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钢铁去产能效果将更为明显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2016年是我国开启化解钢铁过剩产能的元年。2016年2月份,国务院发布《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6号文,明确5年时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1-1.5亿吨。随着5月18日财政部《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的发布,有关钢铁、煤炭化解过剩产能方面的奖补资金、财税支持、金融支持、职工安置、国土、环保、质量、安全在内的八项配套政策以及整体实施方案全部出台,我国钢铁行业去产能进入全面执行期。各省市在三季度陆续公布各自的化解过剩产能的目标,据铁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全国27个省市自治区以及宝钢、武钢、鞍钢三大央企2016年公布去产能目标超9000万吨,是国家制定的2016年去产能目标4500万吨的二倍之多。  2016年,国务院、各大部委积极开展环保检查和去产能督查工作;工信部、发改委会同相关部门联合开展淘汰落后、违法违规建设项目清理和联合执法三个专项行动,带队赴地方开展专项督查、验收抽查和调研工作,严肃处理一批违法违规企业,截至10月底,我国已提前完成4500万吨的钢铁去产能年度任务,有力促进了钢铁行业效益回升和提质增效,企业和社会信心不断增长。  2016年11月下旬起,江苏、四川、山东和唐山市等多个省市开始对辖区内“地条钢”生产企业进行清查,规定期限内要全面拆除用于生产建筑用钢的中频炉、工频炉,涉及关停产能8000多万吨。12月初,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能源局、国家煤炭安全监察局等五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明确指出,对于不符合《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修正)》等有关规定的落后产能,要立即关停并拆除相关生产设备;严厉打击“地条钢”非法生产行为,对“地条钢”生产企业,坚决实施断电措施,坚决拆除并销毁工频炉、中频炉设备。  2017年钢铁行业去产能将继续推进,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2017年还要持续推动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并且提出用市场、法治的办法做好其他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去产能工作。河北省作为我国产钢大省,已提出了2017年去产能目标,2017年是河北省6000万吨钢铁产能压减任务的收官之年,同时衔接“十三五”任务,需要压减炼铁产能1624万吨、炼钢产能1562万吨,河北将工作目标提高到压减炼铁产能1714万吨、炼钢产能1986万吨。  2017年,中频炉、地条钢将继续成为重点治理对象,目前地条钢治理已蔓延至辽宁、甘肃和宁夏等地。自2017年1月5日起,辽宁省辽阳市内所有中频炉厂一律要求强制停产,暂未有后期复产计划。1月15日前辽宁省内中频炉厂将全面停产。合计约18家小钢厂712万吨产能全部停产。此外,山东对地条钢实行零容忍态度;甘肃设立地条钢举报电话和推进落实方案;宁夏回族自治区发改委、经信委等八部门联合开展打击钢铁行业违法违规行为专项行动,对违规新增钢铁产能、违法生产销售地条钢等行为开展核查和集中清理整治工作。  自2017年1月1日起,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出台的《关于运用价格手段促进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事项的通知》正式实施,对钢铁行业将实行更加严格的差别电价政策和基于工序能耗的阶梯电价政策。阶梯电价的实施将导致落后产能的成本提升,使其生存空间逐渐缩小,有助于加快落后产能的淘汰。  2017年我国钢铁行业实质性的去产能目标任务将增加,预计2017年全国钢铁去产能任务预计在3000万吨以上,对于同质化严重的、竞争能力弱的企业来说,将是今后去产能的对象,但去产能的难度也会加大,去产能的有效推进将有利于改善市场供需关系。预计2017年因在产有效产能压减占比的提高,对钢铁产量的影响将有所体现,粗钢产量或将下降到8亿吨以下,较2016年有所下降。

图片 1

省经信委、省发改委、省质监局等部门20日联合发布,自省政府2016年底部署开展遏制钢铁煤炭等行业违规新增产能、严厉打击“地条钢”等违法违规生产专项行动以来,我省清查出益阳中源钢铁有限公司等9家生产“地条钢”企业。目前这9家企业的275万吨落后产能已全部关停退出。

作者:李德金

据介绍,自2013年10月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下发后,我省就没有核准、备案和建设过新增产能的钢铁项目,也没有产能置换项目。按照有关政策要求,2016年8月关停退出了中冶湘重50万吨炼钢产能。在主动关停退出钢铁过剩产能的同时,我省严厉打击“地条钢”等违法违规生产经营行为。省淘汰落后产能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牵头,开展钢铁行业淘汰落后生产设备专项行动,对排查出来的落后产能坚决做到“应退尽退”;对关停退出企业采取拆除主体设备、断电等方式,严防已退出产能死灰复燃。

本文选自2017年12月29日发布的《云南经济参考》第12期,欢迎订阅!

