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浦京网址加速整合重组是钢铁去产能重要抓手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作为全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第一任务,钢铁和煤炭两大行业的去产能,是今年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而作为去产能的重要方式,钢铁企业的整合重组正在加速进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日前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经济每月谈”上透露,
国务院近期发布了主要针对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46号文件——《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  据悉,《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是钢铁业去产能、结构优化调整的顶层设计方案。其设定的总目标是,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产量将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团内,其中包括8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3家-4家、4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6家-8家和一些专业化的钢铁集团,例如无缝钢管、不锈钢等专业化钢铁集团。  围绕这一总目标,钢铁产业兼并重组从现在至2025年将分三步走:第一步是到2018年,将以去产能为主,该出清的出清。同时,对下一步的兼并重组做出示范,例如目前宝钢武钢的兼并重组;第二步是2018年-2020年,完善兼并重组的政策;第三步是2020年-2025年,大规模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  6月底正式开启的宝钢武钢重组,正是落实此份文件的一项重要举措。据报道,目前,宝钢和武钢的合并重组已在近期取得重大突破。国资委在8月底通过了宝武重组方案后,已经于9月初上报国务院。这次重组的核心内容是,由宝钢扮演整合者角色,吸收合并武钢,新的企业将命名为宝武钢铁集团。  据了解,宝钢武钢合并并非为打造一个大型钢铁企业,而更在于通过强弱合并,进行业务整合,以达到去产能的目标。  合并重组只是钢铁去产能的其中一个重要手段。要推进这项工作,自然离不开各地的配合。综合各方信息来看,多个省份将提前甚至超额完成任务。  截至8月底,江苏省已退出过剩产能280万吨,完成了全年计划的71.8%,到今年10月底,随着苏州110万吨炼钢产能退出,江苏省将提前完成全年任务;湖北省也已表态,今年内可化解过剩钢铁产能338万吨,超额、超时完成国家下达的任务;据新华社报道,湖南省2016年钢铁去产能任务已经完成。  此外,
河北省发改委网站日前公示了2016年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企业及装备名单。根据公布的计划表,预计到11月底,河北省将累计淘汰炼铁产能1840万吨、炼钢产能1600万吨,均超额完成全省全年计划任务。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总体来看,钢铁去产能的任务依然任重而道远。在日前由国家发改委举行的宏观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表示,当前去产能仍然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各地进展不够平衡;有的任务完成得不够规范;公示、公告还不够到位。同时,要严格防止落后产能死灰复燃。  去产能是我国经济结构调整中一个绕不过去的坎。从各种迹象来看,钢铁去产能任务依然艰巨。而在这过程中,如何处理好各方的关系,仍是一个需要认真把握的问题。

近期,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第一条是推进强强联合,鼓励煤炭、电力、冶金等产业链上下游央企进行重组。9月20日下午,随着武钢股份与宝钢股份先后发布重组进展公告,宝钢与武钢的战略重组方向初定,而旗下上市公司层面的整合方式已基本确定。宝钢武钢的重组,正是落实文件的一项重要举措。至此,以“去产能”为目的的大型钢企兼并重组正式拉开了序幕。在去产能问题上,兼并重组成为企业脱困升级、转型发展的一大突破口。  我国当前钢铁产能过剩十分严重,产能大且分散,高端不足、低端过剩成为当前钢企面临的突出问题。  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粗钢实际产能超过12.5亿吨,实际产量8.04亿吨,产能利用率不足64%。与此同时,我国钢铁产业的集中度也进一步下滑,产品结构不合理、同质化竞争严重,面对如此现状,越来越多的钢铁生产线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的“僵尸”状态,钢铁行业销售利润率处于工业行业最低水平。不少业内人士戏称,卖一吨钢还不如卖一根雪糕赚钱。  为治理产能过剩打响持久战  产能过剩是困扰我国钢铁行业发展的最大问题。进入2016年后,在供给侧改革大背景下,国务院公布钢铁业去产能计划,即从今年起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同时,国家不断发布各种相关政策,并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装箱奖补将近,加快推进钢铁行业去产能进程。  