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新华代表:防止地条钢企业以转型为名未批先建新增钢铁产能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随着钢材价格回归、上涨,在利益的驱动下,有的中频炉地条钢生产企业仍在偷偷生产;有的则用电炉生产特钢做掩护,检查时用电炉生产特钢,不检查时用中频炉生产地条钢。”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元立金属制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新华说。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地条钢,即为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等熔化、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或者钢材。地条钢目前主要为建筑用钢,被认为存在严重的质量隐患。对地条钢的大规模取缔,至少从21世纪初就已经开始,却屡禁不绝。  而中频炉,是感应电炉按照频率划分的种类,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国内产能过剩的历史遗留问题,在10年前便被列入淘汰范围,至今却仍未得到有效清除。  近日,叶新华在向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交《关于做好打击、清理“中频炉地条钢”后续工作的建议》,认为应采取强有力的措施防止中频炉地条钢死灰复燃,防止中频炉地条钢企业以转型升级为名未批先建新增钢铁产能。  叶新华指出,中频炉地条钢品质低劣,危害建筑安全,使用后会埋下重大安全隐患;往往不讲环保,偷排、违排污染物;而且偷税漏税,低价扰乱市场,是钢铁行业的害群之马。  但值得警惕的是,随着钢材价格回归、上涨,在利益的驱动下,有的中频炉地条钢生产企业仍在偷偷生产;有的则用电炉生产特钢做掩护,检查时用电炉生产特钢,不检查时用中频炉生产地条钢。更令人担忧的是不少中频炉地条钢生产企业看好去产能后的钢材市场前景,纷纷投资上马70吨、80吨所谓“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大电炉,形成了新一波钢铁产能的扩张潮。这可能会让国家钢铁行业去产能政策消于无形,使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功败垂成。  叶新华建议,其一,应进一步强化追责,形成合力,不给中频炉地条钢以死灰复燃的可乘之机。无论是经济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在淘汰中频炉地条钢上必须统一标准、统一行动,都实行属地管理负责制,一旦发现中频炉地条钢仍在违法违规生产,必须追究当地政府以及相关部门负责人的失职渎职责任。  其二,坚决守住新增钢铁产能必须经过国家有关部门严格审批的底线。即使是特钢生产企业也必须经过严格界定和审批,严防所谓特钢企业“挂羊头卖狗肉”。  “如果不能采取果断措施加以制止,那么钢铁行业去产能刚刚取得的一点成效又会化为泡影,中国钢铁行业又会陷入产能越限越多、越淘汰落后产能越大的怪圈。”叶新华在《建议》中分析道。  澎湃新闻注意到,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表示,将组织开展第三次国务院大督查,对去产能、民间投资等政策落实情况进行专项督查和第三方评估,其中对违规新建钢铁项目、生产销售“地条钢”行为将严肃查处。  同一天,工信部部长苗圩在经过“部长通道”时也曾表态称,今年将清除全部地条钢,做好僵尸企业处置工作,防止边去边建,严格控制新增的钢铁产能。

3月7日,浙江代表团举行小组会议,审查计划报告。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元立金属制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新华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打击“地条钢”要防治其死灰复燃,要防止出现“淘汰小的,上马大的”的现象,那样中国钢铁行业将再次陷入“产能越限越多、越淘汰落后产能越大”的怪圈。  叶新华在向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提交的《关于做好打击、清理“中频炉地条钢”后续工作的建议》中写道,2016年,国务院强力推进供给侧改革,在“三去一降一补”上取得了明显进展,特别是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去年底,国务院派出12个督导组,开展打击清理“地条钢”专项督查,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地条钢是对钢铁产业危害最大的,首先是造成安全隐患,正规冶炼有熔化期、氧化期、还原期,地条钢则没有氧化等环节,直接出来,成本低。”他说,“一般来说,正规的冶炼企业,一吨废钢只有90%左右的出钢率,但是地条钢则有98%的出钢率。”此外,“地条钢”的危害还包括偷税漏税,不开发票;污染严重;价格低,造成市场不公平竞争等。  “地条钢不能作为工业用材,所以就打压了建筑用材,如螺纹钢等,所以去年工业用材售价3500元/吨的时候,建筑用材只能卖到3100元/吨,但是3100元/吨如果是正规企业干的话就要亏本。”他说。  叶新华表示,目前,国务院打击、清理“地条钢”已初见成效,“中频炉地条钢”生产企业已基本停产了。“这次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又提出严肃查处一些地区违规新建钢铁项目、生产销售‘地条钢’等行为,这个我要举大拇指点赞!”  不过,值得警惕的是,随着钢材价格回归、上涨,在利益的驱动下,有的“中频炉地条钢”生产企业仍在偷偷生产。还有的利用电炉生产特钢做掩护,检查时用电炉生产特钢,不检查时用中频炉生产“地条钢”。  更令人担忧的是,不少“中频炉地条钢”生产企业看好去产能后的钢材市场前景,纷纷投资上马70吨、80吨所谓“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大电炉,形成了新一波钢铁产能的扩张潮。