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工业博物馆将开放 相关场地被评为国家首批工业遗产

当一种现象开始消失逐渐成为人们心中的记忆之时,也意味着一场变革正在发生。比如许多城市里的钢铁工厂、车间、机器、烟囱、高炉等工业符号,如今正淡出人们的视线,但这些“钢铁记忆”却将这场城市变革——从工业立市向全面生态文明建设转变,永远记录在了历史的画册上。  那些记忆中的钢厂旧址,如今都大变了样,有的成为博物馆,有的成为创业园区,有的则开发成了聚居新城,它们不甘寂寞,正以一种新姿态活跃在历史舞台上。  1、首钢-首钢工业遗址公园  首钢搬离北京城区后,北京在石景山区的原址上规划建设首钢工业遗址公园,总面积达70公顷。尽管现在还没有完全建设好,但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走进以前的工厂,那满目的沧桑感,可以见证历史的变迁。  园区内主要景点包括:国内大型现代化炼铁高炉——首钢炼铁厂三高炉;目前国内最大的小方坯链铸炼钢厂——首钢第三炼钢厂;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现代化线材生产厂——首钢高速线材厂;经环保处理改造后的工业循环水池——首钢群明湖等。  值得注意的是,原首钢炼铁厂3号高炉将通过改造将变身为一座现代化的博物馆。近日,《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特约通讯员走进首钢园区3号高炉改造项目现场,近距离了解设计、施工情况。该高炉有效容积达2500立方米,将如此大型的工业构筑物改造为民用建筑物,国内外尚无先例。正因为如此,该博物馆建成后将具有里程碑式的重要意义。  2、重钢-重庆工业文化博览园  重庆工业文化博览园在原重钢型钢厂旧址上打造,占地142亩,总规模14万平方米,由重庆工业遗址公园、重庆工业博物馆,及文创产业园3部分构成。工业遗址公园在2017年初开放,整个博览园项目将于2019年上半年全面完工。  该馆充分利用重钢环保搬迁留下的老建筑、老厂房、老设备等加以保护与改造,将通过情景化、故事化序列,对重庆的开埠、抗战、三线建设、改革开放、直辖以来的工业发展历程、重要人物事件和辉煌成就进行梳理和展出。同时还将利用国家文物建筑——抗战兵器工业旧址实景,展示钢厂西迁、支援抗战的悲壮历史。  3、杭钢半山基地-重创空间园  2015年年底,杭钢半山钢铁基地关停,依托半山国家森林公园,结合杭钢现有旧厂房,用全新的互联网思维重塑和提升原有建筑空间,园区各类孵化器将热烈欢迎各界创业精英的入驻,并给予大量优惠政策支持,园区建成后也将吸纳有创意有思想的杭钢人回归再创业。  2016年3月,杭钢新城区域价值高峰论坛中提出:杭钢新城将打造成产城一体的国际自主创新示范生态园区、产城融合的先行示范区,形成跨境电子商务、智慧产业、教育科研产业组团,成为长三角重要的国际对外交流产业平台,成为独具优势的产城融合2.0版智慧新城。  4、广钢-广钢新城  2013年9月25日,广钢3号高炉和转炉相继停火后,55岁的白鹤洞厂区完成使命,退出历史舞台。作为广州曾经的重工业标杆,广钢迁离白鹤洞,是当下城市发展思路的必然。在寸土寸金的主城区,广钢迁址释放出来的地块,连同周边的城中村改造,被规划为一个体量比肩珠江新城的“广钢新城”,规划居住人口近20万。

