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重钢欠款超1亿元被追讨 重组失败后面临重整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澳门新浦京6047 ,)*ST重钢(601005)4月25日发布公告,公司收到债权人重庆来去源商贸有限公司的《通知书》,重庆来去源商贸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对于目前重大资产重组不确定性加大的*ST重钢而言,重整或将成为公司未来一个新的较优选择。  财务报告显示,*ST重钢2016年和2015年已经连续两年巨额亏损,并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16年在钢铁行业整体向好的情况下,*ST重钢经营状况表现仍然不佳,全年亏损47亿元;目前公司正面临着较大的经营困境,自身负债巨大,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账面资产总额约364.38亿元,负债总额约365.46亿元,资产负债率已超100%,依靠自身经营脱困的难度相当大。  根据公司去年9月份公布的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重组初步框架为剥离出售钢铁相关资产和收购优质资产。然而,目前公司已公告的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情况透露,方案拟置入的主要资产涉及监管政策的要求,拟置入资产方案能否满足境内外两地监管要求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且拟置出钢铁资产涉及债务规模大,债权人众多,涉诉债务情况复杂,能否与主要债权人达成一致意见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因此重组能否继续推进存在较大风险。  由此可见,目前对于*ST重钢而言,依靠自身经营和重大资产重组实现脱困的两条路都面临着较大的不确定性,尽管此次债权人申请对公司重整在意料之外,但重整程序或许会成为解决公司当前困境的较优方案之一。  据了解,重整程序是以挽救债务人企业,保留债务人法人主体资格和恢复持续盈利能力为目标,重整中企业将在法院的主导下与债权人进行债务重组,截至目前,已有数十家上市公司实施了重整。以当年的长航凤凰为例,同样因行业需求衰退、全球经济低迷等因素,生产经营出现困境,债务负担较重,在此后的重整程序中通过多种方式有效解决了债务问题,最大限度地保护了600多家债权人,9万多股民、出资人和企业员工等各方利益,公司也在重整计划顺利通过后实现了主营业务扭亏为盈。  在公告中,*ST重钢表示,债权人申请公司进行重整为妥善化解公司目前的危机风险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契机,在法院受理审查案件期间,公司将配合法院对重整可行性进行积极的研究和论证;公司一直积极与有关债权人协商妥善的债务解决办法,努力达成债务和解方案,若法院裁定公司进入重整,公司将在平衡保护各方合法权益的前提下,积极与各方共同论证通过延期清偿、降低利息、豁免债务、以股抵债等各种方式解决债务问题的可能性,同时将积极争取控股股东的支持,实现重整工作的顺利推进。

连续两年净利润负值后被实施退市风险提示、筹划重组近一年后失败,重庆钢铁终究没逃脱戴帽变身*ST重钢的命运。尽管距离4月21日*ST重钢发布《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不到1个月的时间,从仍正常交易的重钢H股——重庆钢铁股份来看,股价已折半。有分析人士表示,从2017年一季度数据来看,*ST重钢的未来经营扭亏仍然艰难。对于*ST重钢来说,留给其扭亏的时间已经不多。  暂停重组  5月3日,重钢发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公告称,董事会书面议案审议并通过了《重庆钢铁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议案》,正式结束了自2016年6月2日以来的重大重组计划。  按照此前计划,*ST重钢原拟将上市公司所有资产、可置出负债、人员及业务全部置出,由控股股东重钢集团承接;在实现钢铁业务全面剥离的同时,再通过发行股票方式,置入整合后的渝富控股所控制的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涉及金融、产业投资等领域的优质资产。  重钢表示,自停牌以来,公司及交易各方积极推进相关事项,就重组方案进行了反复筹划和论证。但因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较为复杂,拟置出钢铁资产涉及债务规模大,债权人众多,涉诉债务情况复杂,经与债权人进行沟通,公司尚未能就重组方案与主要债权人达成一致意见。  此外,对于拟置入的渝富相关资产由于难以满足境内外两地监管要求,且资产剥离所涉及的审批和操作程序较为复杂,需分别履行国有资产监管管理部门、金融及证券行业主管部门等监管审批,并涉及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衔接工作。  因此,重钢认为,基于上述原因,预计本次重组难以在规定的时间内与交易相关各方就重组方案达成一致并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公司审慎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并将在召开投资者说明会后及时申请复牌。  业内人士表示,渝富集团涉及多个上市资产再上市的问题,复杂程度可想而知,也正因为此,重组不得被终止。  资料显示,渝富集团为重庆市政府2004年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主业包括土地资本运营、金融、产业投资。