为严控新增钢铁产能,我省将持续深入开展淘汰落后产能专项行动。全面关停并拆除400立方米及以下炼铁高炉(符合《铸造生铁用企业认定规范条件》的铸造高炉除外)、30吨及以下炼钢转炉、30吨及以下电炉等落后生产设备。继续严厉打击“地条钢”非法生产经营行为,对“地条钢”生产企业,采取断电、拆除并销毁工频炉、中频炉设备等措施。省直相关部门将联合进行专项督查,确保钢铁落后产能、违法违规产能彻底从市场退出。

去年12月,省工信委陆续公布了武钢集团昆明钢铁股份公司、云南永钢集团、大理大钢钢铁公司、云南德胜钢铁、玉溪钢铁集团、曲靖钢铁集团等钢铁企业的产能置换方案,全省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进入下半场。

■链接

从目前已经公布的数据来看,本轮产能置换方案中,淘汰项目的产能明显高于新建项目的产能,通过产能置换实现压减产能的政策意图明显。

地条钢,是指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等熔化、不能有效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钢材。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的公示中特别明确,昆钢股份搬迁项目剩余的61万吨炼铁产能、60万吨炼钢产能,将作为其未来发展的预留产能。而其他钢铁企业的剩余产能作为我省其他项目的置换指标,不过具体项目并未明确。

全省计划压缩钢铁产能15%

近年来,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钢材市场需求回落,钢铁行业快速发展过程中积累的矛盾和问题逐渐暴露,其中产能过剩问题尤为突出,尤其是中低端产能严重过剩。钢铁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加剧、亏损面和亏损额不断扩大,钢铁行业进入周期性低谷。

图片 2

2015年,国内钢材消费量、价格以及产量严重下滑,大部分钢铁企业陷入亏损,钢铁行业产能过剩问题达到顶峰。

次年2月,国务院印发钢铁行业去产能的纲领性文件——《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要求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产能利用率趋于合理,产品质量和高端产品供给能力显著提升,企业经济效益好转。

《意见》明确提出,钢铁行业严禁新增产能,同时要严格执行环保、能耗、质量、安全、技术等法律法规和产业政策,达不到标准要求的钢铁产能要依法依规退出。其中,技术方面是指按照《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修正)》的有关规定,立即关停并拆除400m³及以下炼铁高炉、30吨及以下炼钢转炉、30吨及以下炼钢电炉等落后生产设备。对生产地条钢的企业,要立即关停,拆除设备,并依法处罚。

此后,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成立了国家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与各地方政府签订《目标责任书》,明确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任务。其中,2016年我省计划压减生铁产能125万吨、粗钢产能376万吨。

与河北、江苏、山东等传统钢铁大省相比,我省的钢铁行业规模较小。2016年,全省粗钢产量1417万吨,不到全国总量的2%,排名第18位,居于全国下游。

图片 3

但近年来,我省钢铁行业扩张迅速,产能过剩问题同样严峻,钢铁企业普遍陷入亏损困境。全省最大的钢铁企业昆钢控股连续两年严重亏损,其中2015年巨亏37亿元,创下历史之最。

图片 4

2016年3月,我省成立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由副省长董华挂帅。3个月后,省政府印发《云南省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实施意见》,贯彻落实中央的部署和要求。

《意见》明确,到2018年,全省粗钢产能要控制在2500万吨以内,确保完成压减粗钢产能453万吨以上、炼铁产能125万吨,落后产能全部淘汰,低效产能基本出清,产业集中度明显提高、布局基本合理、结构明显优化、内生动力明显增强,产品质量显著提升,企业经济效益明显改善,绿色发展明显见效。当时,全省的粗钢产能约为3000万吨,合计将压缩产能15%。

《意见》还提出,要以“四个一批”为主要抓手,推进钢铁行业积极稳妥化解过剩产能,推动绿色发展,促进企业在调整结构中实现脱困扭亏,增强产业竞争力。“四个一批”是指,达不到标准要求的依法依规退出一批;推动兼并重组,优化存量产能主动压减一批;拓展市场空间和积极培育下游产业消化一批;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推动产能向境外转移一批。

