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别了 地条钢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多年来屡禁不止的“地条钢”终于走到了尽头。  距离6月30日全面清理“地条钢”的最后时限已不足一周,各省市已陆续公布“地条钢”企业处置情况。第一财经记者获悉,目前湖南省处置11家“地条钢”企业,涉及中(工)频炉82台、产能315万吨;重庆市则取缔20家“地条钢”企业,涉及中(工)频炉83台,产能289.17万吨。陕西省则为确保6月底前全面取缔省内“地条钢”企业,省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日前设立举报电话,对经核实的举报,给予举报人最高10万元奖励。  作为去产能工作的重中之重,一场席卷全国的“地条钢”取缔风暴正上演,而最终将交出怎样的去产能答卷,也将在6月30日后揭晓。  全面取缔“地条钢”企业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国家对“地条钢”整治力度一直持高压态势,在“地条钢”被列入“落后产品”名单后,2004年6月,国家发改委会同7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打击“地条钢”建筑用材非法生产销售行为的紧急通知》。紧接着在2005年,国家发改委发布《钢铁产业发展政策》,其中明确提出要加快淘汰并禁止新建中频感应炉等落后工艺技术装备。到了2011年4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用于地条钢、普碳钢、不锈钢冶炼的工频和中频感应炉”被列入淘汰名录,且属于“国家产业政策已明令淘汰或立即淘汰”的类别。  然而“地条钢”却屡禁不止,以非法身份游走在生产和流通监管的灰色地带。事实上,中国出现面大量广的中频炉和地条钢是中国钢铁行业产能盲目扩张的衍生品。  在我国中频炉市场,大小厂家众多且设备水平高低不一已经是多年的常态,由于没有合法的审批手续、环境污染严重,多数企业年年“搬家”,整个市场很难进行严格的管理。不仅如此,他们中间有极大一批企业仍在使用6吨、12吨、20吨、35吨等小型中频炉进行生产,甚至无法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的控制。“地条钢”的原料是废钢铁,当然肯定不是高质量的废钢,而是市场上回收的破铜烂铁。地条钢产品直径、抗拉强度等均难以符合国家标准,大部分产品存在脆断的情况,质量存在严重隐患。  此外,地条钢的生产地点大多都在偏远地区、农村小院或者钢厂周围(大钢厂作掩护),便于隐蔽,由于没有除尘等设备,大多选择雾霾天或者晚上生产,大院铁门一锁,便是“地条钢”生产的独立王国。  在钢铁行业进入新的发展周期,特别是经历过2015年全行业亏损之后,对于钢铁企业的去产能工作上升到了空前的高度,而作为钢铁行业内落后产能的集中代表,地条钢毫无疑问成为被取缔的重点对象。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刘振江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17年钢铁行业的首要工作重点和方向仍然是淘汰落后产能,坚决清除地条钢和中频炉。针对社会上某些“中频炉具有一定先进性”的论调,刘振江予以了明确定位:“中频炉本质上是熔化废钢,代替不了炼钢工艺,因而无法保证质量,上半年要彻底清除地条钢和中频炉。”  断绝“地条钢”市场空间是关键  不过,冶金工业规划院院长李新创认为,虽然“地条钢”取缔工作进展迅速,但到目前为止,并不是所有的设备均已拆除,要彻底完成取缔任务依然艰巨,一些地方利益保护还是存在的,如果这种高压态势不一直坚定持续下去,这些已暂时关停的‘地条钢’企业仍有死灰复燃的可能。  而地条钢企业生产出来的钢材有利可图是关键。  “地条钢”为何屡禁不止?真正做到“地条钢”产能归零除了从供给端限制之外,还需断绝“地条钢”得以生存的市场空间。  钢铁研究总院工程用钢所副所长苏航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地条钢”的存在由来已久,下游用钢企业采购模式也是导致“地条钢”隐而不退的原因。