春节期间我去看望了老主任陈锦华,他对2014年钢铁产量到了8.3亿吨忧心重重,网上也充斥着“钢铁,一个冬天的故事”一类的文章。春节期间我也见到了广钢集团现任负责人,因为我曾经经手过广钢与宝钢重组等事务,所以详细了解了广钢集团的近况。  广钢在全国钢铁企业中只能算是一个中型钢铁企业,鼎盛时产能年500万吨,有三座400立米的高炉。这样规模的高炉算不上先进,甚至应属淘汰之列。但广钢在广州乃至广东省曾是举足轻重的大企业,近期就出了三位副省级以上干部:广东省常务副省长黄龙云(现任广东省人大主任),广州市委书记、现任鞍钢集团董事长张广宁,广州市政协主席苏志佳。90年代还引进了一套薄板坯连铸连轧设备,建设了珠江钢厂。广钢位于珠江边,和广州造船厂、广州造纸厂相邻,占据了珠江一大段岸线。这是历史形成的,现在看都算不上现代化的大企业,而且在珠江边还污染环境。我分管工业时曾有一个建议,将这三个厂都迁离珠江岸边,将现在的工业用地转化为商业用地,不仅使这三个厂获得新的发展空间,也使在珠江边的这一段黄金岸线变成类似上海的外滩,旧金山的情人码头,香港的维多利亚湾,土地可以大大升値。我的这一设想当时广州发改委主任,后任广州市常务副巿长的邬毅敏同志和广州巿市长张广宁都很赞成。广州造纸厂事实上率先搬迁到了南沙,但遗憾的是没有完全按我的意图实现。我当时的意见是既然要搬,就建一个最现代化、最具竞争力的造纸厂。当时国内还只有印尼金光集团在海南洋浦和江苏镇江的造纸厂规模能达到百万吨。但因为广州没有木材资源,而且制浆工艺耗水,污水处理量大,所以我建议他们只搞造纸,规模搞到100万吨,木浆从外面进口。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他们只搞了35万吨造纸规模,现在好像也没有什么名气。  第二个项目就是广州造船厂的搬迁。广船隶属中船公司,我到厂里去看过,只有7万吨船台造船,没有船坞。如果再不搬迁,根本适应不了船舶大型化的趋势,没有能力生产13万吨、30万吨的散货船或油轮,根本无法与上海的船厂,大连船厂,青岛海西湾船厂比肩。按我当时制定的船舶发展规划,想在长江口,环渤海湾,珠江口形成三片造船基地。而珠江囗必须搬迁到广州的南沙新区去发展。于是我撮合中船公司当时的董事长陈小津,广州巿长张广宁和我三人在北京西单的广州大厦商谈,我们三人一拍即合,陈小津、张广宁同意依托广州造船厂在广州南沙区建新的造船基地,建30万吨大坞,建成后将广州造船厂搬迁,现址改为商业用地。后来他们选了南沙区一个叫龙穴的地方,在这里建了30万吨大坞,就是现在广州南沙的龙穴造船基地。但是广州造船厂舍不得离开现在靠近城区的现址,至今没有搬迁,有食前言。但是我想只要条件谈妥,早晩是应该搬的。  最后一个就是广州钢厂了,张广宁市长是从这个厂成长起来的,他对广州钢厂是充满感情的,所以在很长时间他很纠结,不能下决心关停在珠江边的广州钢厂。但是正如前述,广州钢厂的规模在全国已经算不上一个现代化钢铁厂,已经缺乏竞争力,要想在广州现址扩建不符合城市发展规划。张广宁市长想了很多办法,把厂迁到南沙,迁到珠海,和珠海一个小的民营钢铁厂合并扩建等等,总之不想远离广州。而当时广东省经济发展,已经成了钢铁的输入大省,一心想在广东省建设一个类似宝钢这样的大的钢铁企业。广东省主要有广钢和韶关钢铁厂两个地方国营钢铁企业,其它都是钢材改制厂一类的小企业。从广东省角度,建一个现代化大型钢铁企业是有道理的,可是当时全国钢铁产能已经过大,再建像宝钢这样的大型钢铁企业从全国角度看也有问题。当时张徳江同志还在广东任省委书记,他也和我当面谈过。