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中国钢铁行业赚了400亿 平均每公斤仅挣5分钱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2016年以来,钢铁行业大举进攻以化解产能过剩为突破口,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多措并举,实现钢市扭亏为盈。  具体观看2016年钢铁行业去产能各项政策,可以看出2016年去产能多针对高炉这一领域,且主要从两方面来达成目标,一是淘汰落后产能,二是禁止新增产能。其中,“地条钢”的连锅端就具有特别强的代表性。进入2017年,去产能依然是钢铁行业发展的首要任务,发改委并最终确定2016-2020年钢铁去产能目标为1.4亿吨(之前模糊定为1-1.5亿吨),成功提振钢市看涨热情,截止到2017年2月底,钢材市场价格再创新高。  近日,国家工信部司发文显示,2016年重点统计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2.8万亿元,同比下降1.8%;累计盈利303.78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779.38亿元,利润增长超过1000亿元。  然而,若与四大矿山的利润相比,2016年国内钢企的利润即显得不值一提。  2月23日,淡水河谷报告称,2016年公司净利润为39.82亿美元,而在2015年,淡水河谷净亏损达121.29亿美元,增长了161.11亿美元。  2月8日,澳洲力拓报告称,其在2016年一举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46.17亿美元。  另外,必和必拓公布其2016年下半年实现净利润32.4亿美元,同比增涨687%;FMG,在2016年下半年的税后净利润达12亿美元。  那么,2017年钢材市场盈利是否还会呈现稳步增长的走势呢?以目前情况来看,一方面钢铁上游产品焦炭在环保限产的大背景下,市场整体供应偏紧,部分市场出现反弹迹象,但是钢厂接受度较低;焦煤价格下行压力较大,另外,焦化厂采购积极性也不高,近段时间来看焦煤市场仍显疲软。综合来看,由于焦化企业处于亏损阶段,因此挺价较为积极,但在各大钢厂库存较为充足的情况下,拉涨过程阻力稍大,近段时间稳中求涨可能是主流态势。另一方面,矿石本身港口库存高位,目前库存水平为近六年来最高水平,外矿出货压力相对较大,供需矛盾大。最后,成品材方面市场库存已达高位,以热轧为例,其市场库存同比约增加20-30%,且下游汽车等行业利好较去年皆有所降低,因此2017年钢铁行业需求或将低于2016年。但是,2017年去产能尚未真正“发力”,钢厂对国家政策预期依旧坚挺,挺价意愿较强。综合考虑,2017年钢企盈利情况或将高于2016年,但增幅将小于2016年。

钢铁行业仍处于微利状态,销售利润率比全国工业行业平均水平低三倍以上,仍居末位。铁产业作为我国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产业,对整个国民经济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力和决定性作用。保证我国钢铁行业协调、稳定发展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保障社会健康、稳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证。钢铁企业发展重点是技术升级和结构调整。
2017年钢材市场震荡偏强
2017年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钢材市场震荡偏强。目前北方限产仍在进行中,对于钢价有一定的支撑,虽然本周后期市场有所走弱,但更多是大幅上涨后的阶段性修整,市场信心依旧,等待3月下游终端需求的释放。消息面上,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7年要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另外,近日,河北省公布钢企产能置换方案,涉及河北五大钢铁集团,置换前涉及炼铁产能2934万吨、炼钢产能2564万吨,置换后合计炼铁产能2001万吨、炼钢产能1843万吨,共淘汰炼铁产能933万吨、炼钢产能721万吨。本周钢材产品加权价格变动2.0%至3965元/吨;螺纹、高线分别变化3.77%、3.08%至3851、3982元/吨;热卷、冷轧、中板分别变动-0.95%、-0.31%、1.12%至3797、4861、3783元/吨;不锈钢300系热轧和不锈钢400系热轧分别变动0.63%、0%至15850、9400元/吨。
据2017-2022年中国建材钢铁行业发展前景分析及发展策略研究报告分析,钢厂利润保持向好对铁矿石价格提供支撑。供给端,截止2月28日,2017年一季度至今澳洲铁矿石日均发运量205.59万吨,同比增加6.9%;巴西铁矿石日均发运量96.38万吨,同比增加10.88%。国产矿方面,本周价格稳中上扬,复产情绪高涨。需求端,钢厂高炉开工率75.97%,环比增加0.83%,产能利用率83.12%,增0.44个百分点。总体看,钢厂利润较好,下周或将集中采购,预计矿价偏强震荡。本周进口PB粉矿61.5%、唐山铁精粉66%分别变化-1%、4%至700、766元/吨。焦炭价格继续走弱。供给端,全国焦企平均开工率73.5%,较上周下降1个百分点;钢厂焦炭库存减0.6至14.2天。本周焦炭价格继续走弱,原料焦煤价格弱势回落,焦企依旧亏损。环保因素使焦企开工率下降,供过于求额情况有所改观,部分钢厂有了采购需求,预计焦炭有望企稳。本周山西焦炭、主焦精煤、分别变化0%、0%至1475、1320元/吨。
钢价偏强运行,吨钢毛利继续维持。本周螺纹钢、高线、热卷、冷板、中板利润较上周分别变化112、94、-39、-20、28元至564、585、356、845、304元/吨。