据他介绍,过去,用钢企业采购钢材往往是“价格准入制”,导致低成本生产出来的地条钢在价格竞争中可以战胜大型钢铁企业合乎标准生产出来的钢材。  这种采购模式无疑会导致大型钢铁企业生产出来的钢材利润空间被压薄,最终退出市场,形成钢材采购市场的逆淘汰现象,给“地条钢”生产企业带来生存空间。针对这种现象,除了国家严厉取缔“地条钢”之外,苏航还建议改变既往的下游钢材采购模式,从“价格准入制”向“等级制”转变。  李新创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安阳钢铁一年生产的螺纹钢只有不到150万吨,而在河南一个省,一年销售的安钢品牌螺纹钢就超过了850万吨,“一些‘地条钢’产品假冒正规品牌流入市场,不仅加剧了产能过剩,还造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怪现象。”

1月11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透露,今年我国将彻底出清“地条钢”等落后产能,并在6月30日前全部取缔。“‘地条钢’必须‘归零’,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林念修表示。  “地条钢”,指的是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中频炉等冶炼,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或者钢材,主要为建筑用钢,被认为存在着严重的质量隐患。  多年打而不绝的“地条钢”,这次终将走到生命的尽头了。  危害到底有多大?  加剧过剩、扰乱市场、污染环境、造成安全隐患  “危害太大了!”说起“地条钢”,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和不少钢铁行业人士一样地气愤。他具体分析道:一来,“地条钢”都不是经过正规程序批复的,都属于违规、不合法的产能;二来,从生产过程来讲,安全、环保等方面都达不到标准和要求;三来,从产品质量上讲,很难达到要求,特别是一些产品以次充好、贴牌销售,甚至进入重点工程中,冒充高强抗震钢筋,给建筑工程质量带去巨大隐患。  “正规钢铁企业的人去竞标,结果被告知,‘你们不是竞标完了吗’?”李新创告诉记者,“地条钢”这个“李鬼”经常冒充真“李逵”。他举例说,安阳钢铁一年生产的螺纹钢只有不到150万吨,而在河南一个省,一年销售的安钢品牌螺纹钢就超过了850万吨,“一些‘地条钢’产品假冒正规品牌流入市场,不仅加剧了产能过剩,还造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怪现象。”  同时,对于资源环境而言,“地条钢”同样存在不小的危害。据了解,“地条钢”企业往往设备简陋、根本不采取任何环保措施,会对周边环境造成恶劣污染。此外,炼制每吨“地条钢”所消耗的电量也高达700—800千瓦时。  人们都想知道,当前中国到底存在多少“地条钢”?令人遗憾的是,这个问题似乎很难说清。由于隐蔽性较强,且利益链复杂,“地条钢”的准确产量至今是未知数。有专家估计,产能至少在8000万吨以上。  不过,倒是有一些个别省份的数据可供参考——根据去年底江苏在全省范围进行的排查,共在徐州、连云港等10个地市发现“地条钢”企业63家,合计产能1233万吨。“四川省经过排查,也发现了1500万吨‘地条钢’产能,山东、河北、湖南、湖北、广东、福建等地也都存在。”李新创说。  打而不绝为哪般?  监管有难度,企业求暴利,个别地方政府不作为  2002年,当时的国家经贸委对“地条钢”做出解释:所有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熔化、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钢材。同年,正式宣布其为国家明令淘汰产品。  2005年,国家发改委发布《钢铁产业发展政策》,明确提出要加快淘汰并禁止新建中频感应炉等落后工艺技术装备;随后多次修订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也都明确规定要淘汰生产“地条钢”、钢锭或连铸坯的工频和中频感应炉。  2016年初,《国务院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再次强调,对生产“地条钢”的企业,要立即关停,拆除设备,并依法处罚……  据了解,相关部门派出12个督导组赴河北、河南、广西、黑龙江等地督导发现的“地条钢”情况令人吃惊。