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特钢重整草案延期 鞍钢集团或为意向投资人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对于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东北特钢)而言,它还剩下两个月的时间来提交其破产重整草案,但其最终的接盘者目前仍未敲定。  根据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要求,东北特钢的破产重整计划草案须在7月10日提交,此前其已有过两次延期。  5月11日晚,东北特钢旗下上市公司抚顺特钢(600399.SH)发布公告,澄清了鞍钢集团将接盘东北特钢的消息。界面新闻从接近鞍钢集团的人士处了解到,鞍钢确实考虑过与东北特钢的合并,但目前并不倾向于成为接盘者。  界面新闻从上述人士处得知,在谈判阶段,鞍钢未与东北特钢就接盘条件达成一致。  “自己日子不好过,又出现负债的东北特钢,再加上之前和地方国企以及央企的整合经历,鞍钢不倾向于接盘在业界的意料之中。”一位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称。  早在2008年,辽宁省就意欲推动鞍钢集团与东北特钢的重组,以此整合省内大型钢铁企业的资源,提高市场集中度和竞争力。  东北特钢由原大连钢铁集团、抚顺特钢集团、北满特钢集团于2004年9月重组而成。  早在2005年,鞍钢集团就与东北地区的另一家大型钢企本钢集团组建了鞍本集团。而鞍钢集团与辽宁本地国企凌源钢铁集团、央企攀钢集团的两次重组难度也颇大。  鞍钢股份母公司的经营业绩表现不佳。在2016年国内重点钢企利润增幅超1000亿元时,鞍钢集团却在去年亏损93.75亿元。对于此次巨亏,鞍钢集团列出了原燃料价格快速上涨、矿价总体处于较低位、安置分流人员费用较大等原因。  另一位钢铁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称,东北特钢目前的出路包括债务重组、破产重组以及破产清算。  前述钢铁业内人士称,东北特钢仍倾向于在国有企业的范围内寻求接盘者,待其接盘后,再联合银行盘活公司。抚顺特钢在4月11日发布的公告中也明确,东北特钢的意向重整投资人为大型国有企业。  今年2月23日,东北特钢进行了股权变更,辽宁省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退出,辽宁物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进入成为东北特钢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2.68%。辽宁物产集团的法定代表人为温云松。  截至发稿时,界面新闻致电东北特钢以及鞍钢集团的宣传人员,问询鞍钢是否不再考虑接盘东北特钢,东北特钢方面称“一切答复按照上市公司抚顺特钢的公告”,鞍钢集团方面则称“不太好回答,不了解详细情况”。

抚顺特钢4月11日晚间公告称,东北特钢重整案的意向投资人为大型国企,决策严谨、程序规范,经法院裁定,重整方案草案将延期至5月10日。  业内人士分析,公告中的意向投资人大概率可能是鞍钢集团。去年底以来,先后有宝武钢铁集团、中信泰富特钢集团、鞍钢集团等多家钢企被传出与东北特钢进行接洽的“绯闻”。“但若从地域、产业相关及资金实力的角度分析,鞍钢成为意向投资人的概率还是相当大的。”  鞍钢集团有关人士在电话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此前鞍钢确实跟东北特钢方面进行过接洽,但至于鞍钢是否就是公告中的意向投资人“大型国企”,其表示目前不便置评。  重整草案延期至5月提交  进入司法重整程序半年后,东北特钢重整案传出新的消息。4月11日晚,抚顺特钢公告称,公司10日接到其控股股东——东北特钢集团关于延期提交重整计划草案的通知。  该通知透露,自去年10月东北特钢进入司法重整程序后,管理人积极推动重整工作。目前,重整涉及的债权审查、审计和资产评估等基础工作已基本完成,围绕意向投资人的遴选,管理人组织主要债权人与意向投资人进行了多次沟通。