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手机版控股股东接盘 山东钢铁剥离内陆资产加大沿海布局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作为山东省内钢铁产能调整的重要步骤,隶属于山东钢铁集团的济钢集团,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上再次加速。  5月16日,山东产权交易所连续发布7个与济钢有关的意向挂牌公告。这7家济钢集团的权属企业,将吸引近3亿元社会资本,并分别设立股份制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挂牌的7家公司,均将面向社会资本增资,其中3家企业给予社会资本的持股上限为60%,4家公司还将允许职工入股。  在一位熟悉济钢的业内人士看来,伴随着将济钢产能向沿海转移,引入社会资本参与权属企业混改,以此发展辅业,将有利于缓解企业经营压力,促进转型。  7家济钢权属公司谋转型在山东省内钢铁产能调整的关键时刻,身为山东老牌国企的济钢集团,欲为旗下权属公司引入“战投”。  上述挂牌信息显示,7家企业分别是济南萨博特种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萨特种车)、济钢冷弯型钢公司(以下简称济钢型钢)、济南钢城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钢矿业)、济钢集团商业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钢商贸)、山东济钢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钢物流)、济钢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钢环保)、济南鲍德气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鲍德气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上述7家企业分布在钢铁产业链上下游,但招商方案中,这些企业将探索包括城市矿山主题公园、温泉度假村等在内的文化旅游项目。  在金联创市场分析师弭澎琦看来,伴随着济钢产能向日照方面转移,这7家位于济南的企业,都面临着转型,探索文化旅游项目,也是自我变革的一种尝试。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在经营范围上的转型,上述7家企业在引进投资后,在持股以及控股权的转变,则更为大胆。  挂牌信息显示,7家公司均将面向社会资本增资,其中博萨特种车、济钢型钢、济钢矿业、济钢商贸等4家公司还将允许职工入股。  比如,博萨特种车拟将注册资本从2000万元增加至3500万元,战略投资者和公司职工将按1:5的比例出资7500万元,其中1500万元计入注册资本,占比42.86%  与此同时,在持股比例上,济钢物流、济钢环保、鲍德气体拟引进资金占注册资金额的10%~60%,具体出资比例另行商谈。也就是说,改革给予社会资本的持股上限为60%。  济南生产线年底前将停产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混改标的中不乏部分优质资产。比如,鲍德气体是山东省四家医用液态氧生产商之一,去年底时的资产总额为7.17亿元,资产负债率仅为3.49%。  此外,济钢型钢混改后测算年营业收入为2.4亿元,净利润为500万元。公开资料显示,该企业的产品广泛应用于桥梁、钢结构、汽车、铁道车辆、船舶、工程机械、输电铁塔等领域。  弭澎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伴随着济钢部分钢铁产线搬迁转场,职工要分流转岗,这事实上也是一次重大转机,引入社会资本以便公司更好地轻装上阵。  山东省政府在2016年11月19日出台的《济钢产能调整和山钢转型发展工作总体方案的通知》中明确,“坚定不移的调整济钢、做强莱钢、突破日照”。  事实上,从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随着国家钢铁产业重心从内陆开始向沿海倾斜。济钢的产能也在逐年大幅缩减,从2007年1200多万吨降至2015年600万吨。  今年2月,山东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山东省正在积极推进济钢产能调整和山钢转型发展,确定2017年底前,济钢在济南的钢铁生产线全部停产。  与此同时,山钢集团重点打造的日照钢铁精品基地,也在快马加鞭。来自山钢集团的数据显示,自正式开工建设至今年4月底,日照项目建设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48亿元。  山钢集团公众号厚道山钢显示,今年8月10日,日照项目1号高炉具备点火条件,炼钢1号2号转炉具备热试条件,热轧生产线具备轧钢条件。  分析师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山东钢铁的产能主要在内陆,仅铁矿石运输成本一项,可能每吨就多出70元左右。