一些地方和企业还在纠结“地条钢”的定义,对淘汰中频炉存有犹豫和迟疑,认为存在“短流程创新”,全面取缔会否造成“误伤”;还有人担心取缔中频炉、工频炉影响废钢回收利用等。  10多年来,针对“地条钢”的政策导向不可谓不明确,但却出现了一边人人喊打,一边又打而不绝的情况。原因到底在哪里呢?  这背后,有企业追求暴利的冲动。目前钢铁行业水平较高的企业生产一吨钢材的环保成本在200元左右,水平一般的也超过120元,但一些“地条钢”生产几乎没有什么环保投入。成本降了,价格就能定得更低,市场“竞争力”自然就强。  这背后,也有一些地方政府监管的缺失、“打折”。“对‘地条钢’的监管确实有难度,白天不开晚上干,一些厂子甚至对外都不称作钢铁厂。”李新创表示,有难度并不能掩盖有些地方政府不作为的情况,“企业生产要用电用水吧,销售完产品要交税吧,对这些情况,地方难道完全不掌握吗?”  事实确实如此。去年12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听取了国务院关于江苏和河北两家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调查处理工作的汇报。12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了有关江苏、河北两家钢铁企业违法违规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其中明确提出:江苏省一些地方对“地条钢”的危害性重视不够、监管不严,有关市、县及职能部门均未及时发现该企业的违法生产行为,存在失职失责问题;江苏省有关方面缺乏有效监督,导致一些县、乡(镇)执行政策大打折扣。  通报中的细节更有说服力:2013年徐州市决定取缔该公司,但新沂市、瓦窑镇(企业所在地)政府弄虚作假、逃避取缔;2015年新沂市决定关闭该公司后,瓦窑镇党委、政府以各种理由说情,拒不关停;瓦窑镇政府甚至将该公司视为财政支柱企业,多次授予该公司所谓“特别贡献奖”……  打击“地条钢”会抬升钢价吗?  市场竞争环境将更加健康有序,不会影响供需关系  这一次“再见”,真的能成为“永别”吗?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去产能工作,形成了对包括‘地条钢’在内的落后产能的高压态势,我觉得应该有信心。”李新创说。  对钢铁企业和行业来说,打击“地条钢”的意义十分重大。  “淘汰过剩产能,要用市场规则、法律手段、经济杠杆,首先就是要建立一个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在太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李晓波看来,打击假冒伪劣问题、建立统一的质量标准对于钢铁行业健康发展尤为重要,“不能让守规矩的企业吃亏。”  “淘汰‘地条钢’等落后产能、清除市场违规行为,将为正规钢铁企业的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从而有利于让他们改善经营效益,专注于技术创新和转型升级。”李新创同时表示,这也将有力促进钢铁下游行业更好发展,同时减少环境污染、实现绿色发展。  打击“地条钢”会不会影响钢铁供需关系从而抬升价格?“完全不必有这个担心!”李新创认为,在2016年去产能任务提前超额完成的同时也要看到,当前我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依然严重,淘汰“地条钢”对建筑钢材市场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临近春节,整个西北地区天寒地冻,大多数建筑工地已停止施工。但与往年不同,2016年以来,这一区域的建筑钢材市场一改过去4年持续低迷的状态,表现活跃:先是2016年初出现了一波持续上涨行情,之后虽然高位回落,但在2016年中期又经历了一轮大幅稳涨,并保持至今。  不过,仔细分析这两年来西北各省的建筑钢材价格,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处于西部大开发核心地段、年耗钢材约2000万吨、自身正规钢铁产能不足千万吨、属于钢材净流入地的陕西省,居然一直是西北地区建筑钢材的价格洼地。