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0万吨产能去掉之后 钢企又开始赚钱了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3月7日,浙江代表团举行小组会议,审查计划报告。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元立金属制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新华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打击“地条钢”要防治其死灰复燃,要防止出现“淘汰小的,上马大的”的现象,那样中国钢铁行业将再次陷入“产能越限越多、越淘汰落后产能越大”的怪圈。  叶新华在向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交的《关于做好打击、清理“中频炉地条钢”后续工作的建议》中写道,2016年,国务院强力推进供给侧改革,在“三去一降一补”上取得了明显进展,特别是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去年底,国务院派出12个督导组,开展打击清理“地条钢”专项督查,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地条钢是对钢铁产业危害最大的,首先是造成安全隐患,正规冶炼有熔化期、氧化期、还原期,地条钢则没有氧化等环节,直接出来,成本低。”他说,“一般来说,正规的冶炼企业,一吨废钢只有90%左右的出钢率,但是地条钢则有98%的出钢率。”此外,“地条钢”的危害还包括偷税漏税,不开发票;污染严重;价格低,造成市场不公平竞争等。  “地条钢不能作为工业用材,所以就打压了建筑用材,如螺纹钢等,所以去年工业用材售价3500元/吨的时候,建筑用材只能卖到3100元/吨,但是3100元/吨如果是正规企业干的话就要亏本。”他说。  叶新华表示,目前,国务院打击、清理“地条钢”已初见成效,“中频炉地条钢”生产企业已基本停产了。“这次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又提出严肃查处一些地区违规新建钢铁项目、生产销售‘地条钢’等行为,这个我要举大拇指点赞!”  不过,值得警惕的是,随着钢材价格回归、上涨,在利益的驱动下,有的“中频炉地条钢”生产企业仍在偷偷生产。还有的利用电炉生产特钢做掩护,检查时用电炉生产特钢,不检查时用中频炉生产“地条钢”。  更令人担忧的是,不少“中频炉地条钢”生产企业看好去产能后的钢材市场前景,纷纷投资上马70吨、80吨所谓“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大电炉,形成了新一波钢铁产能的扩张潮。这可能会让国家钢铁行业去产能政策消于无形,使得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功败垂成。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要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上马大电炉与这个大方向是完全相反的,这又会带来新一轮的钢铁业‘军备竞赛’,重复以前产能越去越大的怪圈。”叶新华表示。  因此,叶新华建议,要进一步强化追责,形成合力,不给“中频炉地条钢”以死灰复燃的可乘之机。  “无论是经济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必须统一标准、统一行动,实行属地管理负责制,一旦发现中频炉地条钢仍在违法生产,必须追究当地政府以及相关部门负责人的失职渎职责任。”他表示,“最关键的是,要对关停的中频炉予以彻底拆除,送到废钢回收点,还要查验正式发票。只有这样,才能防止中频炉地条钢企业心存侥幸、死灰复燃。”他说。  第二,政府部门必须坚决守住“新增钢铁产能必须经过国家有关部门审批”的底线,特别是特钢企业也必须经过严格的界定和审批,严防所谓特钢企业“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  “要严禁中频炉地条钢企业未经审批,擅自一窝蜂拆解小吨位中频炉,上马大吨位的电炉的现象。”他说,“大吨位电炉炼出来的的确不再是地条钢,但拆中频炉上电炉或拆小电炉上大电炉,都与国家化解过剩产能的大政方针相违背。如果不能果断采取措施加以制止,那么钢铁行业去产能刚刚取得的一点成效又会化为泡影,中国钢铁行业又会陷入产能越限越多、越淘汰落后产能越大的怪圈。”  叶新华呼吁,国家有关部门要做好打击“中频炉地条钢”的后续工作,防止“中频炉地条钢”死灰复燃,优化钢铁市场环境,促进中国钢铁行业健康、稳定、可持续地发展。