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由于山东省钢铁产能以内陆布局为主,而沿海布局滞后,省内90%铁矿石依赖进口,致使钢铁企业的运输费用每年增加65亿元左右。  在多位山东业内人士看来,日照项目建成后,单从运费上,就能为山东钢铁节大量资金成本,在行业“寒冬”中,这将对山东钢铁盈利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相比沿海布局的企业,山东钢铁经营成本不具优势。由于山东省钢铁产能以内陆布局为主,沿海布局滞后,省内90%铁矿石依赖进口,致使钢铁企业的运输费高昂。  为适应公司“突出沿海、优化内陆”结构调整需要及山东省钢铁产业结构调整要求,山东钢铁12月23日晚公告,拟将济南分公司部分资产及济南鲍德气体有限公司100%股权出售给山东钢铁集团济钢板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钢板材)。交易完成后,公司在济南市区将不再拥有钢铁生产业务。  截至评估基准日10月31日,此次出售涉及资产账面值为164.32亿元,评估值为160.63亿元,评估减值3.69亿元。出售资产剥离负债后交易额度不超过78亿元。涉及资产范围为:公司济南分公司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公司持有的济南鲍德气体有限公司100%股权等非流动资产,以及存货等部分流动资产。  由于山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山钢集团)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60.71%的股权。同时也是济钢板材的实际控制人,持有济钢板材100%的股权。本次交易济钢板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山钢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所以构成关联交易。  山东钢铁表示,按照“人随资产走”的原则,收购资产所属业务涉及的职工由济钢板材负责安置。本次关联交易是为适应公司战略发展要求而开展的,交易成功后,公司财务状况将有所改善,并为未来资产结构调整和产业布局奠定良好的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山东钢铁近年业绩压力较大。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扭亏,净利润0.24亿元,而去年同期则亏损7.75亿元。  抛售劣质资产成为扭亏的方式之一。早在2013年年底,山东钢铁便通过公开挂牌方式,出售所持有的济钢集团国际贸易有限责任公司80%股权和莱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100%股权。当时也是控股股东山钢集团伸出援手,由其控股子公司山东钢铁集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出面竞得。2012年亏损38亿元、2013年前三季度继续亏损逾亿元的山东钢铁,在2013年度终于实现扭亏为盈,从而避免了“披星戴帽”。  山东钢铁在2014年10月又开始出售资产。资料显示,2015年10月14日,山东钢铁拟以128.2亿元的价格向实际控制人山钢集团转让济南分公司部分资产及负债,山钢集团将以承接不少于93.20亿元相关债务,同时现金支付不超过35亿元的方式支付对价。  产品升级是另一增厚业绩的计划。今年上半年,山东钢铁加快产品转型升级,研发成功高规格钢管制造用X80钢板等产品,中低速磁浮轨道用F型钢实现批量生产。此外,山东钢铁2015年8月通过定增募资50亿元,增资子公司山东钢铁集团日照有限公司,取得其51%的股权。日照项目具有较高的装备及工艺水平,产品主要应用于高端的汽车、家电、机械制造、海洋工程、石油化工及新能源等领域,属精品钢产能。该项目将有助于公司产品结构优化升级,提高高端钢材比例,提高沿海钢铁产能占比,并提高利润水平。

酝酿许久的山东钢铁产业大变局终于拉开序幕。  2016年1月9日,钢铁产能位居全国第三的山东钢铁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投票通过一项重要决议——计划将济南分公司总价值160亿、全部钢铁产能及相关资产出售给控股公司山东钢铁集团。  山东钢铁济南分公司现有资产是从原全国第六大钢厂——济钢股份公司沿袭而来。百亿钢铁产能被剥离,只是山东钢铁产业大变革的序幕。根据山东省钢铁产业调整规划,这家老钢厂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历史的变迁、行业的沉浮后,即将面临被关停的命运。  随着山东钢铁在日照的精品钢铁基地紧锣密鼓地建设,山东这一产业的重心开始加速从内陆向沿海变迁,市场竞争将呈现出新的格局。  变革的序幕  “2015年,山东钢铁剥离了济南分公司部分产能,2017年初上市公司再次剥离了160亿元的资产。至此,济南分公司所有的钢铁产能已全部出售。”山东钢铁一位相关领域的高管对《经济观察报》如是说道。  山东钢铁1月9日晚间的公告显示,目前,“公司计划将济南分公司部分资产及济南鲍德气体有限公司100%股权出售给公司大股东山东钢铁集团济钢板材公司的方案获得股东大会高票通过。”  