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对华不锈钢产品征收最高190%反补贴税

针对美国商务部就对华不锈钢板带材“双反”调查做出终裁这一事件,作为中国唯一的应诉企业,太钢表示,美国商务部不仅无视太钢提交的资料,在没有任何异议的前提下,在终裁阶段突然“强行”提高了反补贴税率……  事件回顾:美国东部时间2月2日,美国商务部就对华不锈钢板带材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做出终裁,裁定中国企业63.86%~76.64%的反倾销税和75.6%~190.71%的反补贴税(传送门:美国对太钢、宝钢等的不锈钢板带材做出“双反”仲裁)。  对此,2月4日,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表示,中方对美方连续对华钢铁产品裁出高额税率表示失望,对美方不公平的调查方法表示质疑。  太钢积极应诉配合对方调查  针对这一事件,太钢方面表示:太钢作为中国唯一的应诉企业,按照美国商务部的法律要求,按时完整地提供了所有涉及反倾销和反补贴的资料,并积极配合美国商务部对太钢9家公司进行了补贴实地核查。美方调查人员在核查中并没有提出任何质疑,接受太钢提交的资料,对太钢的全力配合也表示满意。  美方无视事实背弃WTO规则  但无法让人理解的是,美国商务部不仅无视太钢提交的资料,在没有任何异议的前提下,在终裁阶段突然“强行”提高了反补贴税率。在反倾销方面,美国商务部不仅不遵守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15条的承诺,继续使用所谓的“替代国价格”做法,给太钢计算出很高的倾销税率,而且美国商务部并没有派出调查官到太钢实施实地核查工作。  太钢认为,美国商务部在此案中完全置事实证据于不顾,根本不遵守法律的规定,带有明显的歧视性与敌对性。  警惕“多米诺骨牌”效应  对这次对中国不锈钢产品的“双反”调查,太钢方面认为其影响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高税率对中国不锈钢行业的出口会造成本不应有的负面影响;二是本案中美国不顾中国应诉企业提交的事实滥用贸易保护主义的做法,将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使中国钢材出口遭受其他国家的贸易保护措施,这种影响远远大于本案的影响。  根据美国贸易救济政策程序,最终是否征收反倾销税还需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做出裁决。按照最新日程,ITC将于2017年3月20日前后做出终裁。

自特朗普上台,关于中美贸易战的讨论愈演愈烈。美国近期连续公布多起涉及中国产品的贸易救济案件裁决,继对卡客车轮胎、华非晶织物、普碳与合金钢板裁出高额反倾销和反补贴税后,美国近日又对中国不锈钢板带材实施63.86%~76.64%的反倾销税和75.6%~190.71%的反补贴税。“此次案件虽不是特朗普上台后产生,但通常终裁税率会低于初裁税率,这次几乎没有变化,可能说明美国商务部调查官员受到新上任的总统以及商务部长对钢铁行业高度保护的态度影响。”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受访专家认为,贸易战并非特朗普的目的,但提高双反措施的使用频率或提高实施税率是中美经贸关系中的常态问题。机电、钢铁、化工、纺织品等领域发生贸易摩擦的可能性较高。双反税率高于往年与以往贸易救济案件裁决不同的是,此次舆论更加关注裁决是否受特朗普上台,推行美国优先政策有关。美国东部时间2月2日,美国商务部就对华不锈钢板带材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做出终裁,裁定中国企业63.86%~76.64%的反倾销税和75.6%奥门新浦京网址,~190.71%的反补贴税。反倾销(Anti-Dumping)指对外国商品在本国市场上的倾销所采取的抵制措施。一般是对倾销的外国商品除征收一般进口税外,再增收附加税,使其不能廉价出售,此种附加税称为“反倾销税”。反补贴是指一国反补贴调查机关实施与执行反补贴法规的行为与过程。其中补贴是指一国政府或公共机构为出口企业提供资金或财政优惠措施。屠新泉表示,反倾销是针对企业的商业行为,而反补贴针对的是政府的政策行为,原则上来说,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都应基于客观证据,而不是根据行业或企业对象预设目标。《中国经营报》记者整理发现,此次双反税率高于往年,被双反调查的企业不只有民企,还包括宝钢集团有限公司、广东韶关钢铁有限公司、山西太钢不锈钢股份有限公司等大型国企。屠新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裁决是于去年3月发起的双反调查的终裁,去年7月和9月分别作出了反补贴税和反倾销税的初裁结果,所以这一双反调查不能说直接受到特朗普当选的影响,但通常来说,终裁税率通常会低于初裁税率,而这次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这可以说明商务部的调查官员受到新上任的总统以及商务部长对钢铁行业高度保护的态度的影响。“由于中国钢铁生产总量占世界钢铁生产总量的50%以上,钢铁成为连续八年遭受贸易摩擦最多的产品。但此前钢铁遭受的反倾销税率幅度一般在50%上下,这一次反补贴税率竟高达190%,是特朗普上台,美国优先政策推波助澜导致的结果。”中国贸易促进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分析道。一位钢铁企业营销中心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我们对美国出口量小,客户来采购时会把税一起考虑进去,有时反倾销税率能高达货物总价的90%,我们只能放弃出口。”屠新泉认为,“这次裁定涉及的钢铁贸易额约3亿美元,与中美贸易总量来比是微不足道的,但这次裁决作为特朗普上任以来做出的第一个双反终裁,可能具有导向作用,即未来美国在对中国的双反,特别是对钢铁产品的双反调查中将采取极端保护的做法,这将对相关产品的贸易产生严重的消极影响。”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对此表示,中方对美方连续对华钢铁产品裁出高额税率表示失望,对美方不公平的调查方法表示质疑。在反倾销调查中,美方无视强制应诉企业提交的大量证据材料,仅以国有企业身份拒绝给予企业分别税率待遇,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构在相关案件中的裁决。在反补贴调查中,调查机关无视中国政府和企业的积极配合,在原材料补贴和出口信贷等项目上裁出高额税率。中国业界对美方做法及决定表示强烈不满。全面贸易战可能性不大