我是有心帮助广东发展的,但也必须考虑全国的钢铁布局和产能过大的现实。另一个问题是当时广西壮族自治区正在争取武汉钢铁公司在防城上一个1000万吨钢厂,如果批了广东的钢厂,不批广西防城钢厂,作为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和西部省份的广西意见会很大,两个都批产能过剩问题将更突出,所以一直定不下来。一个可行的选择是等量置换,即要求广东省淘汰相应数量的钢铁产能,再同意建一个相应规模的现代化钢铁企业。同样也要求武钢压缩湖北地区的钢铁产能才同意批准广西防城项目。广东省发改委主任是李妙娟,她七拼八凑,把广东省许多钢铁制品厂也计算进来,但最主要是广钢和韶关钢厂的产能要压缩淘汰。省里的态度还好说,在广州还是湛江都是广东。但作为广州市领导,又出身于广钢的张广宁书记来说感情就十分复杂。这时广东省委书记已经是汪洋同志,他从省的大局出发也做张广宁的工作。张广宁书记还曾一度想把广钢弄到珠海。后来和广东省常务副省长黄龙云商量,提岀了一揽子解决方案,把广东的钢铁企业广钢和韶钢都交给宝钢集团重组,广钢全部退出钢铁生产,韶钢也要调整产品结构,减少钢铁产能。然后在湛江建一个现代化的钢铁厂。黃龙云副省长认为是个好的办法,宝钢也接受,后来就按这个思路向前推进,组建宝钢广东分公司。但后来宝钢顾虑要关停广钢会引起广钢不稳定,他们很难摆平,因此宁可出钱买断广钢的产能,由广东省和广州市负责人员安置和善后。宝钢董事长徐乐江明确向我讲了这个意见,我觉得他们的这一顾虑有道理,关停广钢和人员安置等工作还是要靠地方政府来解决。以后的工作就变成宝钢和广东省、广州市之间的讨价还价。最后结果是宝钢出xx亿元,由地方政府负责广钢的关停转产工作,宝钢不再负责广钢的事情,宝钢是花钱买产能,花钱买平安,以求得批准在湛江建设年产1000万吨的钢铁大厂。  以后广钢的转型究竟怎样了?我也不太清楚了,但总觉得是个心事。今年春节我向原广州市常务副市长邬毅敏和广钢集团现任领导详细了解了广钢集团转型的情况。  据介绍,广钢集团原属的广州钢铁厂和珠江钢厂已经全部关闭,停止生产钢铁,共淘汰钢铁产能500万吨。原广钢集团有员工1万人,另有退休职工1万人,现在只剩下3000人。总体看转型还算平稳。到退休年龄的退休,未到退休年龄的,发给补偿金,进行社会化安置。资金来源主要是三部分,一是宝钢的补偿金,广东省补偿金。更主要的资金来源是原广钢工业用地的出让。广钢原占地1.6平方公里,目前仅出让了一部分,土地收益和市里6:4分成,企业得6。现在还有一些土地未出让,资金应该不是主要问题,企业考虑的是如果用好这筆钱?今后用来发展什么产业?目前企业的经营活动主要是三块。一是钢贸。原广州钢厂的五羊牌建筑用钢是知名品牌,在国外也有一定市场,现在广钢集团委托国内其他钢厂贴牌生产,广钢派人指导和质量控制,贸易这批钢材。二是地产开发物业。三是原由广州市划给广钢集团的有色金属产业和气体产业。总算初步摸索出了转型之路。如果现在还在勉强生产钢铁,在当前这种钢价低迷情况下日子会很不好过。现在韶钢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处于亏损状态,宝钢也在考虑韶钢结构调整问题。当时广钢转型停产,广州市有些领导还有些想不通