“随着钢材价格回归、上涨,在利益的驱动下,有的中频炉地条钢生产企业仍在偷偷生产;有的则用电炉生产特钢做掩护,检查时用电炉生产特钢,不检查时用中频炉生产地条钢。”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元立金属制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新华说。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地条钢,即为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等熔化、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或者钢材。地条钢目前主要为建筑用钢,被认为存在严重的质量隐患。对地条钢的大规模取缔,至少从21世纪初就已经开始,却屡禁不绝。  而中频炉,是感应电炉按照频率划分的种类,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国内产能过剩的历史遗留问题,在10年前便被列入淘汰范围,至今却仍未得到有效清除。  近日,叶新华在向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交《关于做好打击、清理“中频炉地条钢”后续工作的建议》,认为应采取强有力的措施防止中频炉地条钢死灰复燃,防止中频炉地条钢企业以转型升级为名未批先建新增钢铁产能。  叶新华指出,中频炉地条钢品质低劣,危害建筑安全,使用后会埋下重大安全隐患;往往不讲环保,偷排、违排污染物;而且偷税漏税,低价扰乱市场,是钢铁行业的害群之马。  但值得警惕的是,随着钢材价格回归、上涨,在利益的驱动下,有的中频炉地条钢生产企业仍在偷偷生产;有的则用电炉生产特钢做掩护,检查时用电炉生产特钢,不检查时用中频炉生产地条钢。更令人担忧的是不少中频炉地条钢生产企业看好去产能后的钢材市场前景,纷纷投资上马70吨、80吨所谓“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大电炉,形成了新一波钢铁产能的扩张潮。这可能会让国家钢铁行业去产能政策消于无形,使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功败垂成。  叶新华建议,其一,应进一步强化追责,形成合力,不给中频炉地条钢以死灰复燃的可乘之机。无论是经济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在淘汰中频炉地条钢上必须统一标准、统一行动,都实行属地管理负责制,一旦发现中频炉地条钢仍在违法违规生产,必须追究当地政府以及相关部门负责人的失职渎职责任。  其二,坚决守住新增钢铁产能必须经过国家有关部门严格审批的底线。即使是特钢生产企业也必须经过严格界定和审批,严防所谓特钢企业“挂羊头卖狗肉”。  “如果不能采取果断措施加以制止,那么钢铁行业去产能刚刚取得的一点成效又会化为泡影,中国钢铁行业又会陷入产能越限越多、越淘汰落后产能越大的怪圈。”叶新华在《建议》中分析道。  澎湃新闻注意到,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表示,将组织开展第三次国务院大督查,对去产能、民间投资等政策落实情况进行专项督查和第三方评估,其中对违规新建钢铁项目、生产销售“地条钢”行为将严肃查处。  同一天,工信部部长苗圩在经过“部长通道”时也曾表态称,今年将清除全部地条钢,做好僵尸企业处置工作,防止边去边建,严格控制新增的钢铁产能。

“前天遇见两个省的代表,他们说要感谢河北,因为钢厂去年都挣钱了,缴了不少税。一家钢厂缴了5个亿,另一家钢厂缴了10个亿。”3月6日,河北代表团的小组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省长张庆伟如是说。  之所以挣钱,是因为去产能取得了成效。2016年,全年退出钢铁产能超过6500万吨、煤炭产能超过2.9亿吨,超额完成年度目标任务。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2017年,还要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同时要淘汰、停建、缓建煤电产能5000万千瓦以上,为清洁能源发展腾空间。  去产能其实是做加法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元立金属制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新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去年钢铁去产能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永洋特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杜庆申也表示,2016年,钢铁市场形势不错,一是因为升级改造后产品质量提高了,二是因为原来的库存去得差不多,以前是供大于求,现在则是供求基本平衡,所以钢铁市场好了,利润上有了一个最好的效果。  