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转股”不是最坏选择,债权人无需谈虎色变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月10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指出,化解和淘汰过剩落后产能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任务,是转变发展方式和推动新旧动能转换的必然要求。那么,化解和淘汰过剩产能的债务处置目前有哪些途径?收效如何?未来还有哪些创新途径?  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黄志龙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化解和淘汰过剩产能,面临两大主要难题:一是债务处置问题,二是人员安置问题。其中债务处置问题的途径有两种渠道,首先是产能过剩企业通过破产清算,按照法定程序偿付相关债务;其次是大型业绩优良、技术领先的企业兼并重组产能过剩企业,相应的债务也转移到这些企业。  厚生智库研究员赵亚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对落后产能的债务处置主要采取债务重组、破产清算、转让或核销不良贷款等传统方式,也采取了成立债权人委员会、资产证券化、债转股、产业基金和股权投资基金等创新模式。目前资产证券化推进比较顺利,金融机构积极性也比较高。  黄志龙认为,对于那些优质企业,也可能面临短期的偿债压力,这些企业的债务偿还,则可以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或者银行债务展期,或者通过债券或股票市场上市融资来从根本上解决这些优质企业的债务问题。  此外,在银监会指导下,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召开了典型钢铁企业去杠杆交流座谈会,下一步,中国银监会将会同中钢协在优化贷款结构、去杠杆及金融债权债务处置等方面进行研究部署。  去年12月份,银监会、发改委、工信部联合发布了《关于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问题的若干意见》,支持企业合理资金需求、推动困难钢铁煤炭企业实施债务重组等。  在这一过程中,市场化债转股是重要举措。目前来看,多家钢铁企业有债转股进展或意向。如南钢股份的债转股增资资金在今年3月底落地后,企业资产负债率较去年年底降低了近10个百分点。  黄志龙表示,当前,过剩产能形成的债务问题,总体上仍然处于可控阶段,银行的不良贷款规模、不良贷款率都没有出现显著的增加,这说明债务处置还是积极有效的。

文/黄志龙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

三部委就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问题发布意见——支持钢铁煤炭骨干企业市场化债转股

在东北特钢“债转股”方案遭到债权人一致反对后,8月3日中联重科发布公告称,“同意14中联MTN001债权人要求发行人承诺不进行债转股、不逃废债、保证债券本息兑付的议案。”一时间,作为处置违约债务的市场化方式之一的“债转股”,竟与逃废债一道面临“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窘境,显然这与监管部门长期以来坚持打破刚性兑付、以包括债转股在内的市场化工具和法制化程序处置债务违约的政策倾向不符。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钢铁、煤炭去产能是重中之重。随着相关进程的推进,其伴生的金融债权债务问题也逐渐引发关注。对落后产能和“僵尸企业”压缩、退出贷款后,如何维护金融债权?对有发展潜力、暂时遇到困难的企业来说,如何通过金融手段帮助其渡过难关?

笔者认为,当前诸如中联重科等优质企业短期内面临的债务偿还困境,主要是受宏观经济大环境变化的周期性影响,这些企业总体发展前景依然看好,对这些企业的部分债务进行“债转股”,并不是最坏的选择,具体有以下三方面原因。

12月16日,中国银监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问题的若干意见》,对相关问题进行了明确。

中央政府没有关闭“债转股”的大门

《意见》对违规新增钢铁煤炭产能的项目、企业以及落后产能、“僵尸企业”实行严格控制。

从中央政府态度看,今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首次提出通过“债转股”方式逐步降低企业杠杆率,时隔近二十年的债转股重回公众的视野。此后,一些学者和投资者以权威人士5月份发表的文章《开局首季问大势》反对“债转股”,权威人士的原话是这样的“对那些确实无法救的企业,该关闭的就坚决关闭,该破产的要依法破产,不要动辄搞‘债转股’,那样成本太高,自欺欺人,早晚是个大包袱。”换言之,对于短期面临流动性困难、受经济周期影响较大的优质企业,权威人士并不反对“债转股”,至少这是处置优质企业债务问题的一条途径。在7月18日发布的《关于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意见》中提出了“开展金融机构以适当方式依法持有企业股权的试点”。近日,银监会在《关于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处置的若干意见》中再次明确提出,“支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对钢铁煤炭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这说明对优质企业债转股的大门没有关闭。

具体来看,对违规新增钢铁煤炭产能项目,银行业金融机构一律不得提供信贷支持;对违规新增产能的企业,停止贷款。

地方政府对于企业债务违约有心无力

对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规定的落后产能企业,或环保、能耗、质量、安全生产、技术等不达标且整改无望的企业,或已停产半停产、连年亏损、资不抵债、失去清偿能力的“僵尸企业”,以及有恶意逃废债行为的企业,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坚决压缩、退出相关贷款。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对地方国有企业债务违约“援助但不兜底”的明确态度,说明由中央财政来兜底地方国有企业债务违约刚性兑付的可能性较小。与此同时,地方财政收支日益捉襟见肘,国有企业债务违约较为集中的地区,如广西、云南、辽宁、湖南、山西等地区,往往是产能过剩问题严重、地方财政收支更为困难的地区。今年上半年,全国地方本级财政收入同比增速为10.1%,其中6月当月出现了2009年以来首次大幅下滑-8.6%,而地方财政支出的刚性增长特征明显,今年上半年地方财政支出同比大幅增长16.6%,地方财政收支缺口越来越大(见下图)。8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国企违约,应按市场规则处理》明确指出“不能动不动就拿纳税人的钱来为国企的违约买单”。因此,指望地方财政兜底地方国企违约债务的可能性也不大。

