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浦京网址首钢整合七年之后 通钢“债转股”寻求自救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奥门新浦京网址 ,近几年经营状况不佳的通钢集团,终于选择通过“债转股”来完成自我救赎。  在全国钢铁煤炭去库存的背景下,2016年8月12日,通钢官网曾发布一条《通钢人响当当万众一心保卫通钢》的文章,称通钢党委决定广泛开展“挺身而出、挺住通钢、挺进十三五”主题教育活动,促减亏、保生存。  2月10日,这家国务院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重点支持的吉林省最大钢铁企业,已经开始对其债转股的具体方案进行研究。而作为通钢集团的母公司,首钢集团、吉林省通化市政府都对通钢债转股持支持态度。首钢集团日前召开专题会研究,提出通钢债转股必须做成,并明确表态:在通钢债转股工作上,首钢支持通钢债转股没有底线。  2010年被首钢整合重组的通钢,虽然在2011年上半年取得了不错的经营业绩,累计实现利润1.65亿元。但是在行业进入下行周期之后,通钢表现则每况愈下。自2011年之后,该公司再没有实现盈利,现金流为负。作为重资产行业,持续的现金流压力和资产投入使得通钢之后只好借助外部输血维持日子,除股东注资外就是放大债务规模。  随着债务规模的变大,通钢集团面临着愈发高企的财务成本压力,才会在此时选择债转股。不过有北部湾产业基金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金融市场特别是债券市场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信用市场。违约发生后,企业想要单方面推出债转股,很可能会让债券持有人不满。“如果债转股,资产将仍计算在债权人表内,还要消耗高额资本金,因此债权人对此并不积极”。  面对债务难题,在扭亏尚有难度的当下,实现人员的精简也在通钢的考虑选项当中。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在通钢制定的十三五规划中,提出在“十三五”时期,通钢将继续精简整合组织机构,大幅度提高人均劳动效率。2020年,通钢在岗职工人数将由2015年的15458人缩减到8500人。钢铁主业人数由10623人缩减到7000人。  不过,在首钢通钢官网中,第一财经记者发现,通钢的内部结构中,职工代表相较于其他钢铁企业占据了比较大的比例。其中在6席董事会中占据1席,而在6人监事会当中则占据3席。这也就意味着在涉及到通钢未来发展规划调整中,尤其是在牵涉到职工切身利益的时候,基层员工具有比较大的发言权,精简的效果尚有待观察。  事实上作为吉林省最大的工业企业,通钢一直以来被各方寄予较高的期待。然而自从12年前的改制开始,通钢就进入了发展历程中比较波折的一段时间。  2005年9月,通钢集团与民营的建龙集团签订合作重组协议,建龙集团进入通钢改制。然而四年多的整合步伐最终却在职工的激烈反对声浪下戛然而止。而随之同为国企背景的首钢集团在行政等多重因素的助推之下实现了对通钢集团的整合。  通钢被首钢的整合重组普遍被认为是上一轮全国钢企重组整合大戏中的一个重要桥段。当时,宝钢为了在广东湛江建设钢铁基地,最终整合了广东省一些钢铁企业,而武钢也试图在广西建钢铁基地,并陆续在云南和广西整合了昆钢和柳钢。在2010年,一幅幅火红的印有“首钢重组通钢是通钢人民的幸福”的标语悬挂在通钢集团厂区,成为当年钢铁行业整合大幕的最好注脚。  然而,大整合之后,中国钢铁业随即进入最困难的一段时期:市场低迷,亏损扩大,在2015年甚至出现行业全面亏损的局面;短期银行贷款持续攀升,债务危机导致倒闭暗潮正在涌动,曾经东北钢铁行业的宠儿东北特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那些有过无限风光的大公司同样举步维艰,在行业环境好转的2016年才稍微喘了口气。  