钢材社会库存继续下降。本周钢材社会库存变化-3.30%至1470万吨,其中热轧、冷轧、中板、螺纹、高线库存分别变化4.11%、-1.97%、-2%、-5%、-7%至248、115、104、784、219万吨。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较上周变化0.65%至13166万吨。
四大矿山打败500家钢企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煤炭和钢铁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在850万左右,面对着如此庞大的就业人群,去产能的难度可想而知。但是这些都不能动摇我们去产能的决心,2月28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上,也再次提出要深入推进去产能。
有了坚定的决心和行动,去产能也取得了很大成效,钢铁行业的盈利也在逐渐改善。“在经历了价格回升及去年的盈利后,现阶段钢厂利润情况良好,倾向于增加原料库存以锁定已有的利润水平。”一位铁矿石供应链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
数据显示,大中型钢厂铁矿石可用天数已经从2016年9月的19天左右,上升到春节前的35天,目前维持在30天左右的水平,明显高于2016年全年平均值23天。
不过,注意到,补库意味着铁矿石买入,但从当前的价格来看,钢厂在采购上要花费的成本,从2016年初至今,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西本新干线数据显示,行业风向标普氏62%铁矿石指数,在2016年1月4日尚为42.7美元/吨,但到了2016年12月30日,该指数已涨到了79.65美元/吨,涨幅达86.53%。
进入2017年以后,该指数的上涨步伐并未停止,并在2月21日达到95.05美元/吨,这也是普氏62%铁矿石指数30个月的新高。
对此,一位日照港的铁矿石贸易商向记者分析,铁矿石的飙涨,不是没有依据,飞涨的背后是下游钢铁行业的强劲复苏。
据工信部在2月17日披露的数据显示,2016年,内地钢铁行业实现利润按年增长2.02倍,亏损企业亏损额下降51%,全行业运行状况大为好转。
日前,原冶金部副部长、全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主席赵喜子表示,“估计2016年全国钢铁产业,国有和民营企业的盈利加在一起会有400多亿。”
然而,注意到,中国的钢铁总产量超过8亿吨,占全世界的50%。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平均每公斤钢铁仅挣5分钱。
事实上,从四大矿山陆续公布的2016年全年或者2017财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来看,我国钢企去年400多亿的盈利,的确有些不值得一提。
2月23日,淡水河谷报告称,2016年公司净利润为39.82亿美元,而在2015年,淡水河谷净亏损达121.29亿美元,增长了161.11亿美元。
和淡水河谷一样,来自澳洲的巨头力拓,也在去年扭亏为盈。力拓在2月8日发布的财务报告,其在2016年一举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46.17亿美元。
此外,因财年的差异,四大矿山的另外两家,也公布了他们在2016年下半年的业绩。其中,必和必拓在2016年下半年实现净利润32.4亿美元,同比增涨687%;同样来自澳洲的FMG,在2016年下半年的税后净利润达12亿美元。
如把上述数据相加,在不计算必和必拓、FMG2016年上半年数据的情况下,四大矿山在2016年的净利润,至少达到130.39亿美元,按最新汇率计算,折合人民币约897亿元。
一位市场人士向记者坦言,四大矿山7成以上产量供向了中国市场,他们的利润如此耀眼,显然来自国内钢企的成本支出。
分析师向记者直言,单从数字上来看,四大矿山的利润就已是国内全行业的两倍多,“要知道国内的钢企数量不少于500家”。

在国内去产能的大背景下,钢铁行业可谓在寒冬中煎熬了太久,然而工信部昨日发布的钢铁行业2016年盈利数据,终于让业内觉察到了春天的脚步。  3月1日,工信部原材料司发文显示,在过去的2016年,重点统计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2.8万亿元,同比下降1.8%;累计盈利303.78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779.38亿元,利润增长超过1000亿元。  原冶金部副部长、全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主席赵喜子日前表示,“估计2016年全国钢铁产业,国有和民营(企业的盈利)加在一起会有400多亿。”  尽管成绩斐然,但如果与控制着全球70%铁矿石供应的四大矿山(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FMG)同期利润相比,却不值一提。数据显示,四大矿山2016年的净利润至少达13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897亿元。其中,必和必拓、FMG只是2016年下半年的盈利数据。  这不禁让我们感叹,在经历去产能的痛苦过程中,钢铁行业的业绩终于有所改善,然而真正赚钱的却仍是四大矿山。  四大矿山打败500家钢企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煤炭和钢铁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在850万左右,面对着如此庞大的就业人群,去产能的难度可想而知。但是这些都不能动摇我们去产能的决心,2月28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上,也再次提出要深入推进去产能。  