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浦京网址去年中国钢铁行业赚了400亿 平均每公斤仅挣5分钱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在国内去产能的大背景下,钢铁行业可谓在寒冬中煎熬了太久,然而工信部昨日发布的钢铁行业2016年盈利数据,终于让业内觉察到了春天的脚步。  3月1日,工信部原材料司发文显示,在过去的2016年,重点统计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2.8万亿元,同比下降1.8%;累计盈利303.78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779.38亿元,利润增长超过1000亿元。  原冶金部副部长、全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主席赵喜子日前表示,“估计2016年全国钢铁产业,国有和民营(企业的盈利)加在一起会有400多亿。”  尽管成绩斐然,但如果与控制着全球70%铁矿石供应的四大矿山(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FMG)同期利润相比,却不值一提。数据显示,四大矿山2016年的净利润至少达13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897亿元。其中,必和必拓、FMG只是2016年下半年的盈利数据。  这不禁让我们感叹,在经历去产能的痛苦过程中,钢铁行业的业绩终于有所改善,然而真正赚钱的却仍是四大矿山。  四大矿山打败500家钢企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煤炭和钢铁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在850万左右,面对着如此庞大的就业人群,去产能的难度可想而知。但是这些都不能动摇我们去产能的决心,2月28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上,也再次提出要深入推进去产能。  有了坚定的决心和行动,去产能也取得了很大成效,钢铁行业的盈利也在逐渐改善。“在经历了价格回升及去年的盈利后,现阶段钢厂利润情况良好,倾向于增加原料库存以锁定已有的利润水平。”一位铁矿石供应链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  数据显示,大中型钢厂铁矿石可用天数已经从2016年9月的19天左右,上升到春节前的35天,目前维持在30天左右的水平,明显高于2016年全年平均值23天。  不过,记者注意到,补库意味着铁矿石买入,但从当前的价格来看,钢厂在采购上要花费的成本,从2016年初至今,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数据显示,行业风向标普氏62%铁矿石指数,在2016年1月4日尚为42.7美元/吨,但到了2016年12月30日,该指数已涨到了79.65美元/吨,涨幅达86.53%。  进入2017年以后,该指数的上涨步伐并未停止,并在2月21日达到95.05美元/吨,这也是普氏62%铁矿石指数30个月的新高。  对此,一位日照港的铁矿石贸易商向每日经经济新闻记者分析,铁矿石的飙涨,不是没有依据,飞涨的背后是下游钢铁行业的强劲复苏。  据工信部在2月17日披露的数据显示,2016年,内地钢铁行业实现利润按年增长2.02倍,亏损企业亏损额下降51%,全行业运行状况大为好转。  日前,原冶金部副部长、全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主席赵喜子表示,“估计2016年全国钢铁产业,国有和民营(企业的盈利)加在一起会有400多亿。”  然而,记者注意到,中国的钢铁总产量超过8亿吨,占全世界的50%。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平均每公斤钢铁仅挣5分钱。  事实上,从四大矿山陆续公布的2016年全年或者2017财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来看,我国钢企去年400多亿的盈利,的确有些不值得一提。  2月23日,淡水河谷报告称,2016年公司净利润为39.82亿美元,而在2015年,淡水河谷净亏损达121.29亿美元,增长了161.11亿美元。  和淡水河谷一样,来自澳洲的巨头力拓,也在去年扭亏为盈。力拓在2月8日发布的财务报告,其在2016年一举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46.17亿美元。  此外,因财年的差异,四大矿山的另外两家,也公布了他们在2016年下半年的业绩。其中,必和必拓在2016年下半年实现净利润32.4亿美元,同比增涨687%;同样来自澳洲的FMG,在2016年下半年的税后净利润达12亿美元。  如把上述数据相加,在不计算必和必拓、FMG去年上半年数据的情况下,四大矿山在2016年的净利润,至少达到130.39亿美元,按最新汇率计算,折合人民币约897亿元。  一位市场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言,四大矿山7成以上产量供向了中国市场,他们的利润如此耀眼,显然来自国内钢企的成本支出。  分析师弭澎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单从数字上来看,四大矿山的利润就已是国内全行业的两倍多,“要知道国内的钢企数量不少于500家”。  铁矿石定价权缺失  在弭澎琦看来,从2016年的盈利数据来看,国内的钢企给国际矿山打工的说法,并不为过,毕竟二者的利润太过悬殊。  工信部3月1日发布数据显示,铁矿石价格止跌回升,2016年末,国产铁精矿价格为606元/吨,进口铁矿石粉矿到岸价格为78美元/吨,较年初分别上涨40%及88%。  