  12月9日,八一钢铁公布了向宝钢集团新疆八一钢铁有限公司转让全资子公司——新疆八钢南疆钢铁拜城有限公司全部股权的计划,交易价格为30.07亿元。  2010年成立的南疆钢铁命运颇为坎坷,2014年正式投产时就赶上国内钢铁业整体下行,并因此持续亏损。除一座焦炉继续生产外,南疆钢铁其他产线在去年7月均宣告停产。随着钢铁去产能运动轰轰烈烈地展开,南疆钢铁约300万吨产能被列入了原宝钢集团的去产能名单。  这座钢厂的冶炼装备将在明年完成封存,并择机进行海外产能转移。今年1-9月,南疆钢铁亏损5.44亿元,并因此拖累母公司八一钢铁亏损5.52亿元。八一钢铁在2014和2015年度连续亏损,去年底公司已资不抵债。  八一钢铁称,此次交易形成的约27.65亿元利得,有望让公司净资产重回正值。出售南疆钢铁的股权交割日被定为12月31日,这一时间点的用意十分明显——在今年的最后一天力挽狂澜,让公司免于被暂停上市。  在出售交易完成前,南疆钢铁已经完成了债务重组。由于多家债权人同意按照19%-50%的比例折让债务,截至10月底,八一钢铁还形成了1.2亿元的债务重组收益,其中大部分将计入四季度的公司利润。  韶钢松山也计划向关联方出售两笔资产,其在今年前三季度亏损约1亿元。韶钢松山的控股股东宝钢集团广东韶关钢铁有限公司将收购两座热电厂电站,关联方宝钢特钢韶关有限公司则计划买下公司的棒材二线相关设备、构筑物及特钢在建工程。两笔交易总计将为韶钢松山带来2.1亿元的净收益。  今年初,原宝钢集团曾筹划向八一钢铁和韶钢松山注入工业气体业务和金融业务,以实现两者的业绩改善。不过,上述资本运作均以失败告终。在今年的最后一个月,通过关联交易向上市公司输血,成为宝武钢铁集团改善旗下上市公司业绩的最后一招。

上一轮曲线上市计划相继失败的数月之后,宝钢系上市公司近期又开始密集进行资本运作。12月10日,*ST八钢发布公告称,将旗下南疆钢铁作价30亿转让给宝钢八钢,公司有望扭亏。  *ST八钢、*ST韶钢齐转资产  据*ST八钢公告,12月9日公司与宝钢集团新疆八一钢铁有限公司(宝钢八钢)等签署股权转让合同书,拟将持有的全资子公司南疆钢铁100%股权转让至控股股东宝钢八钢,股权转让价格为30.07亿元。转让完成后,公司不再持有南疆钢铁股权。  而宝钢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ST韶钢近期也实施了类似举动。  根据其11月底公告,拟将经过评估的热电厂一、二电站相关资产7.84亿元并匹配相关负债7.8亿元出售给公司控股股东,拟将经过评估的棒材二线相关设备、构筑物及特钢在建工程合计资产评估值1.82亿元(含增值税)并匹配负债1.8亿元出售给关联公司。梳理公告,两笔资产预计分别可给*ST韶钢带来约16807万元和4029万元净收益。  两公司若今年未能扭亏将被暂停交易  宝钢集团(即现在的宝武钢铁集团)旗下共计有宝钢股份、武钢股份、*ST八钢以及*ST韶钢四家钢铁业务上市公司。其上一轮的资本运作高潮发生在今年上半年。彼时,宝钢将*ST八钢、*ST韶钢进行停牌实施重大资产重组,主要内容在于将工业气体业务和金融业务分别注入这两家上市公司从而实现“曲线上市”,不过到今年上半年底,两项资本运作均告失败。  本轮资本运作的保壳意味较为浓厚。随着年底将至,一批披星戴帽的上市公司面临的保壳压力日益增大,如果连亏三年就将被暂停交易。具体到宝钢系上市公司来看,除了业绩较佳的宝钢股份和即将被吸收合并的武钢股份外,剩余两家公司已经因连续两年巨亏而被披星戴帽。  2016年前三季度,受益于钢铁行业的回暖,*ST八钢和*ST韶钢的业绩虽然有所改善,但仍然处于亏损区间,分别亏损5.52亿元和1.13亿元。按照规定,如果不能在今年第四季度采取有力举措实现全年扭亏,*ST八钢和*ST韶钢在年报出炉后其股票就将被暂停交易。  *ST八钢在公告中坦言,通过本次关联交易,能够将低效资产从公司剥离,降低公司面临的经营风险和暂停上市风险,促进公司实现可持续性发展。  目前来看,常见的保壳手段包括卖资产、甩包袱、资产重组、借壳、争取财政补贴等方式,但在这些保壳办法中,控股股东的角色很重要,实力较强的控股股东往往成为上市公司的求援对象。而对于*ST八钢和*ST韶钢来说,央企身份的宝钢集团也成为了上述资产的承接对象。

2016年净利扭亏后,韶钢松山(000717.SZ,下称“韶钢”)2017年净利再暴增24倍。3月5日晚间,韶钢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260.38亿元,同比增加86.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17亿元,同比增长近2381.13%。  作为宝武系旗下的一家钢铁公司,韶钢并不令人省心,曾两度披星戴帽,如今业绩两连涨,令宝武系松了一口气,此外,宝武系旗下另两家钢铁上市公司宝钢股份(600019.SH)和八一钢铁(600581.SH)也迎来了业绩大涨,2017年可谓是宝武系钢铁板块大丰收的一年。  净利同比增24倍  按照3月5日晚间的业绩数据,在2017年实现业绩两连涨,无疑令扭亏仅1年的韶钢悬在半空的心落了地。  公开资料显示,韶钢曾在2011年、2012年接连亏损11.38亿元、19.52亿元而“披星戴帽”濒临退市险境,而2013年刚刚扭亏,就又陷入在钢铁低迷期大潮中,2014年、2015年重演两连亏再陷直面保壳压力。2016年,韶钢净利润扭亏,但扣非净利润仍亏损3.14亿元,净利润仅为1.01亿元。