此外,意向投资人也已基本完成对东北特钢必要的调查,投资人引进工作已取得重大进展。  但由于“意向重整投资人为大型国有企业,决策严谨、程序规范”,重整投资方案的最终完成和提交尚需时间,经征询债权人会议主席的意见,管理人和东北特钢向法院申请延期提交重整方案草案,经法院裁定后,准予延期至5月10日。  东北特钢是国内三大特钢集团之一,也是中国北方地区最大的特钢企业,以生产经营高质量、高附加值特钢为主营业务。主要产品包括汽车钢、不锈钢长型材等高附加值的特殊钢,在汽车、工程机械及军工领域有着广泛应用。  受2014年底以来的市场寒冬冲击,加上长期以来债务负担拖累,东北特钢自2016年3月28日起连续出现债券违约。至去年9月底累计9次债务违约,违约金额达58亿元。由于无法通过发债或贷款引入资金,东北特钢遭遇了严重的债务危机。  考虑到东北特钢拥有优质的特钢资产及重整价值,债权人向大连中院提出对东北特钢集团的破产重整申请。去年10月10日,抚顺特钢公告确认,经大连市中院裁定,东北特钢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法院还指定了企业破产清算组为重整管理人。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截至去年11月20日债券申报期截止日,东北特钢等三家公司累计接受债券申报约700亿元。  去年12月9日,黑龙江齐齐哈尔中院根据债权人申请,裁定北满特钢及其下属2家子公司齐齐哈尔北方锻钢制造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北方锻钢”)和齐齐哈尔北兴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北兴特钢”)进行重整。至此,东北特钢集团旗下4家子公司中,有3家都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只有抚顺特钢不在重整范围之内。  事实上,在没有进入司法破产重整程序之前,东北特钢及辽宁省有关方面曾尝试用债转股的手段帮助深陷债务危机的东北特钢走出困境。去年7月,辽宁方面曾提出“70%金融债权实行债转股”的拟定方案,但遭到债权人方面的反对。当时国开行等债权人方面曾在会议决议中公开要求东北特钢承诺不强行实施“债转股”并挂网公告。  根据《企业破产法》,管理人应当自法院裁定重整之日起6个月内,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若有特殊情况及正当理由,可延期3个月(原期限截至今年4月底)。  根据4月11日公告,法院最新裁定这一期限将延期至5月10日,意味着这份备受关注的重整方案草案最快有望在1个月内出炉。但重整方案需要多久才能通过债权人会议表决、甚至是否会进入司法强裁执行,还仍是未知数。  鞍钢大概率参与重整?  目前,辽宁国资委仍是东北特钢的大股东和实控人。  根据东北特钢官方公告,今年2月23日,根据辽宁国资委国资产权【2016】315号文件,辽宁省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有的东北特钢22.68%股权被无偿划至辽宁物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辽宁物产”)持有。经东北特钢股东大会表决通过后,2月底已完成股东工商变更登记。同时,另一股东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名称于去年9月变更为“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因此,东北特钢最新的股权结构中,辽宁省国资委拥有46.13%股份,黑龙江省国资委拥有14.52%股份,辽宁物产拥有22.68%股份,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拥有16.67%股份。  钢铁行业内眼下最为关注的,就是抚顺特钢4月11日公告所留下的悬念,那家被称为“大型国企”的意向投资人到底是哪家企业,谜底仍待揭晓。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从去年进入司法重整程序之后,钢铁业内曾有鞍钢集团、中信泰富特钢集团、宝武钢铁集团等多家大型钢企与东北特钢方面进行接洽。  