针对上一轮钢铁行业的全国范围大整合,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长骆铁军曾反思到,现在回头去看,作为整合蓝本的《钢铁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做得太散太乱,在一个整体规划下面,还有50多个小规划,太乱了,针对性也不强。  抛开全国范围内的因素,东北经济走到今天的困境,原因繁杂,像重工业比重过高所带来的经济结构偏态和人才流失严重等都被认为是重要因素,但观念以及体制机制落后于新时代的发展才是关键。而从事后来看,虽然建龙在当时整合通钢的过程中有失当的地方,但丧失国企光环在通钢员工心中却是最难接受的。  与之相对,远在千里之外的江西,同样是面对国企体制转型的压力,萍钢集团和南昌钢铁集团却先后跳出“国企至上”的理念率先改制成为民营主体,进而在方大集团的资源整合之下,形成在中国钢铁行业版图上具有一定地位的方大钢铁集团,第一财经记者曾经走访过方大钢铁旗下的三家钢厂,降本增效、精细化管理等民企体制优势发挥得比较充分。而方大钢铁也在2015年钢铁行业“寒冬期”取得了行业内较为领先的经营业绩。

首钢重组通化钢铁集团(下称通钢)一事已被提上日程。记者昨日从首钢相关人士处获悉,首钢已经对通钢展开了前期考察,有意将这一老牌大型国企收入囊中。  此外,还有消息称,首钢集团已与吉林省国资委草签了重组协议,首钢将斥资20亿元左右控股通钢。但是这一消息并未获得首钢方面证实。首钢方面表示,“现在还处在前期接触中,重组与否还没有最后敲定,所以注资金额等细节并未确定。”  据报道,1月6日,首钢已派出生产、设备、财务等综合部门管理人员共计30余人开赴通钢,此次首钢前来视察的目的正是为接手通钢做摸底调查。而对比此前对民营钢企建龙集团的重组,通钢表现出了十分的热忱,厂区打扫一新,并挂出火红标语欢迎首钢重组。  通钢是吉林省最大的钢铁企业。去年7月24日,因建龙集团重组通钢遭到职工抵抗,随后通钢开始积极地寻找重组方。通钢的候选“新婆家”一概都有着国营背景,此前传出有意重组通钢的企业包括鞍钢、首钢和华菱钢铁。

东北振兴战略之下,那些踽踽不前的东北工业企业开始迎来新一轮的机遇。  身为吉林省最大的工业企业,被称为“吉林省长子”的通化钢铁(简称“通钢”)传来了债转股的消息。关于通钢债转股涉及的债务规模,以及债权人的相关信息,目前尚未获得具体的信息。根据经济观察网的最新了解,通钢的债务规模预计在100亿元以上,债转股的具体方案正在研究当中。  2009年,通化钢铁与北京建龙重工集团的重组因种种原因遭遇失败,并曾在业内引起轰动。一年之后,这家东北大型国有钢企被首钢集团纳入麾下。重组之后的通钢经营一直深处困境。如今,包括通化市政府、首钢集团在内的各方均认为,债转股关系到通钢未来的存亡,首钢方面更是表示,将“无底线”支持通钢的债转股。  与此同时,一系列的自救工作也在通钢内部紧锣密鼓地展开。  债转股在即,多方施以援手  曾经因重组上演了入主民企北京建龙重工“两进两退”并最终联姻首钢的吉林最大钢企通钢,在新一轮振兴东北战略的机遇之下,似乎要迎来命运的转机。根据经济观察网获得的最新消息,通钢债转股的方案目前正在研究当中,但尚未成形,通钢的债务总规模初步估计在100亿元以上。  为债转股的顺利启动,通钢集团、通钢母公司首钢,以及通钢所在地通化市的市政府,均在积极地进行筹划安排。2月7日,通钢召开领导班子及部长厂长碰头会。会议透露,首钢总公司对通钢债转股工作高度重视,已经召开专题会研究,提出通钢债转股必须做成,并表示“这是通钢内强管理、外拓市场、深化改革做得很好的基础上,唯一的希望。”首钢要求,在推进债转股漫长工作中,通钢的生产、经营、安全、环保、扭亏等工作至关重要,把对生产经营的常规工作要放在生存高度,“不能对债转股推进工作有丝毫的影响,决不能出问题,保持企业平稳运行基础,才能为债转股运作创造条件。”  与此同时,首钢总公司明确表态:在通钢债转股工作上,首钢支持通钢债转股没有底线。首钢总公司正将通钢债转股工作当成首钢“头等大事”全力推进。  同一日,通化市委书记金育辉来到通钢进行调研并表示,通钢是东北重要的钢铁企业,通钢和通化市的发展息息相关,是通化市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推进债转股工作是通钢彻底摆脱困局的关键环节,一旦实现将极大地降低财务成本。为此,通化市委市政府将不遗余力地为推进通钢债转股工作提供支持,也会最大限度帮助通钢协调好省里相关部门,为通钢下步工作的快速开展提供帮助。  