而2017年,因为这张亮眼成绩单无疑成为近年来发展的重大转折点。  对于业绩等问题及今后公司发展情况,记者致电韶钢,其董秘办人士表示目前以年报为准,未来发展并不好预测。  之所以取得如此好业绩,与钢铁行业持续景气有关。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韶钢盈利增长得益于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取缔地条钢等措施使得行业运行环境改善,钢材价格得以大幅度上涨。”据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钢材均价同比上涨42.4%。  长江证券分析师表示,原料端矿石供给相比冶炼环节更为宽松,导致矿价弹性不足,全年普氏指数均价同比仅上涨22.02%,进而提升冶炼环节盈利空间。  此外,韶钢曾在深交所互动易上回应提问时表示:“国家提出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后,广东省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大幅上升,且广东新农村建设投资量较大,广东钢材需求的增长推高省内钢价;对省内来说,钢材消费长期高于供给,地区供给不足,钢价高于国内其他地区。今年我们的销售收入中90%来自于华南地区,公司将充分受益于这样的地区钢价上涨,实现良好的收益。”  据年报披露,2017年,韶钢全年实际产铁630万吨,同比增长7.58%;钢599万吨,同比增长16.49%,钢材580万吨,同比增长16.64%,焦炭280万吨,同比增长5.4%,公司参股的宝钢特钢长材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宝特韶关产特棒84万吨,同比增长37.7%。公司钢铁产品毛利率17.69%,比2016年提高11.17%。  “得益于韶钢在市场环境好的情况下,其产出同时有了较大的增长。叠加价格上涨,盈利获得很好的修复,而盈利增长幅度大还与其2016年盈利基数低有关。”王国清向记者分析。  对于今后的发展,韶钢表示:“今年行业的盈利问题应该不大,但后年的情况尚难判断。主要是担心会有电炉产能释放,冲击钢材市场。从广东省需求看,省内投资保持较高水平,再加上发展方向往粤北转移,不断打造产业集群等,钢材需求将保持旺盛。”  宝武系钢铁板块逆袭  尽管韶钢已彻底脱离亏损困境,但曾经深陷保壳窘境的韶钢让2011年变为控股股东的宝武集团(原宝钢集团)操碎了心,在2016年,为了不让旗下公司“掉队”,宝钢集团钢铁板块也进行了密集的资本动作,旗下上市公司业绩也实现逆袭。  韶钢2014年、2015年连续亏损二度“壳化”后,2016年年初,宝钢集团就着手筹划对韶钢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等待数月后这一重大资产事项被揭晓,为韶钢剥离钢铁业务资产、收购宝钢集团旗下优质的金融资产。但在当年6月,重组因涉及多个金融行业及相关证券监管政策的要求和限制,税务成本高,在相应的时间内无法完成最终落空。  随后韶钢开启第二轮保壳大战,与诸多钢铁企业出售资产扭亏的方式雷同,韶钢通过出售相关资产及负债使宝钢集团获得超2亿元的净收益,2016年,韶钢以净利1.01亿元,扭亏为盈保壳成功。  与韶钢不谋而合,八一钢铁因连亏两年也令宝钢集团没少费心。在钢铁行业整体陷入低谷,新疆钢铁产能过剩尤甚的背景下,八一钢铁2014年、2015年也分别亏损20.35亿元和25.09亿元,2016年2月1日,宝钢集团也拟将旗下工业气体业务资产注入八一钢铁,该资产为宝钢集团旗下优质资产,有助于帮助八一钢铁扭亏为盈,并实现该业务的“曲线上市”。  不过,5个月后,八一钢铁的资本运作也以失败告终,在当年12月,八一钢铁作价30亿元将旗下南疆钢铁转让给宝钢八钢,2016年以0.37亿元净利润保壳成功。  除了帮助自家公司扭亏保壳,在国企改革和钢铁去产能的大背景下宝钢集团与武钢集团重组,宝钢股份吸收合并了武钢股份。  据宝武集团官网显示,宝武系钢铁板块包括宝钢股份、八一钢铁、韶钢3家上市公司。2017年钢铁行业持续走强,钢价一度站上历史高位,宝钢系钢铁板块3家上市钢铁公司业绩也均大涨。  从未亏损过的宝钢股份在2017年仍稳坐最赚钱的企业,据其发布的业绩预增公告显示,2017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预计增加101亿元至108亿元,同比增加113%-121%;2016年扭亏为盈的八一钢铁发布的业绩预告也高涨,2017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为11.63亿元左右,与上年相比,将增加11.26亿元左右,同比增加30倍左右。  对于2018年钢铁行业的利润情况,行业则普遍看好。  “2018年应该是进入一个钢铁去产能的收尾阶段,还有一部分产能退出,前两年去产能效果依然会在2018年得到充分体现。”分析师徐向春指出,在需求稳定的情况下,钢铁供应不会出现严重过剩,市场不会出现恶性竞争,钢价在经过两年大幅上涨后,在目前的高位水平上波动震荡,全行业的盈利水平还能延续2017年甚至比2017年更好的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