截至评估基准日2016年10月31日,此次出售涉及资产账面值为164.32亿元,评估值为160.63亿元,评估减值3.69亿元,增值率为-2.25%。而出售资产剥离负债后交易金额将不超过78亿元。山东钢铁(600022)2015年度经审计资产总额为532.76亿元,此次出售的资产总额占其资产总额的30.15%。  早在2015年四季度,山钢集团曾以128.2亿元收购了山东钢铁济南分公司部分资产债务。两次大规模资产出售完成后,山东钢铁将布局在济南的所有钢铁生产业务全部抛售一空。  事实上,这两次剥离的钢铁产能在整个山东钢铁中盈利能力最弱。一直以来,这家山东最大的钢铁企业旗下主要有三大部分,一部分是新建的日照精品钢铁基地,一部分是从原莱钢股份合并而来的产能,还有就是此次出售的原济钢股份的产能。原莱钢股份曾是中国最大的H型钢制造商,无论是产能、收入和利润都超过了以板材为主的济钢股份。  2007年,济钢集团与莱钢集团产量分别为1212.39万吨和1169.94万吨,但莱钢集团利润高达56.7亿元,济钢集团却只有30.1亿元。  济钢生产所需要的铁矿石多从国外进口,产品也需要出口,这种“大进大出”模式运输成本很高。山东钢铁业一位权威人士测算过,济钢进口铁矿石至山东港口,再转运至内地则需100元/吨,产成品运回港口成本则要翻倍。如果把千万吨产能置换到沿海,仅运费一项一年就能省下10多亿的利润。  山东钢铁一位高层管理人士用“重获新生”来形容这次资产腾挪出售。对《经济观察报》说道,“布局在济南的钢铁产能剥离之后,就剩下正在建设中的日照精品钢基地和莱芜分公司,将有利于整个上市公司业绩的改善。”  对于出售的一方,将盈利能力较弱的资产转让出去、补充了现金流,固然可以“脱胎换骨”、“强身健体”,但对于收购接盘的一方却恰恰相反。  根据公告显示,山东钢铁将把约占总资产1/3的济南分公司钢铁产能以78亿元的价格出售给山东钢铁集团济钢板材有限公司。买方将支付10%的现金,其余资金将于6个月内付清。截至2015 年12月31日,济钢板材的资产总额124.75亿元,净资产11.56亿元,营业收入21.56亿元,净利润-1.85亿元。  与此同时,此次剥离的钢铁资产所属的上万名职工将按照“人随资产走”的原则,由接盘方济钢板材进行统一安置。  一位山东钢铁济南分公司的老职工称,济南的钢铁产能与人员剥离只是山东钢铁产业改革的一个开始。未来山钢集团在济南的钢铁产能将全部关停,重点的投向是日照精品钢铁基地。  产业重心的转移  2016年11月19日,山东省政府出台了《济钢产能调整和山钢转型发展工作总体方案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其中明确表示,“坚定不移的调整济钢、做强莱钢、突破日照”……“2017年底前济钢在济南的钢铁产线安全停产”。  此次山东钢铁抛售的济南分公司钢铁产能起源于原来的老济钢。这家成立于1958年、存续了近60年的老钢厂经历了历史的变迁、行业的沉浮。  一位济钢的老职工回忆道,历史上济钢产能规模最大时曾达到了1200多万吨,销售收入400多亿元,人员规模包括在职和离退休职工、劳务工总共多达5万余人。2008年以前,济钢堪称是济南效益最好、工资最高的工业企业,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挤入这家钢厂。  可是,从2008年经济危机开始,国家钢铁产业结构骤然发生了改变,山东省成为了全国唯一钢铁产业结构调整试点省份,酝酿在山东省日照市建设精品钢铁基地,产业重心从内陆开始向沿海倾斜。  钢铁新政实行“总量控制、淘汰落后”的原则,山东省为了给日照精品钢项目腾出产能,先是在内部将“济南钢铁”和“莱芜钢铁”两家上市公司整合为山东钢铁“济南钢铁”成了“济南分公司”,失去了独立法人地位。尔后,这家在全国钢铁产业结构调整中应运而生的大钢厂开始压缩设在济南的钢铁产能。从2007年至2015年,济南的粗钢产量及钢材总产量逐渐下降,削减了600多万吨,几乎接近2007年峰值的一半。2015年钢材产量跌破600万吨,创10年来新低。  可即便如此,城市的扩容和环保压力的猛增使这个存续了半个多世纪的老钢厂与这座老城的关系变得日益紧张。在2015年冬的一片雾霾下,济南上至市长、下至百姓纷纷呼吁,将这个污染大户迁出济南。  在这一背景下,山东钢铁开始实施“突出沿海、优化内陆”的产业结构调整,一面买进沿海钢铁产能,一面出售内陆钢铁产能。2015年8月,山东钢铁通过定增募资50亿元再加上部分自有资金,增资山东钢铁集团日照有限公司,取得其51%的股权。“此次剥离布局在济南的钢铁产能即是’突出沿海、优化内陆’战略的一个重要实施步骤。这将加速企业乃至山东的钢铁产业重心都将向沿海地区转移。”山东钢铁一位高管如是说。  山东钢铁旗下日照精品钢铁基地建成后将是山东规模最大的单体钢厂。根据项目规划,该项目将实现年产铁810万吨、钢坯850万吨、钢材790万吨的生产能力,精品钢产品主要应用于高端的汽车、家电、机械制造、海洋工程、石油化工及新能源等领域。  按照建设规划,日照钢铁精品基地一期一步将于2017年8月投产。目前,随着项目建设进程的推进,山钢日照钢铁公司所需工人的数量急剧增长。从2016年8月起,山钢在旗下山钢股份济南分公司、济钢集团,莱芜分公司、莱钢集团内组织了第一批大范围的报名申请,将为山钢日照公司抽调操作岗位人员2673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