美国东部时间2月2日,美国商务部就对华不锈钢板带材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做出终裁,裁定中国企业63.86%~76.64%的反倾销税和75.6%~190.71的反补贴税。

对此,2月4日,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表示,中方对美方连续对华钢铁产品裁出高额税率表示失望,对美方不公平的调查方法表示质疑。

在反倾销调查中,美方无视强制应诉企业提交的大量证据材料,仅以国有企业身份拒绝给予企业分别税率待遇,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构在相关案件当中的裁决。在反补贴调查中,调查机关无视中国政府和企业的积极配合,在原材料补贴和出口信贷等项目上裁出高额税率。王贺军说到。

美国商务部2016年3月对从中国进口的钢铁产品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根据美国贸易救济政策程序,最终是否征收反倾销税还需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作出裁决。按照最新日程,ITC将于2017年3月20日前后作出终裁。

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本次遭到美方双反调查的钢铁企业中,不仅有民营企业,还包括山西太钢、天津太钢、宝钢等一批大型国有企业。

部分企业反补贴税率超190%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美国商务部网站后发现,本次美国对中国钢铁企业发起的双反税率高于往年,对部分企业裁定的反补贴税率甚至达到190.71%。

其中,宁波宝兴不锈钢有限公司、宝钢集团有限公司、广东韶关钢铁有限公司、宝钢湛江钢铁有限公司将被征收190.71%的反补贴税;山西太钢不锈钢股份有限公司、太原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将被征收75.6%的反补贴税。除此以外,其他遭美方点名的中方企业统一需要被征收75.6%的反补贴税。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频繁对中国钢铁企业发起双反调查,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全球产能过剩,美国同样面临钢铁产能过剩的问题;其次,特朗普上台以后,宣扬美国利益优先,尤其体现在制造业上。

通过实施贸易保护主义,设置关税壁垒,缓解美国就业压力,保护本国企业是美方惯用的伎俩。中国入世15周年,美国却继续采用替代国的办法裁定中国的产品是否倾销,是一种损人利己的行为。白明说。

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共遭遇来自27个国家(地区)发起的119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其中反倾销91起,反补贴19起,保障措施9起,涉案金额143.4亿美元,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分别上升36.8%和76%。

在119起贸易救济案件当中,针对中国钢铁产品的立案调查就达到49起,涉案金额达78.95亿美元。其他贸易摩擦较多的产品主要集中在化工和轻工领域。

王贺军表示,当前钢铁行业面临困境的根本原因是全球经济复苏乏力、需求萎缩,需要各国携手合作、共同面对,以邻为壑的贸易保护行为不仅损害其他国家正当的出口权益,最终也将损害美国消费者和下游产业的利益。

钢铁领域贸易摩擦仍将高发

有数据统计,我国已经连续21年成为遭遇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连续10年成为遭遇反补贴调查最多的国家。2016年,全球有近三分之一的双反调查针对中国。

2017年开年刚一个多月,美国针对中国商品的双反调查却不断出现。此前美国商务部于1月23日宣布终裁结果,认定从中国进口的卡车和公共汽车轮胎存在倾销和补贴行为。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在1月30日作出终裁,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大型洗衣机征收反倾销税。根据美国商务部去年12月终裁确定的幅度,美国将对中国厂商征收32.12%至52.51%的反倾销税。

王贺军在全国商务工作会议媒体见面会上曾表示,贸易摩擦多发与中国贸易大而不强、依靠量大、低价策略取胜直接相关。钢铁产品仍将是贸易摩擦的重灾区,围绕高端产品的贸易摩擦也会加剧。

对于今年美国商务部发起的双反裁定,王贺军明确表示:中方敦促美方恪守世贸组织相关规则,纠正错误做法。中方将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企业公平权利。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程诚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欧美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所以频繁对中国钢铁发起反倾销调查,一方面因为中国粗钢产量确实很高,并且具有价格优势;另一方面,是因为中国钢铁大量出口欧美,给这些国家的相关行业带来就业的压力。

白明认为,美国提高税率阻止中国钢铁进入美国市场,这无法从根本上缓解本国就业压力。除了价格因素以外,还涉及产业结构和自身的竞争力。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相比,美国的中低端钢铁产业基本上不具备竞争优势,高端制造业需要的则是技术型人才,无法大量吸纳劳动力。解决本国就业压力,还是需要从自身上找原因,不能把责任都归于他国。

虽然我国外贸回稳向好的趋势逐渐显现,但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均认为,考虑到世界经济复苏迹象尚不明显,随着特朗普上台和逆全球化趋势抬头,2017年外贸形式仍然不容乐观,钢铁领域贸易摩擦的数量有可能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