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钒钛欲卖矿断臂求生 保壳势在必行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已经停牌两周的*ST钒钛,还要经受为期一年的考验。如果2017年财年公司依然不能扭亏,将迎来永久退市的命运。  从2014到2016年,这家公司由于连续亏损,在2016年股票简称由“攀钢钒钛”变更为“*ST钒钛”。2016年,该公司再次巨损,最终5月4日被宣布暂停上市一年。  眼下,8个月之前的一次重大资产重组开始显现出效果,这家公司似乎又有了一线生机。2017年4月20日,*ST钒钛发布了今年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剥离了矿产资源之后的*ST钒钛实现了一季度扭亏。  2016年9月,*ST钒钛以89.41亿元的估价,将旗下铁矿石及海绵钛资产等相关资产转让给了大股东攀钢集团及实际控制人鞍钢集团。在此之前,*ST钒钛主要收入来源就是来自铁矿石、钒制品与钛制品,其中铁矿石销售收入约占50%。  早在2011年,*ST钒钛已经经历了一轮重大资产重组,上述铁矿相关资产正是由那次的重大资产重组而来,彼时,通过与鞍山钢铁集团进行资产置换,*ST钒钛主营业务转变为铁矿石采选、钛精矿提纯、钒钛制品生产和加工、钒钛延伸产品的研发和应用。  *ST钒钛最终在2017年5月4日宣布被暂停上市。对这家公司来说,8个月之前完成的重组,并没有挽救其被停牌一年的命运。  5月17日,*ST钒钛董秘办公室投资者关系的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关于这两次重组的前后,真正原因是市场在变,彼时的矿山市场环境非同现在。两次的决策,均与这样的大环境脱不开干系。  断臂自救?  2016年8月19日,酝酿了三个月的重大资产出售预案对外披露:*ST钒钛拟向控股股东攀钢集团和实控人控股企业鞍钢矿业出售攀钢矿业100%股权、攀港公司70%股权、海绵钛项目以及鞍千矿业100%股权、鞍钢香港100%股权、鞍澳公司100%股权,上述标的资产预估值合计为89.41亿元。*ST钒钛旗下的的所钒、钛业务之外的业务将出售给母公司鞍钢集团。也就是说,*ST钒钛出售了5家子公司股权及海绵钛项目,将铁矿石采选、钛精矿提纯业务和资产及海绵钛项目资产分别出售给攀钢集团和鞍钢矿业。重组完成后,*ST钒钛主营业务将转变为钒钛制品生产和加工、钒钛延伸产品的研发和应用。  这一次的资产重组,被市场解读为*ST钒钛的“断臂自救”。因为,2016年如果以亏损告终,*ST钒钛将被暂停上市一年。如果2017年再度亏损,这家公司将面临永久退市的命运。  在2016年9月30日的交易之前,*ST钒钛还是国内大型的铁矿选矿上市公司。资料显示,公司旗下的三大矿区总探明储量超过49亿吨,国内铁矿产能1350万吨,加上卡拉拉800万吨磁铁矿和200万吨赤铁矿的产能,*ST钒钛铁精矿总产量达到2350万吨。  2016年财报显示,这一年*ST钒钛营收106.1亿元。不过,从2014年开始,*ST钒钛已经连续三年亏损。2014年、2015年以及2016年,公司分别亏损59.7亿元、24.2亿元、65.7亿元。而在2014年之前的连续两年,公司的净利润均为正值。  这样的结果,为*ST钒钛及其实际控制人鞍钢集团始料未及。六年之前,也就是2011年,在母公司鞍钢集团将卡拉拉铁矿业务注入上市子公司*ST钒钛之时,曾寄望于将铁矿业务做大做强。  公开资料显示,卡拉拉主要从事铁矿项目的勘探和开发。其矿区位于西澳大利亚州中西部地区,已探明的磁铁矿资源储量为25.18亿吨。矿区面积156平方公里,主要为低品位磁铁矿体,少量为高品位赤铁矿体。  2006年鞍钢集团组建全资子公司鞍澳公司。2007年鞍澳公司与金达必共同出资组建了卡拉拉矿业,共同开发卡拉拉铁矿项目,双方股权比例各50%。2007年6月份,鞍澳公司以3.22亿澳元收购金达必12.78%的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为解决同业竞争问题,2011年3月,鞍钢集团决定以持有的鞍千矿业100%股权、鞍钢香港100%股权、鞍澳公司100%股权置换了*ST钒钛钢铁相关业务资产。