渝富集团官网显示,目前其主要参控股金融企业包括重庆银行、重庆农商行、兴农担保、西南证券、安诚保险、汽车金融、三峡担保、进出口担保、银海租赁、农交所、药交所、股份转让中心、惠民金融、香港公司等。其中,西南证券、重庆银行、重庆农商行已于A股或H股上市。  主动重整避免退市  对于此前的重组,重钢表示,调整源于近年来宏观经济形势和钢铁行业发生较大变化,化解过剩产能等经济结构调整对公司所处的钢铁行业发展前景影响较大。  事实上,连年陷入亏损的重钢正面临退市风险。资料显示,受此前钢铁行业整体过剩、行业下滑等多方因素影响,重钢已连续两年亏损,2015年和2016年,重钢净利润分别亏损59.87亿元和46.86亿元。  重钢集团董事长刘加才此前就坦言,2016年重庆钢铁未能扭亏,连续两年亏损遭“ST”处理,“如果2017年再亏损,将被迫暂停上市。2017年是重钢扭亏脱困的关键之年,重钢必须要迈过控亏扭亏这道坎。”  具体来看,自2011年起便经营困难,重钢连续多年亏损。2011年重钢亏损14.7亿元,2012年盈利9881万元,但需注意的是,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多达20亿元。这也意味着,若排除补助金额,2012年重钢亏损多达19.1亿元。到了2013年,重钢亏损额继续扩大24.99亿元。2014年,重钢借助资产处置获利11.33亿元与政府补助9.23亿元,盈利5143万元。  而到2015年时,虽然重钢仍获得政府9.69亿元的补贴,债务重组也带来23.5亿元收入,但对于重钢亏损额来说,这些增量仍难以减轻亏损,当年亏损额增至59.87亿元。2016年再度亏损46.86亿元。  重钢表示,2016年,公司经营继续面临严峻的形势,在资金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被迫于当年6月至年底采取来料加工方式。报告期内,1月至5月,公司自产自销钢材坯实现收入21.85亿元,同比增加9926万元。但6月至12月,公司与攀华集团开展来料加工合作,期间为攀华集团加工钢材125.91万吨,按会计准则只能确认加工费收入9.7亿元,较上年同期的56.81亿元减少47.1亿元。  分析师表示,对于重钢,一方面是其债务包袱沉重,财务成本高企,另外,债务导致的现金流紧张,影响到正常生产经营及高炉利用率,间接导致产量下降。以重钢粗钢为例,产量235.5万吨,按产能600万吨估算,实际利用率仅38%。此外,在产品竞争力方面,重庆相对沿海钢企地域偏远,也导致原、燃料采购和钢材运输成本高出许多。  因此,重钢表示,此次重整将继续围绕钢铁主业经营进行,通过改善资本债务结构,降低财务费用,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劳动生产率,为扭亏脱困创造有利条件。  此外,积极实施产品结构调整。抓住区域市场竞争优势,快速恢复建材生产,做好系统填平补齐,扩大区域市场占有率,提升产品竞争力。  重庆国资或成最大“白武士”  5月10日,重钢发布公告称,为保护债券持有人权益,公司拟根据有关规定,提前清偿公司于2010年11月发行的公司债券全部未偿付本金及利息,将于5月25日召开“重债暂停”2017年第一次债券持有人会议。  若二分之一以上的债券持有人同意,会议将通过提前清偿决议,变更本期债券存续期限并按照“重债暂停”的债券面值与截至兑付、兑息日当期应计利息之和,提前清偿本期债券全部未偿付本金及利息。该资金由追加的担保人重庆国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履行担保责任代为偿付。  重钢表示,重整程序以挽救债务人企业,保留债务人法人主体资格和恢复持续盈利能力为目标,重整中公司将在法院的主导下与债权人进行债务重组。重钢将在平衡保护各方合法权益的前提下,积极与各方共同论证通过延期清偿、降低利息、豁免债务、以股抵债等各种方式解决债务问题的可能性。  据悉,重钢于2010年11月25日核准发行了20亿元公司债券,期限为7年期,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为该期债券提供全额无条件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但由于连年亏损,上交所决定自2017年4月13日起暂停该期债券在交易所上市,债券简称由“10重钢债”更名为“重债暂停”。  但从重钢本身,已处资不抵债。数据显示,2016年重钢资产总额约364亿元,负债总额约365.46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00.29%,资不抵债。而这相较于公司2015年末89.78%的资产负债率,大幅增加11.71个百分点。  资料显示,重庆国创成立于2007年8月1日,系重庆市国资委出资组建的独资公司,注册资本1.5亿元。主要经营范围为从事对外投资业务及相关咨询服务、资产管理等。根据2016年度合并财务报表,重庆国创2016年末总资产为550.39亿元。  由此来看,重庆国创或其他重庆国资或成为重钢此次重组的最大“白武士”。日前,重庆国资委相关人员到重钢调研改革脱困工作,表示重钢应围绕生产顺行、智能化、适应市场等方面尽快研究落实相关技改方案,尽快研究启动相关改革工作,协调解决好生产经营保产保供与改革的相关问题。  上述负责人指出,重钢要坚定信心,攻坚克难,咬紧年度生产经营目标不放松,不退缩、不松懈。以求实效为目的推进各项改革。要把产品结构、工艺调整、技术改造作为当前的核心工作,确保各工序成本不断降低;加快改革节奏,实施市场化用工机制,下放用工分配权限,实现“责、权、利”统一。  此外,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重钢债务高企,或进行市场化债转股。继“去产能”之后,“去杠杆”成为今年钢铁业面临的新任务。日前,根据国务院钢铁煤炭去产能部际联席会议的要求,中钢协在安徽马鞍山召开了典型钢铁企业“去杠杆”交流座谈会。会议讨论了下一步“去杠杆”和顺利推进市场化债转股工作的措施和方法,交流了“去杠杆”典型钢铁企业在资本结构、负债结构中短贷比例过高等方面的情况。