鞍钢集团方面有关人士4月12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鞍钢集团此前的确与东北特钢进行过接洽,但至于鞍钢是否就是公告中所称“大型国企”意向投资人,其表示“暂时不便置评”。  中信泰富特钢集团外宣人士亦在电话中回复称:“集团目前正在与山东一家钢铁企业沟通投资事宜,但并未听说中信泰富特钢有意投资东北特钢的消息。”此外,宝武钢铁集团方面也回应称暂时没有相关信息发布。  一位资深钢铁行业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东北特钢本身盘子大,负债包袱重,加上产品涉及军工,最后极有可能由大型钢铁央企来接盘重整,民营钢企接盘的可能性不大。”  该人士认为,若从地域、主业性质及资金实力的角度分析,能“吃掉”东北特钢的企业,在东北地区实在不多,“所以同处东北地区的鞍钢成为意向投资人的概率相当大,至于是否会有其他企业或基金参与重组,目前还不能排除可能。”  在债务重组的思路方面,北京破产法学会副会长郑志斌认为,在东北特钢这个案例中,恐怕债转股仍是绕不开的一个解决债务难题的有效手段,“本身700亿的金融债权不是一个小数,除了债转股之外恐怕没有别的更好的手段。但他强调,东北特钢旗下拥有上市公司平台,重整方案可在金融工具方面尝试创新,比如可转债、优先股等。”  上述钢铁分析师还在采访中强调,从振兴东北经济及钢铁产业区域整合的层面来看,这单北方最大特钢企业的重整案,前景应该是十分乐观的。  “对地方政府而言,大型国有钢企不仅是地方重要经济支柱和税收来源,还关联着就业和稳定等多方面因素。所以从地方政府的角度,更希望能引入投资人对陷入困境却有良好产业前景的钢企进行重整,以摆脱困境恢复生机。”

1个月之前,中国北方最大的特钢企业东北特钢延期提交了重整计划草案。法院裁定的延期提交期限到来之际,这家地处辽宁省的钢铁国企将由谁接盘,答案呼之欲出。  5月9日,东北特钢的一位债权人向澎湃新闻透露,“5月10日,按照计划应该会公布由鞍钢集团公司(下称“鞍钢”)接管东北特钢。”5月10日这个时间节点,正是法院此前裁定的东北特钢重整计划草案延期提交的截止期限。不过该债权人强调,中间是否还会有其他变数,不得而知。而据彭博社报道,鞍钢准备参与东北特殊钢的重组,占股比例预计为51%。并且,东北特钢未来考虑依靠抚顺特钢(600399)的平台整体上市。  东北特钢接盘方落地之际,债务处置方案成了随后的一个关注焦点。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称,东北特钢计划全额偿付50万元以下的债务,未来分期偿还50万元以上的有担保债权,超过50万元的无担保债权包括公募债券将进行债转股。  不过前述债券人对澎湃新闻表示,“目前债权人方面还没有看到相关的债务处置方案,希望鞍钢接管以后能给个说法。”据此前公开资料,东北特钢累计债券申报达700亿元。  关于东北特钢破产重整,目前的最新官方消息来自旗下上市公司抚顺特钢。  4月11日,抚顺特钢发布公告称,意向重整投资人为大型国有企业。但鉴于大型国有企业决策严谨、程序规范,重整投资方案的最终完成和提交尚需时间,故延期提交重整计划草案。抚顺特钢的公告中提到,法院裁定准予延期至5月10日。  截至目前,东北特钢进入破产重组已满7个月。2016年10月1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东北特钢及下属子公司大连特钢、棒线材公司进行重整。彼时,东北特钢债务风波已持续半年多,并9度违约,违约债务约58亿元。  鞍钢或将打包重组辽宁钢企  作为“共和国钢铁工业长子”,始建于1916年的鞍钢总部位于辽宁省鞍山市。随着武钢和宝钢的联合重组,目前钢铁央企仅剩鞍钢集团和宝武集团两家。  一定程度上,鞍钢的地位决定了其重组使命。一名业内资深人士曾对澎湃新闻表示,“以辽宁省目前的状况来说,对东北特钢等省内国企难以施以援手,辽宁省或许会将省内钢铁国企全都
甩包袱