2011年12月23日,中国证监会核准了该次重大资产置换事项。  *ST钒钛由此成为以铁矿选矿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钛、钛制品相关业务占比居其次。但卡拉拉没有给*ST钒钛带来腾飞,而是走向了相反。  资料显示,曾预期在2011年投产的这一项目,此后一直进展不顺,最终投产时间推迟了两年。2013年4月份,卡拉拉项目由建设期转入运行期。然而,此时国际铁矿石市场已经不复往日,卡拉拉项目由此成为了一块烫手的山芋。  两次重组疑云  事情并没有随着第二次重组的完成而结束。  2011年底,*ST钒钛的重大资产置换由中国证监会通过。但在这宗置换案之前,公司实际控制人鞍钢集团以及鞍山钢铁集团向投资者出具了数个承诺。其中2011年,*ST钒钛与鞍山钢铁集团签署了《预测净利润补偿协议》,鞍山钢铁承诺:2011年度、2012年度和2013年度,鞍千矿业和50%卡拉拉股权实际盈利合计数将不低于22.5亿元,如低于这一数额,则鞍山钢铁公司将对*ST钒钛进行现金补偿。  2014年,*ST钒钛的净利润为亏损59.7亿元。根据*ST钒钛在《2014年年度报告》中的解释,2014年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持有的卡拉拉资产在2014年末出现减值,另一方面是公司国内矿业子公司经营业绩出现下降。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3年6月30日,*ST钒钛对金达必的股票投资已亏损85%。投资成本高达20.59亿元人民币,仅仅不到两年就亏损17.39亿元人民币。事实上,根据相关审计报告显示,2013年末卡拉拉已亏损33亿元人民币。  2010年12月8日,*ST钒钛出具的一份《关于避免与攀钢集团钢铁钒钛股份有限公司同业竞争的承诺函》显示:“重组完成后,鞍钢集团将尽最大努力逐步促使鞍山钢铁集团公司现有的铁矿石采选业务达到上市条件,除政策、自然灾害等不可抗力影响外,在本次重组完成后五年内将其注入*ST钒钛。”  但2016年8月20日,*ST钒钛发布公告表示,目前铁矿石市场价格较鞍钢集团2011年11月22日作出将该等资产注入*ST钒钛承诺时出现大幅下跌,当前鞍山钢铁集团公司其他未上市铁矿石业务处于亏损状态,鞍钢集团继续向*ST钒钛注入铁矿石资产已不具备实施基础。鞍钢集团决定,鞍山钢铁集团公司铁矿石采选业务将不再注入*ST钒钛。  不过,如果说*ST钒钛及其实际控制人鞍钢集团在此期间全无动作,也不符合实际。事实上,早在2012年6月8日,*ST钒钛曾经拟向不超过十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70000万股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200000万元,用于收购鞍山钢铁集团公司下属的鞍钢集团矿业公司齐大山铁矿整体资产和业务、鞍山钢铁集团公司齐大山选矿厂整体资产和业务,以解决公司与实际控制人的同业竞争问题。  不过到2016年8月20日,一个《关于终止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的公告》宣布了这一计划的终止。根据上述公司的解释,终止的原因在于目前铁矿石市场价格已较鞍钢集团2011年11月22日作出资产注入承诺和2012年公司董事会审议并通过非公开发行事项时出现大幅下跌,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拟收购资产处于亏损状态,该等资产继续注入上市公司已不具备实施基础。其后,这一终止行为最终在2016年9月30日召开的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对于没有注入此前承诺的矿产资源,5月17日,*ST钒钛董秘办公室投资者关系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公司眼下面临着摘牌的风险。矿山资产眼下的市场环境并不是很好,公司的决策是,不但不能再继续注入,还要将之前已经注入的矿产资源卖掉,这也是短期之内最好的办法。  