连续2年净利润负值后被实施退市风险提示、筹划重组近1年后失败,*ST重钢(601005)的窘境越来越无法掩盖。  5月10日晚间,*ST重钢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接到重庆仲裁委员会(2017)渝仲字第706号参加仲裁通知书,申请人重庆市爆破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庆爆破”)与被申请人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已经由仲裁委员会受理。  据*ST重钢对上述案件的情况说明,两家公司之间的合同于2012年3月20日签订,2014年8月5日完成结算审核,审定结算造价为7584万元。截至现在,*ST重钢尚未支付的工程款余额为163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此前一天,也就是5月9日晚间,*ST重钢也发布过一则重大诉讼事项公告。近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原告重庆渝商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渝商”)与被告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公告显示,*ST重钢对重庆渝商的欠款余额为9589万元,欠款主要来自于产品购销。  这就意味着,*ST重钢接连被追讨欠款超1亿元。加上最近两次公布的诉讼事件,*ST重钢在2017年已遭遇3次重大诉讼、仲裁事件。此前的4月21日,尚未戴帽的重钢曾公告称,重庆市长寿区人民法院已受理原告太原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太原重工”)与被告中联重科物料输送设备有限公司(下称“中联重科物料”)、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重庆钢铁案涉1214.7万元货款。  实际上,*ST重钢自2010年以来长期在亏损边缘挣扎。有业内人士曾对澎湃新闻(www.thepaoer.cn)表示,“2017年钢铁去产能的重点之一是处理
僵尸企业 ,重钢就是典型的 僵尸企业
,长期靠政府输血维持。”  *ST重钢母公司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钢集团”)是重庆市最大的钢铁集团,是一家具有百年历史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其前身为1890年清政府创办的汉阳铁厂。  翻看*ST重钢历年业绩报告,2010年净利润为1000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2584万元,当期政府补助1071万元、无偿使用重钢集团相关资产1.53亿元;2011年净利润-14.71亿元;2012年净利润为9881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18.68亿元,当期政府补贴达20亿元;2013年净利润为-24.99亿元;2014年净利润为5143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25.36亿元,当期政府补贴为9.23亿元;2015年净利润-59.87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93亿元,当期政府补贴达9.69亿元。2016年净利润-46.86亿元。  也就是说,近两年亏损超百亿元的*ST重钢,若没有当地政府补贴,早在5年之前就应该被戴帽。  危难之际,*ST重钢曾一度寄希望于重组,并准备“钢铁换金融”。  *ST重钢于2016年6月2日起停牌,原因即重庆市国资委筹划重大事项。此后的8月30日,重组对象浮出水面,*ST重钢与控股股东重钢集团和重庆渝富控股(渝富控股持有渝富集团100%股权)签署了《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  根据此前公告,重组框架方案将至少包含两项主要内容:
*ST重钢拟出售钢铁业务相关资产;拟收购经过整合后的渝富集团涉及金融、产业投资等领域的优质资产。渝富集团实际控制人为重庆市国资委。  不过,5月2日晚间,停牌近一年的*ST重钢发布公告称,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ST重钢给出的理由包括,一方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较为复杂,拟置出钢铁资产涉及债务规模大,债权人众多,涉诉债务情况复杂,经与债权人进行沟通,公司尚未能就重组方案与主要债权人达成一致意见;另一方面,拟置入的渝富集团主要资产涉及相关监管政策的要求,在目前监管政策下,拟置入资产方案难以满足境内外两地监管要求,且资产剥离所涉及的审批和操作程序较为复杂,需分别履行国有资产监管管理部门、金融及证券行业主管部门等监管审批,并涉及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衔接工作。根据重大资产重组的相关监管规定和要求,预计本次重组难以在规定的时间内与交易相关各方就重组方案达成一致并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  至此,*ST重钢耗时近一年的重组正式宣告终止。重组失败后,*ST重钢或面临重整命运。  此前的4月24日,*ST重钢收到债权人重庆来去源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来去源公司”)发出的《通知书》,来去源公司以公司不能清偿其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  *ST重钢母公司重钢集团已于5月2日召开董事会就*ST重钢被债权人申请重整事项进行了专项研究,同时向重庆市国资委进行了汇报。重钢集团还称,理解并支持*ST重钢进行重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