对于压缩退出贷款后,如何保障银行业金融机构合法债权的问题,《意见》提出,要依法打击逃废金融债务行为,以债务和解、破产重整、破产清算等方式依法维护金融债权。

大规模破产清算是中央和地方政府不可承受之重

“在钢铁煤炭去产能过程中,逃废债的常见方式有3种。”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一是部分地区和企业借转型、转产之机悬空金融债务;二是通过转移、出售企业有效资产逃废金融债务;三是组织破产逃废金融债务。

防止地方国有企业出现大规模破产清算,避免大范围失业潮,是中央政府对于当前去产能、去杠杆以及国有企业改革重组的政策底线。对于一些资不抵债、不可持续、毫无前景的僵尸企业,无疑应进行破产重组,但对于中联重科等仍有较强市场竞争力的地方国企,银监会最近下发的《关于做好银行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有关工作的通知》已明确指出,“对于具备以下条件的企业:企业发展符合国家宏观经济政策、产业政策和金融支持政策;企业产品或服务有市场、发展有前景,具有一定的重组价值;企业和债权银行业金融机构有金融债务重组意愿。”债权人委员会“要尽量多推动企业兼并、债务重组,少实施破产清算。”显然,监管部门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防止出现断崖式的企业破产清算潮,对优质企业进行债转股是防止出现大规模破产和失业潮的有效举措。

为此,《意见》要求,各级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要组织银行业协会、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强金融债权管理,及时制止逃废金融债务行为,并向地方政府报告;对于拒不纠正的企业,组织实施停止贷款、停止结算等制裁措施,纳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通过失信惩戒机制实施联合惩戒,切实遏制逃废金融债务行为。

综上所述,鉴于当前内外经济的困境,只要债转股的对价合适,一些面临短期偿债压力、长期发展前景看好的优质企业,对违约债务进行债转股依然不是最坏的选择。债权人和投资者不能一味坚持宁愿破产清算也要刚性兑付的立场,否则将可能面临血本无归、连汤都喝不上的局面。

国务院在部署去产能、去杠杆的工作中多次强调,应分类施策,充分考虑不同类型行业和企业的杠杆特征,有扶有控,不搞一刀切,稳妥有序、统筹协调。

《意见》明确提出,支持钢铁煤炭企业的合理资金需求。其中,应加大对兼并重组钢铁煤炭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鼓励符合条件的钢铁煤炭企业开展并购重组,积极稳妥开展并购贷款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对符合并购贷款条件的兼并重组企业来说,并购交易价款中并购贷款所占比例上限可提高至70%。

“此前,并购贷款占并购交易价款的比例是60%。”某国有大行信贷管理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企业获得并购融资的主要渠道仍是银行并购贷款,提升这一比例能增加企业资金获得,更好满足其合理的兼并重组融资需求。

此外,《意见》还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对技术设备先进、产品有竞争力、有市场的钢铁煤炭企业,按照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原则,继续给予信贷支持,不得抽贷、压贷、断贷。

对于遇到经营困难但主动去产能的钢铁煤炭企业,《意见》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其实行贷款重组。

“具体来看,如果企业符合国家产业政策、主动去产能、具有持续经营能力、还款能力与还款意愿强、贷款到期后仍有融资需求,虽然该企业出现了暂时资金困难,银行业金融机构可以实行贷款重组,调整贷款结构,合理确定贷款期限,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减免利息。”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说。

对钢铁煤炭骨干企业来说,如果其资产负债率较高,今后将有更多可能与金融机构合作,开展市场化债转股,从而改进公司治理结构。

《意见》指出,对于资产负债率较高、在国民经济中占重要地位、具备发展潜力的钢铁煤炭骨干企业,支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银行现有符合条件所属机构或设立符合规定的新机构等多种类型实施机构,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开展债转股工作。

实际上,钢铁企业债转股的相关探索已经开启。日前,中钢集团逾600亿元的债务重组方案已获国务院批准,成为本轮市场化债转股背景下首例央企案例。

具体来看,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银行、进出口银行和浦东发展银行共6家银行与中钢集团签署了债权重组协议。在债务重组方案中,将采取“留债+可转债+有条件债转股”的模式,分两个阶段实施。

除了债转股,《意见》还强调了产业基金和股权投资基金的作用,支持二者投资钢铁煤炭骨干企业,特别是地方政府成立的产业基金和股权投资基金。

“投资入股产品有市场、发展有前景、但资产负债率较高的钢铁煤炭骨干企业,依法行使股东权利。”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说,这有助于引导社会资本参与钢铁煤炭企业的脱困发展,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