2016年9月14日,在第二次资产出售行将完成之际,*ST钒钛公告称:西昌钢钒钒产品业务及相关资产在短期内暂不具备注入上市。现在看,*ST钒钛能迎来复牌的好运吗?  2017年4月20日,*ST钒钛发布的一季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2亿元,实现了扭亏。2017年公司计划完成钒制品2万吨、钛白粉23.2万吨、高钛渣20万吨。全年预计实现营业收入86.76亿元,实现扭亏为盈。而*ST钒钛2016年在上述产品上的产量分别为1.2万吨,12万吨和13万吨,营收总计28.66亿元。  *ST钒钛贸易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今年对于*ST钒钛的确算是富有机遇的一年,而这样的机遇,主要在于市场从2016年逐渐开始的好转。钒产品经历了2014年、2015年的供需失衡,价格大幅下跌,全行业亏损、限产。2016年随着需求回升,而供应量受产业结构调整而进一步萎缩,市场出现恢复性上涨。钛产品受近几年价格持续下跌使得相关行业企业停减产、环保督查日趋严格等因素影响,导致供求关系有所改善,出口有所增长,价格同样出现阶段性报复反弹。  但该人士认为,伴随产品价格上涨,市场的供需也在发生变化,未来价格上涨的持续性难以保证。仅从营销的层面看,可能不会有什么大的动作,业绩的好坏,主要还要看未来市场的变化。

曾经,作为鞍钢集团旗下铁矿石等资源的上市平台,*ST钒钛备受期待,期盼更多的资源注入上市公司之中。  在宏观经济低迷的大背景之下,*ST钒钛不仅原有的资产注入计划无奈搁浅,而为了摆脱亏损困境,该公司开启B计划“断臂求生”。  针对此情况,*ST钒钛董事长张大德接受了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专访表示,上市公司将在剥离铁矿石采选业务后,困扰多年的同业竞争问题将顺势解决,同时集中力量发展钒钛业务。  终止注入转剥离铁矿  今年8月底,一则公告将沉寂许久的*ST钒钛重新拉回投资者视野,这将决定该公司未来数年的发展路径和战略变革。  据公告称,*ST钒钛2012年筹划的募资120亿元以收购其实际控制人鞍钢集团下属矿业公司齐大山铁矿和齐大山选矿厂整体资产和业务计划,宣告终止。  时隔数年后,不仅既定的资产注入计划落空,就连当年置换入上市公司的资产也要一同返还“旧主”。与此同时,*ST钒钛还披露重大资产出售预案,公司拟向控股股东攀钢集团和实控人控股企业鞍钢矿业出售攀钢矿业100%股权、攀港公司70%股权、海绵钛项目以及鞍千矿业100%股权、鞍钢香港100%股权、鞍澳公司100%股权,上述标的资产预估值合计为89.41亿元。  面对上述资产的重大调整,张大德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早在2011年,*ST钒钛实施重大资产置换时,鞍钢集团就曾作出承诺,将尽最大努力逐步促使鞍钢集团现有的铁矿石采选业务达到上市条件,除政策、自然灾害等不可抗力影响外,在此次重组完成后五年内将其注入*ST钒钛,这就是大家所称的“五年注资承诺”,该承诺今年年底就到期了。  张大德指出,鞍钢集团这个承诺的核心是解决铁矿石采选的同业竞争问题,为妥善解决该问题,鞍钢集团一直积极寻找合适的解决方案。  2012年,筹划的定增收购齐大山铁矿及选矿厂整体资产和业务,就是鞍钢集团履行注资承诺的一个很重要的步骤。作为解决同业竞争问题的过渡方案,鞍钢集团与*ST钒钛签署了《托管协议》,将鞍钢集团现有的铁矿石采选业务交由*ST钒钛进行托管,直至不存在同业竞争为止。  “保壳”势在必行  如今,在历时数年的等待之后,投资者却并未等来当初鞍钢集团承诺的兑现,反而还要将前些年重组注入上市公司的资产剥离。毫无疑问,面对这样的情形,普通中小投资者自然难以理解,“发夹弯”是否转得太大?  对此,张大德认为,投资者的担忧和疑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现在的方案与当初既定承诺反差很大。实际上,从2015年初开始,*ST钒钛与鞍钢集团围绕如何履行“五年注资承诺”和维护*ST钒钛上市地位作了大量研究。