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别电价政策成钢铁业破局新武器 淘汰类企业成本影响大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岁末年初,钢铁业去产能大招频出,差别电价政策正在成为钢铁行业去产能破局的新武器。  国家发改委1月3日表示,发改委和工信部日前联合出台《关于运用价格手段促进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事项的通知》,自1月1日起,对钢铁行业实行更加严格的差别电价政策和基于工序能耗的阶梯电价政策,提高钢铁行业高耗能成本。  其中明确提出差别电价主要针对三类钢铁企业:其中淘汰类由每千瓦时加价0.3元提高至每千瓦时加价0.5元;限制类继续维持每千瓦时加价0.1元;未按期完成化解过剩产能实施方案中化解任务的钢铁企业电价参照淘汰类每千瓦时加价0.5元执行。  根据长江证券的研究,高炉吨钢耗电约450度,同时按照行业自发电比例50%估算,若全部按照淘汰类产能来看的话,吨钢成本将增加约40元。对于100万吨级长流程钢厂而言,电费每提高0.1元将使得电费上升500万元以上。  长江证券认为,此次差别电价政策将会对电炉为主的钢厂产生较大影响,特别是没有自发电及主要依靠外购电的钢铁企业。如果该政策得以落实,对淘汰类企业的成本影响将较大。  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目前钢铁行业淘汰类装置共有44种,其中大多已基本淘汰,当前对钢铁行业主要涉及炼铁、炼钢和轧钢主要环节的90平以下烧结机,30吨以下转炉和400立方米以下高炉、工频和中频感应炉(用于地条钢、普碳钢、不锈钢冶炼的)以及热轧窄带钢。  电价提高影响最大莫过于中频炉,其耗电量较大,在500-700千瓦不等,吨钢成本因此增加120元,电价提价后更加快了中频炉生产企业的退出。全国中频炉涉及炼钢产能约8000万吨,年实际产量4000-4500万吨。有钢铁行业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期从中央到各个地方都在严厉打击中频炉。  第一财经记者在走访方大钢铁旗下的钢厂时,生产车间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电价的成本往往占到了普通钢材价格的10—15%左右。”这意味着淘汰类企业的生产成本将出现较大增加。  机构在全国钢厂调研后认为,钢铁行业淘汰类差别电价提高对钢铁行业总体影响不是特别大,尤其是对大型企业基本无影响。但对于落后产能及小型企业来说的确增加了企业生产成本,降低了钢材价格优势及竞争力,其更容易在市场竞争中被淘汰。差别电价的深层意义在于加快淘汰落后产能,从行政到市场各个层面对落后产能进行打压。  “运用价格手段迫使违规产能退出,提高其生产成本,依靠市场竞争来出清低效产能,未来要更加全方位地化解落后产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  事实上,差别电价对于去产能工作中落后产能的挤出有较好的效果。但是根据近几年的实践来看,效果并不让人满意。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就此表示,目前的问题就在于差别电价在实施过程中一直做得不好。由于这些政策对高耗能企业抑制作用明显,对地方税收起到的影响也十分明显,可能会造成部分地区不愿意实施。  有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两部委已经密集配合,意图实现差别电价对钢铁落后产能的挤出,但是作为系统工作,在推进过程中还是要看具体的落实情况。

新年伊始,去产能两大行业之一的钢铁业打响了行动的第一枪。1月3日,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联合发布《关于运用价格手段促进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事项的通知》,对钢铁行业实行更加严格的差别电价政策和基于工序能耗的阶梯电价政策,以进一步推进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去产能。文件明确,钢铁行业限制类企业维持每千瓦时加价0.1元;淘汰类由每千瓦时加价0.3元提高至每千瓦时加价0.5元;未按期完成去产能任务的缸体企业每千瓦时加价0.5元。两部委提到,各地可结合实际情况在上述规定基础上进一步加大差别电价、阶梯电价实施力度,提高加价标准。上述政策自2017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根据机构预测,此次价格新政,将直接影响超过1亿吨的钢铁产能。随着对淘汰和未完成去产能任务的钢铁企业实施更高的电价,利用价格杠杆,也有利于落后产能的加速出清。但值得关注的是,差别电价并不是新措施,但实施十多年来,一些地方的差别电价仍然存在执行不到位
,地方政府的实施力度仍然是去产能的关键。增加落后企业产成本按照政策,淘汰类钢铁企业的用电成本每千瓦时将增加0.2元,没有完成去产能任务的将直接加价0.5元。限制类企业维持加价0.1元不变。根据国家发改委在2013年公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将国内的各大产业按照产品、设备、生产线、工艺、产能、能耗等指标,划分为鼓励类、限制类和淘汰类。其中,淘汰类包括了44项内容,其中400立方米及以下炼铁高炉,200立方米及以下铁合金、铸铁管生产用高炉;用于地条钢、普碳钢、不锈钢冶炼的工频和中频感应炉;化铁炼钢;30吨以下的转炉和电炉等企业。“电价的成本占到了普通钢材价格的十分之一左右。”上海钢联管理咨询中心副总经理张铁山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意味着淘汰类企业的生产成本将出现较大增加。根据“我的钢铁”Mysteel的统计数据,全国中频炉钢厂粗钢产能约为1.2亿吨,2016年产量在4000万吨左右。随着本次对钢铁淘汰类电价上调,这些钢铁产能的生产成本增加。据了解,中频炉生产一吨钢铁的耗电量为600度左右,本次价格上调将每吨钢材的生产成本提升120元。耗电量越高的装置,电价成本也将更高。据了解,仅在河北唐山地区,450立方米以下的炼铁高炉有33座,涉及产能1716万吨;40吨以下的转炉有10座,涉及产能560万吨。这些都属于要淘汰的产能。根据长江证券的研究,高炉吨钢耗电约450度,同时按照行业自发电比例50%估算,若全部按照淘汰类产能来看的话,吨钢成本将增加约40元。对于100万吨级长流程钢厂而言,电费每提高0.1元将使得电费上升500万元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