煤炭方面,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平煤神马集团董事长梁铁山表示,虽然煤炭产能减少了1/9,但通过优化产业结构和抢抓煤炭市场回暖的机遇,营业收入反而有一定增长,电煤、精煤价格较上年均实现了较大幅度上涨,四季度一举实现了扭亏为盈。  张庆伟表示,过去钢铁产能过剩,价格上不去;在河北实施去产能后,钢铁行业各方面结构更为合理。当然也有其他因素,但去产能措施功不可没。  全国人大常委、环资委会副主任委员张云川表示,建一个厂难,去一个厂更难。微观来看,去产能确实很痛苦,但对整个行业是利好的。河北去年下大力气去产能,但GDP增长还达到了6.8%,财政收入增长7.6%,甚至高于全国水平。这说明,去产能表面上是在做减法,但实际上是做加法。  不给地条钢生存空间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纵横钢铁集团董事长孙纪木表示,河北目前焦炭产能大约1亿吨,按计划,到2020年压减5000万吨。而钢铁方面,按“6643”计划,到2017年压减6000万吨,还剩近2亿吨的产能。  “如果按照每炼一吨铁需要500公斤焦炭的比例计算,这2亿吨钢铁产能还需要大约1亿吨的焦炭产量;河北省去产能后,焦炭的实际产量已不足1亿吨。今后,河北省可能要去山西购买焦炭,这不但会增加钢铁企业的运输成本(每吨焦炭运费约100元),也会在交通的环节上造成污染。”因此,他建议暂停焦炭的去产能。  叶新华发现,随着钢材价格回归、上涨,有的“中频炉地条钢”生产企业有抬头现象,他们在遇到检查时,用电炉生产特钢,不检查时,就用中频炉生产“地条钢”。  类似的生产企业为了盈利,投资上马70吨、80吨所谓“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大电炉,形成了新一波钢铁产能的扩张潮。  叶新华向本报记者表示,正规的冶炼企业在炼钢时,必须经过熔化期、氧化期、还原期等环节,但地条钢没有氧化等环节,直接出来,虽然成本降低了,但质量也会大打折扣,每个使用了地条钢的工程,都埋藏着隐患。他还说,“地条钢”企业还存在着偷税漏税、污染严重、造成市场不公平竞争等问题。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要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上马大电炉与这个大方向是相反的。”叶新华表示。他认为,国家有关部门应进一步强化追责,不给“中频炉地条钢”可乘之机,保证钢铁行业健康、稳定、可持续发展。  去年年底,国务院派出12个督导组,开展打击清理“地条钢”专项督察,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叶新华高兴地说:“我要举大拇指点赞!”  最艰苦的阶段已经度过  《政府工作报告》指出,2017年,要严格执行环保、能耗、质量、安全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有效处置“僵尸企业”,推动企业兼并重组、破产清算,坚决淘汰不达标的落后产能,严控过剩行业新上产能。  同时,去产能必须安置好职工,中央财政专项奖补资金要及时拨付,地方和企业要落实相关资金与措施,确保分流职工就业有出路、生活有保障。  张庆伟也表示,今年还是要坚定不移地去产能,让整个行业的效益增加,才能令供给侧改革有出路。除了要去产能,还要育新。例如邯钢,不断研发推出新的产品,越调越有信心。  杜庆申告诉《华夏时报》记者,2017年,他们企业的淘汰设备要全部拆除掉,全部转移到特种钢,提高产品质量。所有环保设备,如除尘、脱硫、脱硝设备等全部进行改造,所有排放一定要达到国家标准和环保要求。  “我们现在已经投资了十几个亿来改造,2017年7月底要全部完成产能压减任务。”他表示,“压减过剩产能最艰苦的阶段已经过去了。”  煤炭方面,3月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运行调节局相关负责人就当前煤炭市场供应等情况答记者问时表示,2017年已没必要再大范围实施煤矿减量化生产措施。  “从当前形势看,一批无效、低效产能加快退出,煤矿违法违规建设和超能力生产得到有力遏制,煤炭市场供求关系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改善。”他表示。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国资委原主任廖庆轩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建议政府减少行政式去产能方式,多采用市场化手段,通过提高环保标准、严格执行法律等方式,让市场通过竞争优胜劣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