同年,*ST钒钛也曾筹划过将海外卡拉拉的相关资产出售给鞍钢矿业,但由于双方在交易价格上未能达成一致而被迫终止。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2014年~2015年*ST钒钛连续亏损,累积亏损金额高达近60亿元,且2016年上半年继续亏损8亿元。  需要关注的现实是,近年来由于国际矿价遭遇断崖式下跌,*ST钒钛和鞍钢的矿山企业大多处于亏损状态,这是*ST钒钛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亏损,被深交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主要原因。  张大德表示,现实是残酷的,若鞍钢集团继续把矿业资产注入*ST钒钛,极不利于*ST钒钛扭亏,甚至存在极大的退市风险,进而危及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利益。此次,筹划重大资产出售是目前可预见改善*ST钒钛经营业绩和解决同业竞争的最优方案。  通过这次资产出售,*ST钒钛将全部铁矿石业务资产、钛精矿提纯业务、海绵钛项目资产剥离,有利于上市公司改善资产质量和财务状况,轻装上阵以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  集中发展钒钛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ST钒钛是中国最大的铁矿石采选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包括铁矿石采选、钛精矿提纯、钒钛制品生产和加工、钒钛延伸产品的研发和应用。  此次重大资产出售完成后,鞍钢集团其它下属企业与*ST钒钛在铁矿石采选业务方面的同业竞争情况将彻底消除。张大德进一步强调,通过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剥离严重亏损的铁矿石主业,未来将集中发展钒钛业务。  不过,*ST钒钛属于资源型的上市公司,那么在相关资产剥离后,有投资者认为资源都没有了,怎么发展钒钛产业?  张大德透露,攀钢矿业生产的钛精矿从选铁精矿后的尾矿中回收,工艺流程上刚性连接,强行分开不利于管理,也不利于钒钛资源的经济利用。重组完成后,攀钢集团未来仍会将其钛精矿资源全部销售给*ST钒钛,*ST钒钛的钛产业发展有充分的资源保障。  现阶段,*ST钒钛通过自主研发,已形成了一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钒钛相关专有技术。其中,钒氮合金生产工艺技术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公司钒产业技术和品种世界领先,拥有钒氮合金等系列产品,钛产业品种质量国内领先,是我国重要的钛白粉生产商。  张大德进一步指出,*ST钒钛将重点开展包括高纯氧化钒生产成套工艺技术、钒精细化工制取技术、航空航天级钒铝合金产业化技术等方面的研究、产业化。同时,将借助鞍钢集团和攀钢集团的支持,建设现代化大型氯化法钛白生产线,适度发展高档硫酸法钛白。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鞍钢集团和攀钢集团均已做出承诺,计划在西昌钢钒的钒产品生产加工业务连续三年盈利、具备注入上市公司条件一年内,以公允价格将其钒产品生产加工业务注入*ST钒钛。

8月20日,*ST钒钛公告称,公司2012年筹划的募资120亿元以收购其实际控制人鞍钢集团下属矿业公司齐大山铁矿整体资产和业务、鞍钢集团齐大山选矿厂整体资产和业务宣告终止。同日,*ST钒钛披露重大资产出售预案,公司拟向控股股东攀钢集团和实控人控股企业鞍钢矿业出售攀钢矿业100%股权、攀港公司70%股权、海绵钛项目以及鞍千矿业100%股权、鞍钢香港100%股权、鞍澳公司100%股权,上述标的资产预估值合计为89.41亿元。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受煤钢产业大环境影响,*ST钒钛在2014年和2015年连续亏损,累积亏损金额高达近60亿元,并且今年上半年继续亏损,金额达到8亿元。