给鞍钢”。  这也就意味着,除东北特钢之外,辽宁省内另一家钢铁国企本钢也或将纳入鞍钢旗下。而鞍本重组早在“宝武”重组之后就已有传闻。2016年9月19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经济每月谈”上透露,继宝钢武钢在2016年6月正式启动兼并重组后,下一步的钢企重组将是鞍钢本钢重组的实质性推进。  不过,鞍钢是否能承受“甩包袱”之重,目前来看并不乐观。一名钢铁分析师对澎湃新闻表示,“鞍钢重组东北特钢,应该是政府层面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就鞍钢本身来说,兴趣并不大,目前他自顾不暇。”  鞍钢近日在中国货币网披露的财务报表显示,鞍钢集团2016年利润总额为-93.75亿元。而过去的2016年,中国钢铁行业实际上已经呈现业绩整体好转的迹象。数据显示,2016年重点统计钢铁企业盈利303.78亿元,而上年同期为亏损779.38亿元,利润增长超过1000亿元。  实际上,鞍钢的亏损已不是偶然。过去的2014年、2015年,鞍钢集团亏损额分别达到104.28亿元和107.48亿元。也就是说,近3年来,鞍钢集团累计亏损超300亿元。  鞍钢集团对巨亏给出了多项原因,包括原燃料价格快速上涨、矿价总体处于较低位、安置分流人员发生较大额度的费用、集团承担了较重的历史包袱和社会责任包袱等,其中安置分流人员费用就达到20.0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一轮的钢企兼并浪潮中,鞍钢已有重组先例。2010年5月,鞍山钢铁集团和攀钢集团联合重组成立鞍钢集团。这两家老国企的“拉郎配”组合,一度被钢铁界认为是兼并重组失败的典型案例之一。  此前的5月5日,攀钢集团旗下上市公司*ST钒钛(000629)已被深圳证券交易所暂停上市。原因即是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2016年,已经被披星戴帽的*ST钒亏损59.88亿元。2014年至2016年,*ST钒钛3年累计亏损约120亿元。  10年前就有重组意向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一轮的兼并重组浪潮中,鞍钢和东北特钢就曾有过重组意向。  2009年初,国务院通过的《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中明确提到,到2011年,中国将建成宝钢、鞍钢和武钢3个5000万吨级的特大型钢铁集团。其中,鞍钢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是,重组攀钢集团和东北特钢。  彼时,辽宁省发改委的一位官员还对媒体透露,“2008年,辽宁省就准备推动鞍钢与东北特钢之间的重组,整合的动机就是将省内的大型钢铁企业进行资源互补,提高集中度,提高竞争力。”  上述资源互补,其中一方面就包括东北特钢将助力鞍钢在特钢领域占有一席之位。就本轮的鞍钢、东北特钢的重组计划,前述业内资深人士就曾对澎湃新闻表示,“从特钢角度来说,鞍钢未来可以将特钢板整合成一家特钢公司。”据澎湃新闻了解,鞍钢旗下现有的特钢板块为长城特钢,长城特钢也是攀钢和鞍钢重整后鞍钢旗下唯一的特钢企业。  前述分析师也对澎湃新闻表示,“目前,宝钢特钢、中信泰富、太钢、东北特钢,属于中国特钢领域的第一阵营。”  此前新华社的报道显示,在去年法院裁定破产重整之前,已有多家有实力的央企、上市公司等企业来东北特钢集团考察,并表示出参与重整和投资的意向,有关业内人士对东北特钢集团未来重整前景表示乐观。  外界对东北特钢前景表示乐观在于其技术实力、产品优势在行业内居于前列,在国内特钢领域具有重要地位。国家重大航空航天项目,如“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等,包括此前的国产大飞机C919、大型运输机运20等,都应用了东北特钢研制生产的高端特殊钢材料,堪称是国家的“御用特钢供应商”。  据辽宁省国资委副主任、东北特钢重整管理人代表徐吉生介绍,东北特钢的债务高企始于2007年的整体搬迁。在整体搬迁过程中,东北特钢投入了巨额资金进行大规模技术改造,所需资金绝大多数通过银行贷款、发行债券等方式筹集,致使东北特钢背负巨额金融债券,每年仅财务费用就高达3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