有了坚定的决心和行动,去产能也取得了很大成效,钢铁行业的盈利也在逐渐改善。“在经历了价格回升及去年的盈利后,现阶段钢厂利润情况良好,倾向于增加原料库存以锁定已有的利润水平。”一位铁矿石供应链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  数据显示,大中型钢厂铁矿石可用天数已经从2016年9月的19天左右,上升到春节前的35天,目前维持在30天左右的水平,明显高于2016年全年平均值23天。  不过,记者注意到,补库意味着铁矿石买入,但从当前的价格来看,钢厂在采购上要花费的成本,从2016年初至今,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数据显示,行业风向标普氏62%铁矿石指数,在2016年1月4日尚为42.7美元/吨,但到了2016年12月30日,该指数已涨到了79.65美元/吨,涨幅达86.53%。  进入2017年以后,该指数的上涨步伐并未停止,并在2月21日达到95.05美元/吨,这也是普氏62%铁矿石指数30个月的新高。  对此,一位日照港的铁矿石贸易商向每日经经济新闻记者分析,铁矿石的飙涨,不是没有依据,飞涨的背后是下游钢铁行业的强劲复苏。  据工信部在2月17日披露的数据显示,2016年,内地钢铁行业实现利润按年增长2.02倍,亏损企业亏损额下降51%,全行业运行状况大为好转。  日前,原冶金部副部长、全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主席赵喜子表示,“估计2016年全国钢铁产业,国有和民营(企业的盈利)加在一起会有400多亿。”  然而,记者注意到,中国的钢铁总产量超过8亿吨,占全世界的50%。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平均每公斤钢铁仅挣5分钱。  事实上,从四大矿山陆续公布的2016年全年或者2017财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来看,我国钢企去年400多亿的盈利,的确有些不值得一提。  2月23日,淡水河谷报告称,2016年公司净利润为39.82亿美元,而在2015年,淡水河谷净亏损达121.29亿美元,增长了161.11亿美元。  和淡水河谷一样,来自澳洲的巨头力拓,也在去年扭亏为盈。力拓在2月8日发布的财务报告,其在2016年一举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46.17亿美元。  此外,因财年的差异,四大矿山的另外两家,也公布了他们在2016年下半年的业绩。其中,必和必拓在2016年下半年实现净利润32.4亿美元,同比增涨687%;同样来自澳洲的FMG,在2016年下半年的税后净利润达12亿美元。  如把上述数据相加,在不计算必和必拓、FMG去年上半年数据的情况下,四大矿山在2016年的净利润,至少达到130.39亿美元,按最新汇率计算,折合人民币约897亿元。  一位市场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言,四大矿山7成以上产量供向了中国市场,他们的利润如此耀眼,显然来自国内钢企的成本支出。  分析师弭澎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单从数字上来看,四大矿山的利润就已是国内全行业的两倍多,“要知道国内的钢企数量不少于500家”。  铁矿石定价权缺失  在弭澎琦看来,从2016年的盈利数据来看,国内的钢企给国际矿山打工的说法,并不为过,毕竟二者的利润太过悬殊。  工信部3月1日发布数据显示,铁矿石价格止跌回升,2016年末,国产铁精矿价格为606元/吨,进口铁矿石粉矿到岸价格为78美元/吨,较年初分别上涨40%及88%。  对此,工信部原材料司指出,受此影响,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的利润率仅为2.63%,是16个制造业子行业中利润率最低的行业。  不过,“供需矛盾没有缓解,还有加剧的趋势,铁矿石价格的上涨,有些违背市场常态。”春节后,在到钢企调研后,刘新伟有了这样的看法。  此前,在供需失衡背景下,铁矿石价格自2011年191.70美元/吨的高点开始暴跌,2015年底甚至跌破40美元/吨,2016年至今有所回升,但差距仍在约100美元/吨。  这却让行业更为集中。公开报道显示,四大巨头的市场占有率已从60%左右增加到2016年的85%。四大矿山所在国澳大利亚、巴西,铁矿产量也在大幅增加。  从2012年到2016年,澳大利亚铁矿石成品矿产量从4.95亿吨上升到8.1亿吨,增幅达64%。巴西铁矿石成品矿产量,从3.7亿吨上升到3.92亿吨,微增4.5%。  与此同时,中国铁矿石产量却在下降,成品矿产量已从3.43亿吨下升到1.82亿吨,降幅达47%。  来自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数据显示,仅2016年前三季度中国铁矿石企业已退出市场780家,占铁矿石企业总数的1/3。2012年以来,国内铁矿石产量下降达47%。  弭澎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随着中国铁矿军团的倒下和国际巨头垄断地位的增强,巨头们控制铁矿石价格的能力进一步增加。  情况可能更加糟糕。伴随着矿价回升,一些小矿山也在考虑复产。最新统计显示,伴随着一些小矿山产能的释放,2017年全年铁矿石增量大约在6000万~7000万吨。  “一旦矿山复产超出预期,供需矛盾可能更加尖锐,由此引发价格下跌的可能就更大。”刘新伟向记者分析。  不过,四大矿山的成本,却足以承受铁矿石价格的下探。比如,在四大矿山中财务成本最高的FMG,其成本在2016年6月降至14.31美元/湿吨。  花旗集团在发布报告中称,该行上调了2017年上半年铁矿石的均价预估,同时维持第四季度预估不变。不过,该行预计铁矿石价格将在下半年“大幅向下回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