对此,工信部原材料司指出,受此影响,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的利润率仅为2.63%,是16个制造业子行业中利润率最低的行业。  不过,“供需矛盾没有缓解,还有加剧的趋势,铁矿石价格的上涨,有些违背市场常态。”春节后,在到钢企调研后,刘新伟有了这样的看法。  此前,在供需失衡背景下,铁矿石价格自2011年191.70美元/吨的高点开始暴跌,2015年底甚至跌破40美元/吨,2016年至今有所回升,但差距仍在约100美元/吨。  这却让行业更为集中。公开报道显示,四大巨头的市场占有率已从60%左右增加到2016年的85%。四大矿山所在国澳大利亚、巴西,铁矿产量也在大幅增加。  从2012年到2016年,澳大利亚铁矿石成品矿产量从4.95亿吨上升到8.1亿吨,增幅达64%。巴西铁矿石成品矿产量,从3.7亿吨上升到3.92亿吨,微增4.5%。  与此同时,中国铁矿石产量却在下降,成品矿产量已从3.43亿吨下升到1.82亿吨,降幅达47%。  来自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数据显示,仅2016年前三季度中国铁矿石企业已退出市场780家,占铁矿石企业总数的1/3。2012年以来,国内铁矿石产量下降达47%。  弭澎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随着中国铁矿军团的倒下和国际巨头垄断地位的增强,巨头们控制铁矿石价格的能力进一步增加。  情况可能更加糟糕。伴随着矿价回升,一些小矿山也在考虑复产。最新统计显示,伴随着一些小矿山产能的释放,2017年全年铁矿石增量大约在6000万~7000万吨。  “一旦矿山复产超出预期,供需矛盾可能更加尖锐,由此引发价格下跌的可能就更大。”刘新伟向记者分析。  不过,四大矿山的成本,却足以承受铁矿石价格的下探。比如,在四大矿山中财务成本最高的FMG,其成本在2016年6月降至14.31美元/湿吨。  花旗集团在发布报告中称,该行上调了2017年上半年铁矿石的均价预估,同时维持第四季度预估不变。不过,该行预计铁矿石价格将在下半年“大幅向下回调”。

尽管铁矿石价格低迷,但占全球供应70%以上的四大矿山(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FMG)并没有减产迹象。  昨日(4月22日),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必和必拓表示,得益于澳洲矿山的扩张举措,3月当季铁矿石产量较上年同期增长20%至5890万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4月份以来,受到铁矿石巨头力拓、必和必拓等国际矿山巨头增产的影响,铁矿石价格曾跌至50美元/吨以下。  有市场人士直言,对于四大矿山来说,利润空间虽然收窄,但当前矿价仍在成本线之上,让其减产并不现实。  四大矿山产能意见现分歧  在铁矿石增产还是减产的选择上,四大矿山似乎出现了分歧。  据路透社引述必和必拓行政总裁AndrewMackenzie的表述,3月当季铁矿石产量按年增加20%至5890万吨,得益於澳洲矿山扩张举措。  金银岛市场分析师弭澎琦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全球四大矿山的铁矿石采矿成本多在20~30美元/吨,在价格较低时也能获得足够的利润。  AndrewMackenzie亦表示,“铁矿石方面,我们的重点仍是以最低的成本进行生产,不断提高生产率。西澳的铁矿石单位生产成本现在低于每吨20美元。”  在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新伟看来,尽管巴西的淡水河谷尚未公布一季度业绩,但料其并未有改变增产的计划。  除了力拓与必和必拓外,同处澳洲的FMG此前宣布,将停止扩产至年产2亿吨铁矿石的计划,维持目前年产1.65亿吨的产能水平并继续削减成本。  记者注意到,3月底FMG总裁AndrewForrest就公开号召四大矿山联合减产,以应对不断下跌的铁矿石价格。但力拓方面对此严词拒绝。力拓集团首席执行官称,倘若公司减产,那么缺失的供给将被高成本竞争对手所补充,因此扩产势在必行。  上海的一位期货分析师称,“毫无疑问的是,力拓对FMG限产呼吁的批评令市场受到冲击,因为这显示其没有削减铁矿石产量以提升矿价的意愿。”  弭澎琦表示,在国际铁矿石贸易中,四大矿山虽然处于绝对地位,但各个矿山的成本不一,产生分歧也并不意外。  力拓与必和必拓宣称,目前的价格仍然能够盈利,并继续朝既定的年产3.6亿吨和2.9亿吨的扩产目标进军。  死磕成本底线  对于逆市扩产,力拓CEO沃尔什给出解释:作为一个周期性行业,铁矿石价格主要由供需决定,但这基本属于成本区间的第四区间,也就是成本会比较高的价格。  弭澎琦向记者表示,力拓的铁矿石离岸成本仅在20美元/吨左右,领先全球,不管周期如何变化,其成本仍有很强的竞争力。  中国是铁矿石主要进口国,淡水河谷产地主要在巴西,相比于离中国更近的澳大利亚,淡水河谷的航运成本占总成本一大块。  在弭澎琦看来,由于原油价格大跌造成航运成本下降,淡水河谷已经超过主要竞争对手必和必拓和力拓集团,成为世界成本最低的铁矿石供应商。  对于FMG的成本,刘新伟表示,FMG的发展历程最短,但其成本却是最高的,这主要由其高昂的财务成本所决定。  FMG商务发展总监庄彬俊近日对矿石成本分析称,目前FMG从采矿、运输到装船的成本为25.9美元/吨,并不是市场猜测的48美元/吨。  此前,FMG总裁AndrewForrest公开表示了对必和必拓和力拓持续增长的战略强烈不满,甚至暗示称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应该减产以拉高价格。  对此,必和必拓和力拓高管给予反击,声称FMG之所以会陷入资金危机主要归咎于公司的大肆扩张。  事实上,力拓近日也放出信号,其将努力改变2015年开年业绩不佳的状况,将确保先前所制定的全年3.6亿吨铁矿石产量目标得以实现。  弭澎琦分析称,普氏62%铁矿石指数虽然重新站上50美元/吨关口,但随着供应的增加,后期矿价跌破45美元/吨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