,现在回过头来看是完全正确的。在我看来,广钢停掉了500万吨钢铁产能,基本上做到了稳定转型,人员也大体得到了安置,就算不错了,我想把他们的转型情况介绍出去,但企业负责人仍然忧心仲仲,因为可能还有一部分职工需要妥善安置,作为企业负责人仍然如履薄冰,可见一个企业转型之难。  广钢负责人还告诉我,最近杭州钢铁厂已来了几次,了解广钢转型的情况,看来杭钢也准备这么做了。这使我想起杭州钢铁厂的一件往事。杭州钢铁厂和广钢很相似,也是位于省会的一个地方国有中型钢铁企业,在地方经济中也曾有举足轻重地位。由于经营有方,也搞一些房地产,当时经济状态也不错。杭钢地处杭州半山区,虽不是西湖核心景区,但如不是工厂所在,也是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另外杭钢当时的高炉也是300~400立米,和广钢很相似,不算什么先进。当时宁波私自上钢厂,曾提出一个方案,由杭钢接手宁波钢铁厂,最后关停杭州钢厂。但这一设想捅了马蜂窝,可以想见杭钢是不愿意离开杭州的。其实也不是要他们离开杭州,总部、科研、销售、三产都可以继续放在杭州,例如可以成立浙江钢铁集团。杭钢就去找领导,说如果让杭钢搬迁消息传出去,就会造成社会不稳定。这招果然奏效,以后就不再提此事。杭钢现在又要回到当初的思路上。杭钢和广钢情况相似,借鉴广钢转型的做法是可行的,现在钢铁产能过剩,价格低迷,经营如此困难,也许转型后日子比现在好过。当然广钢、杭钢地处寸土寸金的著名大城市,地价较贵,不是所有钢铁企业都能模仿,但我国有相当一批钢铁企业处于城区位置,调整转型只要有决心是可行的。  这使我又回想起首钢调整搬迁的过程。首钢在改革开放初曾经是钢铁行业和北京市工业企业的一面旗帜。但首钢处于北京市上风上水的西部,受水资源和环境的约束,继续放在首都显然不合适了。当时刘祺同去正从冶金部长转任北京市巿长,他对钢铁企业熟悉且有感情。他到任北京市巿长后给我打电话,说首钢产品结构是面条裤带的建筑用钢,缺少管板类高端钢铁产品,要求投资50多亿元在首钢上一套2050热轧钢板机组。我从首都环境和水资源约束角度谈了我的意见,首钢不适于在北京再扩建了,而是应该逐步调减钢铁产能。如果此时再投入几十亿元扩建,就会给首钢今后调整带来更大难题,更难下决心搬迁首钢。刘祺市长向我说明首钢涉及十万人就业和北京市20亿元税收,压缩搬迁谈何容易。我则举宝钢兼并重组上海冶金局上钢一厂到十厂近20万人的例子。其实当时无论宝钢和上海冶金局都不积极。宝钢以2万人高效益企业重组上海冶金局近20万人老企业是背上了包袱;上海冶金局宁当鸡头不当凤尾也不愿意被2万人的宝钢重组。可是当时国家和上海市坚决办了,现在看效果是好的,上海老的钢铁企业得到了调整改造,人员也得到妥善消化。上海这样大城市,只要有决心,消化这点人还是有办法的。北京市首钢只有十万人,将来总部、科研、销售、设备制造、三产都可放在北京,只把高炉、炼焦等热加工搬走,还在顺义保留了一个冷轧厂,首钢在西部占有的大片土地可以升值利用。我最后在电话中与刘祺市长调侃,我说我们这些副手过几年就没人知道了,您是北京市第几任市长,历史是记录在案的。你办一件好事记个红豆,办一件错事记个黑豆。我们这些人都是为你们记红豆服务的。  后来北京市争办奥运获得成功,对北京市环境指标有承诺,刘祺市长积极支持首钢搬迁,最后的高炉关停还是刘祺市长亲自去主持的仪式。  首钢的搬迁得到了曾培炎副总理的大力支持,中央政府拿出40亿元补助首钢搬迁。设想如果首钢现在还在北京生产,北京的雾霾将更难治理。  春节期间接触到广钢的转型调整,引发我对钢铁工业调整的一些回忆和思考。现在钢铁产量达到了8亿吨,产能据说有10亿吨,一些钢铁企业必然面临调整转型,这将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企业必须有所准备。以上的故事希望能对需要转型的企业有一定的启发。