2016年11月,省发改委发布公告,全省计划压减生铁产能125万吨、粗钢产能376万吨的去产能任务目标已经提前完成,并且通过了省级验收。其中,昆明钢铁控股有限公司对3座32吨转炉、1座120吨转炉进行了拆除,压减粗钢产能280万吨;对2座510立方米高炉、1座1080立方米高炉进行了封存,压减生铁产能125万吨。昆钢承诺暂不具备拆除条件但已封存的设备,永不再恢复生产。玉溪华盛钢铁有限责任公司拆除了1座35吨转炉,压减粗钢产能96万吨,企业整体退出钢铁生产行业。

去年11月,省政府办公厅发布公告,全省2017年度压减生铁产能31万吨、压减粗钢产能50万吨的去产能任务已经完成。其中,大理大钢钢铁有限公司彻底拆除1座258立方米高炉主体及辅助设备,压减生铁产能31万吨。玉溪合力机械铸造有限公司彻底拆除1座30吨转炉主体及辅助设备,压减粗钢产能50万吨。

近两年,全省合计完成压减粗钢产能426万吨,生铁产能156万吨,距离完成2018年目标还需压减27万吨粗钢产能,而压减生铁产能的任务已经提前超额完成。

“淘汰落后专项行动”完成

《云南省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实施意见》还要求,要配合国家有关部委组织开展淘汰落后、违法违规清理和联合执法3个专项行动,由省工信委牵头开展“淘汰落后专项行动”。

2017年1月,省工信委发布公告,列入我省2016年淘汰专项行动目标任务的钢铁落后产能全部按要求淘汰,并通过省、州(市)、县三级主管部门的考核验收,提前一个月全面完成我省目标任务,共涉及9户企业,退出炼铁产能329万吨、炼钢产能50万吨,共计379万吨产能。

图片 5

2016年全省“淘汰落后专项行动”退出产能

而在此前公示的《云南省钢铁行业淘汰落后产能专项行动摸底排查名单》中,涉及的企业数为11家,炼铁产能为281万吨、炼钢产能30万吨。相比之下,最终名单少了两户企业,退出产能却增加了68万吨。

从技术方面来看,这部分淘汰的产能均为400m³及以下炼铁高炉、30吨及以下炼钢转炉、30吨及以下炼钢电炉等落后生产设备,是国家政策明确要求立即关停的落后产能。

去年11月,省工信委发布通报,全省2017年度共淘汰96.5万吨炼铁产能,钢铁去产能任务提前完成。其中,4个项目已完成淘汰,产能82.5万吨;4个项目因债权债务纠纷被法院查封、州市已完成封存,产能13万吨;1个项目停产多年,州市正在完善相关封存手续。

我省纳入“淘汰落后专项行动”的产能以炼铁为主。显然,这部分落后产能并未包含在《意见》中提出的粗钢压减产能范畴。而另外一部分同样不包含在《意见》指标里,为“地条钢”产能。

“地条钢”全面清零

去年5月,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印发了《2017年钢铁煤炭去产能实施方案》,2017年全国将退出粗钢产能5000万吨左右,方案要求6月30日前,“地条钢”产能依法彻底退出。

此前的3月,云南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的《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2017年工作方案》要求,确保5月底前压减生铁产能30.5万吨、粗钢产能50万吨,取缔中频炉产能551.6万吨。其中大理大钢钢铁有限公司退出1座258m³高炉,淘汰生铁产能30.5万吨。玉溪合力机械铸造有限公司淘汰1座30吨转炉,淘汰粗钢产能50万吨。前文已提及,这部分产能化解已经完成。

《方案》中明确要求取缔的“中频炉”,是生产“地条钢”的主体设备。此前,我省“地条钢”产能居全国第6位,大部分集中在玉溪市和曲靖市。不过一直以来,“地条钢”都不包含在钢铁产能的统计口径当中。

图片 6

全国主要省份地条钢产能统计

去年上半年,全国共取缔、关停“地条钢”生产企业600多家,涉及产能约1.2亿吨,相关企业全部被停产、断水断电,大量原来流向“地条钢”企业的废钢已经流向了正规企业。我省“地条钢”也已全面清零。

图片 7

《方案》要求关停的中频炉产能分布

目前,全国上下为防止“地条钢”死灰复燃,一直对其保持高压态势。去年底,省政府发布通报,对玉溪市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监管不力问题进行处罚。

经调查核实,2017年7月,玉溪市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出现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的问题,省委、省政府决定对玉溪市政府、通海县政府等8个责任单位和部门,以及玉溪市副市长解仕清、通海县主要负责人等11名责任人进行问责。

产能置换压减产能?

《云南省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实施意见》中明确提出压减粗钢产能453万吨以上、炼铁产能125万吨的目标,目前已经基本完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