如果*ST钒钛今年再出现亏损,将面临暂停上市风险。在此背景下,如何扭亏为盈成为*ST钒钛的当务之急。业内人士分析称,此次剥离89亿元资产,或是为今年实现扭亏的“断臂”之举。目前,铁矿石、海绵钛等项目处于亏损状态,剥离后,*ST钒钛将专注于钒钛业务,并且消除与大股东下属企业的同业竞争。剥离89亿资产*ST钒钛披露的重大重组预案显示,公司拟向攀钢集团、鞍钢矿业出售攀钢矿业100%股权、鞍千矿业100%股权、攀港公司70%股权、鞍澳公司100%股权、鞍钢香港100%股权和海绵钛项目,标的资产预估值合计为89.41亿元。此前,*ST钒钛还计划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120亿元,收购鞍钢集团旗下铁矿石资产。不过*ST钒钛公告,终止2012年审议通过的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一直以来,铁矿石采选、钛精矿提纯等是*ST钒钛的主营业务之一。本次交易完成后,*ST钒钛表示,将剥离铁矿石采选、钛精矿提纯业务及海绵钛项目,未来的收入与利润集中到钒钛业务上。实际上,此番*ST钒钛的资产出售多少显得有些无奈。据《四川在线》报道,2011年,鞍钢集
团和攀钢集团重组之后,*ST钒钛一直被确定为鞍钢集团旗下铁矿石及钒钛资产的上市平台,鞍钢集团将包括鞍澳公司等铁矿石资产陆续注入*ST钒钛,意图将
其打造为国内的“铁矿石巨舰”。但好景不长,2013年后,国际铁矿石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ST钒钛近年来铁矿石采选业务也出现持续巨额亏损。本次方案实施后,*ST钒钛将不再保留铁矿石等采选业务。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拟出售资产的其中一部分,正是*ST钒钛于2011年通过和鞍钢集团进行的资产置换所得资产。剥离铁矿石业务后,*ST钒钛与大股东鞍钢集团下属企业同业竞争情况也将消除。四川省钒钛产业协会秘书长张邦绪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钒钛产业发展前景很好。钢铁价格持续走低,剥离钢铁资产是公司的必由之路。上半年仍亏8.36亿此次剥离钢铁资产或许是*ST钒钛扭亏“破釜沉舟”之举。在近年煤钢去产能的大环境下,铁矿石市场整体处于产能过剩局面,铁矿石价格在2014年和2015年出现断崖式下跌,*ST钒钛经营也陷入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记者梳理发现,2014年至2015年,*ST钒钛连续亏损,累积亏损金额高达59.82亿元。另外,根据*ST钒钛最新披露的2016半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8.75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87亿元,同比下降4.6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36亿元,同比下降57.7%。可见,今年上半年*ST钒钛业绩仍然亏损。有分析机构指出,短期来看,受矿产品大环境影响,公司经营状况难有明显起色。而毛利率上,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也依旧未现好转。在此背景下,*ST钒钛剥离整个亏损铁矿石海绵钛资产,或许是为下半年扭亏放手一搏。根据半年报,2016上半年,*ST钒钛完成铁精矿990.87万吨,同比下降1.52%;钛精矿30.68万吨,同比下降5.72%;海绵钛6804吨,同比上升107.25%。本次交易完成后,关于铁矿石采选、钛精矿提纯、海绵钛的项目将被彻底剥离。对于新的重组方案,*ST钒钛亦认为,“将公司亏损的业务资产剥离,有利于上市公司改善资产质量和财务状况,促进自身业务升级转型,轻装上阵以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