图片 1

浓缩百年工业史 一起感受重庆的钢魂

微雕展现了重庆老工业的历史。 上游新闻记者 李化 摄

本报讯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王淳)昨日,记者从重庆工业博物馆开馆新闻发布会上获悉,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重庆工业博物馆将于9月28日举行开馆仪式,9月29日面向社会大众开放。即日起,市民可通过重庆工业文化博览园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等方式预约参观。

重庆工业博物馆是重庆市四大博物馆之一,担负着“记载重庆工业历史,丰富城市文化内涵”的光荣使命,目前展品量已达16000余件(项)。由主展馆、“钢魂”馆以及工业遗址公园等室内外公共空间工业展品装置式陈列共同构成,着力打造具有创新创意、互动体验、主题场景式的泛博物馆。

大渡口相关负责人透露,重庆工业博物馆开馆运营后,将不断挖掘重庆工业内涵元素,充实馆内藏品,丰富和完善馆内展陈,不定期推出各类工业文化主题展览,阶段性推出各类社教研学活动、文创产品开发与文创体验活动,不定期组织与国内外同类博物馆、知名企业、机构及专家学者的交流活动等。

该负责人还透露,以重庆工业博物馆为核心的重庆工业文化博览园项目所在的场地已被评为国家首批工业遗产,依托该场地进行改造利用,将建成重庆文化产业新地标,工业文化主题旅游目的地,是市级十三五重点精品旅游工程。

“重庆工业博物馆全面展示了重庆百年工业历史文脉和当代工业发展成就,已成为全国首个综合展示工业门类,是既传承历史又面向未来的工业博物馆,为重庆博物馆业增添了新的亮点,也进一步丰富了重庆文化旅游新形态。”该负责人表示,重庆工业博物馆还将积极创建4A级景区,并纳入重庆旅游和研学旅行的精品线路,开发更多更好的文创产品成为重庆城市级文创礼品,引入影院、剧场、书店等文化业态,推进智慧景区的信息化建设,使重庆工业博物馆成为广大游客喜爱的都市新兴旅游目的地。

展馆介绍

主展馆

总面积约8000平方米,围绕近代以来重庆工业120多年的发展历程,全面展示了重庆对外开埠后民族工业的振兴,以及重庆工业为中国抗战、国民经济恢复、重庆城市化进程、中国工业化进程做出的巨大贡献。

“钢魂”馆

总面积约5000平方米,是在全国第七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重庆抗战兵器工业旧址群——钢迁会生产车间”旧址上进行活化利用、专题陈列、科普体验,呈现了“钢迁会”成立、西迁并支持抗战的恢弘历史。

工业遗址公园

约42亩,场地内有多座主题雕塑、装置艺术和工业先驱人物雕像,体现了工业文化与公共艺术的完美结合。市民还可以和“镇馆之宝”——1905年英国谢菲尔德公司生产的8000匹马力双缸卧式蒸汽原动机等珍贵工业设备展品亲密接触。

记者探馆

主展馆 第一辆国产越野车“重庆造”

昨日上午,记者提前来到重庆工业博物馆打探,带小伙伴们一起领略这一场工业之旅,感受重庆深厚的工业文化。

在主展馆大门口,摆放着1982年嘉陵江索道的车厢、手工打造的“山城牌”汽车等展品。喜欢怀旧风的小伙伴不要忘记前去拍照打卡。

进入主展馆,乘坐电动扶梯上至二楼,抬头就能看到“工业星火”四个大字。

在工业星火厅,陈列了各种微观情形模具、抗战时期兵工署第一工厂兵器生产线设备等展品。

工业大后方厅里则陈列着手榴弹等军火的模型。抗战时期,许多军工产品就是从重庆、从大渡口生产出来被运送到前线。

穿过一个空中长廊,便进入了三线-工业基地厅。这里不仅保留了很多的机器设备,还对当年的绿皮火车、工人俱乐部等精美还原,仿佛又回到了那段热火朝天的三线建设时期。国庆将至,三线-工业基地厅内也有一件曾参加过1959年国庆10周年阅兵的展品——“长江牌”46型军用越野车。据了解,该军用越野车是重庆长安汽车厂的工人与技术人员在没有任何经验和生产基础的艰苦条件下,于1958年5月研制出的中国第一辆越野车,曾亮相1959年国庆十周年阅兵式,成为振奋国人的一个激动场面。

“钢魂”馆 展现实业史上的“敦刻尔克”

步入“钢魂”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面工业浮雕墙。浮雕墙下是当年重钢轧钢时排放废渣和废水的基坑原址。