金育辉同时要求,通钢在工作上要争取国家发改委、省委省政府、首钢总公司的支持,通钢的产品要全力实现本地区互采互用,优先使用,利用好市里的产业基金,加快推进前景好的项目,市里和区里会优先考虑,全力扶持。  对于通钢当前内外部形势,通钢高层也有着清醒的认识。2016年12月28日,在通钢的内部会议上,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王自亭传达了首钢总公司的要求,做好与地方政府部门的沟通和协调,为各项工作的开展创造条件,并表示,首钢总公司不断提升通钢地位,把通钢放在总公司整体范畴考虑,积极为通钢长远发展开辟通道。集团公司党委书记孙毅则指出:“通钢当前内外部形势极为有利:一是集团公司完成首钢总公司2016年控亏目标任务;二是钢铁市场形势好转;三是首钢总公司、省市政府对通钢生存发展全力支持;四是国家推进实施了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  通钢的自救  通钢的日子不好过。通钢内部消息显示,近两年,由于生产经营形势严峻,公司资金状况异常紧张,解合人员的经济补偿金、养老保险等资金一直无法补齐。2016年8月,通过与税务部门积极沟通争取房产土地退税,通钢共获批房产土地减免税7746万元。2016年11月17日第一批退税税款3700余万元到账后,公司即将这笔资金第一时间划拨到了通化市社保公司。  根据对通钢有所了解的匿名人士透露,2016年,通钢一度有四个月发不出工人的工资。当然,情况又不止于此,根据上述人士透露,通钢内部的人事问题也一言难尽。  外部因素同样给东北钢铁企业带来考验。“近年东北面临严重的人口流失,这给东北的基建、房地产势必会造成影响,钢铁企业的发展也就会受到波及。”一位行业分析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表示。  内忧外困之下,通钢在2016年着力进行了内部的降本增效。2016年上半年,通钢炼铁厂综合吨铁成本在首钢总公司内部钢铁企业中,排名倒数第二,基本是垫底的成绩,到了8月便升至仅次于京唐公司的第二名,在全国56家钢铁厂中则由下游升至中游。  一系列数字更能说明这家东北国企在降本增效上的努力。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的三个月时间内,通钢实现精简人员5751人,其中: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2711人,内部退养1262人,顶替劳务工1067人、清理外委外包711人,人员精减比例比首钢总公司30%目标多完成4%。当年机关部室则由13个调整为10个,机关处室由41个调整为28个,通化钢铁生产单位由15个合并为9个,通钢矿业公司机关处级机构由9个缩减到7个。  主业之外,通钢试图延伸产业链,谋求转型。2016年12月20日,首钢总公司副总经理王世忠,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王自亭与通化市相关领导,就通化市城市总体规划,围绕通钢进行产业建设、项目投资、土地利用等多方面工作进行了座谈。王世忠表示,东北地区的振兴已经列入国家发展战略,国家振兴东北的力度会进一步加大,国家发改委会给予通钢很大的支持,通钢要利用好政策,拿出好的项目,促进通钢的转型发展。通钢市政府相关领导则表示,通化市会一如既往地支持通钢,为通钢的转型发展以及产业链延伸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  2017年2月,在首钢的统一规划之下,通钢发布《通钢集团“十三五”发展规划》,要求将守住生存底线,到2020年实现盈亏持平。与此同时,着力优化通钢资产结构:“十三五”期间通过“减、缓、转、抵”等多元化方式化解债务;全面梳理劣势企业,完成7家劣势企业退出,对矿业公司“失血”严重的矿山探讨招商引资、股权转让等方式,实现股权调整或退出;继续加大对低效、闲置资产的盘活力度,提高企业“造血”能力;力争在2018年前将剩余的3项社会职能全部剥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