根据《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设定的总目标,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产量将集中在十家左右的大集团内。围绕总目标,钢铁产业兼并重组从现在至2025年将分三步走:第一步是到2018年,将以去产能为主,该出清的出清。同时对下一步的兼并重组作出示范,例如目前宝钢武钢的兼并重组;第二步是2018~2020年,完善兼并重组的政策;第三步是2020~2025年,大规模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  与此同时,市场和环保压力正在倒逼钢企转型升级,行业进入以兼并重组为特征的结构调整期。  宝钢武钢重组正是这一部署的一大尝试,业内人士提示,必须紧紧围绕去产能、调结构、提高钢铁品质来展开钢企兼并重组,避免再出现“拉郎配”式的重组结果。资料显示,宝钢、武钢分别在湛江和防城港有一个新建的钢铁基地,这两个基地都拥有1000万吨级的“通行证”,相距只有200公里左右,甚至在产品结构方面也大致雷同。显而易见,这些因素决定了两者要在市场上“兵戎相见”,但是,重组之后,却有利于减少竞争,并协同发力华南甚至东南亚市场。  不过,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指出,重组后,短期时间里,巨额亏损和冗余员工现象可能会加重,但从长远来看,却有利于优化提升产品结构。  优化产品结构的坚实后盾  宝钢集团是中国钢铁业的“带头大哥”,拥有超过5400亿元的总资产,年产能约4000万吨,年销售额超过2400亿元,员工12.4万人,2016年在世界500强排名第275位。  武钢集团是建国后的首家钢铁企业,被称为钢铁业的“共和国长子”,总资产约为2200亿元,产能1800多万吨。两家合并之后,总资产将超过7000亿元、年产能达到6000万吨,重组后的宝武钢铁集团,产能规模仅次于欧洲钢铁巨头安赛乐米塔尔(年产能约1亿吨),在全球钢铁业中排名第二。  业内人士认为,宝钢、武钢正式合并意味着中国钢铁产业整合大幕拉开,迈出了消除恶性竞争、去产能促供给侧改革的关键性一步。从中我们也不难看出,宝武两大集团的合并,首先在规模上力压群雄,无论从资产还是市场方面来说,竞争优势更加明显。  业内人士认为,宝武合并,直接影响就是加快推进僵尸企业和过剩产能淘汰,以及优化国内钢铁产业结构。他进而分析道,宝钢和武钢都是主要的板材生产商,两者在国际市场就有着较强的市场地位,合并后,不仅仅可以对产品创新做出新的调整和变革,也可以避免同质化竞争和市场占有率竞争。  业内人士表示,宝钢、武钢的强强联合,能够为我国钢铁业的兼并重组树立先行典范,可形成一个产业链更加完整、综合实力更强、具备国际竞争力的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进而促进我国钢铁产业集中度、资源配置效率和整体竞争力的提升。  另外,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李新创也表示,“武钢的汽车板业务可能得到提升,有利于双方硅钢业务。”  何杭生认为,宝钢、武钢战略重组,既是国内钢铁企业强强联合的双赢局面,也是国家钢铁产业重组的典型树立。对中国乃至全球的意义都十分重大。  尽管如此,对于宝钢武钢的重组,业界依旧是褒贬声不一。  兼并重组是“良药”而非“灵丹”  对于钢企的合并重组,有业内人士担心,兼并重组不过是钢企表面上规模的扩大,对去产能意义并不大。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今年前七个月,化解钢铁产能仅完成全年任务的47%,通过钢企重组后也未必能顺利完成。  这种担心也不无道理,在此前的2007~2011年间,中国钢铁业也曾掀起过一轮兼并重组潮。比如武钢重组昆钢、柳钢;首钢重组水钢、长钢、通钢;鞍山钢铁集团与攀钢重组等。表面上看是提高了产业集中度,但实际上却是进行了产能的直接叠加,只是在简单地“做加法”,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那次重组实际上加剧了产能过剩,最终导致了合并后的子公司与集团公司之间“貌合神离、各自为政”。  对于此次的重组,宝钢集团总经理陈德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宝钢武钢联合重组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在钢铁去产能中如何发挥联合效应。  同时,业内人士也表示,在此次的重组过程中,各方都应避免再出现重组倒退的现象。宝武二者的重组能否达到1+1>2的效果,还要看后期具体的运作。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迟京东指出:“兼并重组要成为钢铁行业今后发展的主导,每个钢铁企业都要考虑‘我和谁重组、谁和我重组,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上两个高炉、上两个转炉。”  我们深知,中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历史由来已久,针对当前钢铁业表现出的产能布局与消费布局不合理、产品结构和消费结构不合理及稳定产能和过渡产能比例失衡等特征,兼并重组无疑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思路,为钢企开出了一剂良方。但是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企业的兼并重组成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治理产能过剩更不是一蹴而就的问题,兼并重组是解决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一剂良方,但它并不是灵丹妙药,并不能药到病除,它的效果需要一个过程来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