往里走,重钢的前身——汉阳铁厂的微观模型、抗战时期重器西迁、从宜昌至重庆拆卸物资等场景一一展现。据了解,1937年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开始部署将现存所有重点工业设施、项目、人才西迁。1938年3月1日,资源委员会与兵工署在汉口合组钢铁厂迁建委员会。

钢迁会成立后,广泛组织流散在各地的工程技术人员参与拆迁工作。从1938年3月开始,至10月21日武汉撤守前截止。在长达7个月的拆迁过程中,钢迁会“细心筹划,大胆施工”,共从汉阳铁厂拆迁机器约3万吨,加上从上海炼钢厂、大治铁厂、六河沟铁厂等处拆卸的设备,拆迁的设备器材总量达到5.68万吨。钢迁会头顶日机的疯狂轰炸,直面江川峡谷激流,备尝艰辛,将数万吨的机器设备成功运抵重庆大渡口,实现了工业西迁的历史壮举。

在“钢魂”馆,还有一条讲述世界钢铁编年史和中国古代人类钢铁技术发展史的时空隧道,可以让小伙伴轻松而深入地了解钢铁工业发展的历史轨迹。

工业遗址公园 近距离接触“镇馆之宝”

走进工业遗址公园,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架运-五型飞机。据介绍,运-五型飞机是中国第一代轻型多用途飞机,重庆工业博物馆一共收藏了两架,均来自于中国民航史上第一家民营航空企业——重庆三峡通用航空公司。

除了飞机,巨大的蒸汽机机车头也是博物馆的展品。一件名为《驶向未来》的展品,就是由1971年重钢所用上游型0357号蒸汽机机车头和1983年重钢所有上游型1253号蒸汽机机车头组成。这件展品也是整个园区的精神符号,象征着从曾经的工业老厂区出发,驶向崭新蓬勃的无限未来。

前来逛展的市民,自然也不能错过位于工业遗址公园内的“镇馆之宝”——由重钢集团捐赠的8000(HP)马力双缸卧式蒸汽机。据介绍,该蒸汽原动机由英国谢菲尔徳梯赛特戴维兄弟公司制造于1905年。1906年,张之洞等办汉阳铁厂时,从英国购买回国。1938年,该机随“宜昌大撤退”西迁至钢迁会大渡口厂区。1952年,这台蒸汽原动机成功轧制了新中国第一根自主设计的中华式38kg重轨,并为新中国第一条铁路成渝铁路钢轨生产提供动力,后于1985年重钢节能改造后退役。

观展指南

开放方式

9月29日-12月28日为期三个月时间为试运行期,期间主展馆、“钢魂”馆、工业遗址公园免费参观。试运行期结束后,由于“钢魂”馆为遗址类博物馆,按例将收费参观,具体收费标准及时间将提前在重庆工业文化博览园官网公布。

试运行期间,市民参观博物馆实行网络预约制。为保证最佳参观效果,采取分时段预约,上午:9:00-13:00,预约人数不超过3000人;下午:13:00-17:00,预约人数不超过2000人。未预约市民无法进入参观。

预约方式

即日起,市民可通过以下四种方式进行预约:

1.重庆工业文化博览园官方网站(www.2019cqim.com);

2.重庆工业文化博览园微信公众号;

3.大渡口网(www.ddknews.gov.cn);

4.大渡口发布微信公众号。

市民在填写身份证号实名预约后,凭本人身份证或预约二维码通过闸机入园。

开闭馆时间

周二至周日9:00-17:00(16:30停止入馆)。周一闭馆,国家法定节假日除外。在此,也温馨提醒广大市民,国庆期间为出行人流高峰,参观博物馆请注意错峰出行。

交通信息

博物馆设置1000个停车位,自驾游车辆导航“重庆工业文化博览园”即可。

乘坐公共交通的市民,可在大渡口区香港城站乘坐新开设的207区间摆渡车到达,或通过207公交线路在李子林站换乘207区间摆渡车到达。由于工业博物馆周一闭馆,207区间摆渡车周一线路停运,国家法定节假日除外。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王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