这可能会让国家钢铁行业去产能政策消于无形,使得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功败垂成。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要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上马大电炉与这个大方向是完全相反的,这又会带来新一轮的钢铁业‘军备竞赛’,重复以前产能越去越大的怪圈。”叶新华表示。  因此,叶新华建议,要进一步强化追责,形成合力,不给“中频炉地条钢”以死灰复燃的可乘之机。  “无论是经济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必须统一标准、统一行动,实行属地管理负责制,一旦发现中频炉地条钢仍在违法生产,必须追究当地政府以及相关部门负责人的失职渎职责任。”他表示,“最关键的是,要对关停的中频炉予以彻底拆除,送到废钢回收点,还要查验正式发票。只有这样,才能防止中频炉地条钢企业心存侥幸、死灰复燃。”他说。  第二,政府部门必须坚决守住“新增钢铁产能必须经过国家有关部门审批”的底线,特别是特钢企业也必须经过严格的界定和审批,严防所谓特钢企业“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  “要严禁中频炉地条钢企业未经审批,擅自一窝蜂拆解小吨位中频炉,上马大吨位的电炉的现象。”他说,“大吨位电炉炼出来的的确不再是地条钢,但拆中频炉上电炉或拆小电炉上大电炉,都与国家化解过剩产能的大政方针相违背。如果不能果断采取措施加以制止,那么钢铁行业去产能刚刚取得的一点成效又会化为泡影,中国钢铁行业又会陷入产能越限越多、越淘汰落后产能越大的怪圈。”  叶新华呼吁,国家有关部门要做好打击“中频炉地条钢”的后续工作,防止“中频炉地条钢”死灰复燃,优化钢铁市场环境,促进中国钢铁行业健康、稳定、可持续地发展。

地条钢彻底清除并非易事,相关部门正在为防止地条钢的死灰复燃加码政策力度。  1月19日,澎湃新闻从国家发改委网站获悉,国家发改委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等六部门在前期印发《关于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发改运行[2016]2547号,下称“《通知》”)的基础上,近日再发补充通知。  澎湃新闻对比发现,补充内容主要为:对存在“违规新增产能、违法生产销售
地条钢
、已退出产能复产”的三类情形企业,要提供详细的名单。补充通知提到,为确保有关要求落到实处,不走过场,各省区市相关部门要高度重视,精心组织,对本地区相关钢铁煤炭企业进行拉网式的梳理核查。  高级研究员邱跃成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两则通知发布时间间隔20天,可能是相关部门对地方政府清除地条钢的进度不是很放心。之后再发补充通知,更多是强调一下,反映出决策层对地条钢打击力度很大。”  所谓地条钢,指的是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等熔化、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或者钢材,主要为建筑用钢,被认为存在着严重的质量隐患。  在国家发改委2016年12月初印发的《通知》中明确指出,对于不符合《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修正)》等有关规定的落后产能,要立即关停并拆除相关生产设备。严厉打击“地条钢”非法生产行为,对“地条钢”生产企业,坚决实施断电措施,坚决拆除并销毁工频炉、中频炉设备。该《通知》的下发,也意味着地条钢整治行动正式在全国范围内展开。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地条钢整治的难点在于屡禁不止、屡禁不绝。  邱跃成表示,“地条钢产能基本在1-1.2亿吨的水平,在之前实际产量其实是比较低的,但去年集中复产了很多,产量可能达到5000万吨左右。”其中,80%地条钢为螺纹钢,螺纹钢价格在2016年的回暖是地条钢“死灰复燃”的主因。  不过,此前屡禁不绝的地条钢目前已有了最后清理期限。1月10日上午,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2017年理事(扩大)会议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表示,2017年6月30日前,地条钢必须全部清除。中钢协会长、宝武集团董事长马国强在该次会议上也提到,“中央已明确把淘汰落后产能,特别是彻底清理地条钢作为今年去产能工作的重要内容,国务院也将组织开展钢铁等行业落后产能的专项督查和清理。”  另有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业内地条钢已经打击得差不多了,在政策高压下,即使在没有严厉打击通知的省份,大多企业自己也在选择关停。”  虽然地条钢命运已有定论,但工、中频炉争议依然存在。所谓工频炉、中频炉,是感应电炉按照频率划分的种类,因具有体积小、生产工艺简便、投资低等特点,经常被一些小作坊式企业用来生产地条钢。  按照《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修正)》来说,用于地条钢、普碳钢、不锈钢冶炼的工频和中频感应炉均在淘汰类别中。但在前述《通知》中,仅强调了用于生产地条钢的工频炉、中频炉。  邱跃成表示,“原本现在就处于年关,中频炉停都停下来了。中频炉企业都在观望,等待进一步的决策。中频炉现在并不会被全部拆除,因为怎样认定中频炉企业生产地条钢,目前还是缺乏权威的说法。”  中频炉的最后命运或许会给钢市带来一定的波澜。邱跃成强调,“现在是淡季,没什么需求,钢厂的资源不多,市场的库存也在上升。开春之后需求上升了,终端开始补库,如果市场库存下降非常快,钢厂资源跟不上来的话,中频炉企业停产的影响可能就会显现出来。”  不过,2016年12月份刚出任工信部副部长的原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对整治中频炉带来的钢材供给并不担忧。徐乐江在前述中钢协的会议上表示,“劣币去了,良币上来了,不会造成供给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