以1月13日建筑钢材价格为例,西安钢材市场龙钢ф12mm~ф14mmHRB400E螺纹钢价格为3420元/吨,而银川钢材市场宁夏钢铁ф12mm~ф14mmHRB400E螺纹钢价格为3490元/吨,兰州钢材市场酒钢ф12mm~ф14mmHRB400E螺纹钢价格为3800元/吨,西宁钢材市场酒钢ф12mm~ф14mmHRB400E螺纹钢价格为3840元/吨,乌鲁木齐钢材市场八钢ф12mm~ф14mmHRB400E螺纹钢价格为3660元/吨。  针对这个现象,近期《中国冶金报》记者进行了调研,得出的结论是:除了季节性等客观因素之外,大量违法“地条钢”生产厂家的存在干扰了陕西省钢铁工业的正常发展,成为制约该地区钢材价格上涨的重要因素。同时,“地条钢”的泛滥还为西部大开发埋下了严重隐患。  利益驱动“李鬼”魅影幢幢  近年来,西北地区钢铁工业不断进步,区域内主要钢厂生产的建筑钢材均获得了国家免检的“尚方宝剑”。为确保工程质量,不少地方政府的重点工程项目,要求使用重点钢铁企业生产的放心产品。  就在西北地区重点钢铁企业产品“一路高歌”进入各个重点工程项目时,一个个“李鬼”蠢蠢欲动,魅影幢幢。近年来,西北地区最大的建筑钢材生产企业陕钢集团曾多次派人到西安、兰州等地的数十家钢材市场和建筑工地进行调研,先后发现多起“地条钢”假冒正规钢材案件。粗略统计,仅西安市场上每年挂着“陕钢”商标销售的钢材量,就远远超出陕钢集团在陕西市场的钢材投放量,其中主要流向就是安居工程。在这些案件中,除了产品标牌以假乱真之外,还有“瘦身”钢筋。  “假货进货成本比真货每吨至少便宜50元以上,保障房对钢筋的需求量非常大,假冒钢筋以名牌钢筋的价格卖出,中间的利润非常可观。”一位陕西钢贸商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  陕钢集团生产的禹龙牌系列建筑钢材,在陕川甘宁周边市场上享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但假冒的禹龙牌建筑钢材产品也充斥市场,对该品牌的美誉度造成巨大损害。因此,近年来,每年的3月份~4月份,陕钢集团都要推出“品牌维护打假活动”,其根本目的是净化市场环境,并通过法律途径,揭露、惩处“以假充真”的违法行为,提醒广大消费者更好地认知禹龙牌建筑钢材,更好地保障自身的合法权益。陕钢集团还不断对陕西省使用和存储禹龙牌建筑钢材的重点民生工程、大型工地和相关库房进行重点抽查,对工程用户进行走访、发放资料,现场展示如何辨别真假禹龙牌钢材,公布打假热线电话等。同时,陕钢集团将维权打假活动与工商、质监等政府部门开展的“315”活动结合起来,进一步维护广大钢材用户的切实权益。  “地条钢”不仅损害了正规钢铁企业的产品声誉和市场形象,扰乱了钢材市场,还对建筑质量构成了严重威胁。《中国冶金报》记者发现,“地条钢”大部分都是用中频炉冶炼的,大都为劣质产品,轧制工艺简单,主要指标远远达不到国家规定标准,流入市场后危害极大。用这样的钢材搞建筑,再现“楼垮垮”“桥塌塌”并非危言耸听,严重危及到国家财产和人民群众生命安全。  陕西“地条钢”产量在200万吨以上  事实上,国家早就认识到“地条钢”的危害,并采取了一系列取缔措施。  早在2004年,国家发改委等七部门就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打击地条钢建设用材非法生产销售行为的紧急通知》。该通知对“地条钢”建筑用材和“地条钢”建筑用材生产设备的界定范围已非常明确:“地条钢”指以废钢为原料,采用感应炉(工频炉、中频炉)生产的钢坯、钢锭,以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建筑用材(线材、螺纹钢、小型材);生产设备包括冶炼设备和轧制设备,冶炼设备是指感应炉(工频炉、中频炉),轧制设备是指复二重、横列式钢材轧机。该通知要求,坚决取缔“地条钢”非法生产企业,依法查处流通环节的“地条钢”建筑用材,立即停止“地条钢”生产用的感应炉等设备的生产和销售。  2016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要求,对生产“地条钢”的企业,要立即关停,拆除设备并依法处罚。  尽管国家多次出台文件取缔“地条钢”生产,但“地条钢”依然屡禁不止。“化解钢铁业的过剩产能需要下定决心去实施,特别是一些职能部门,要勇于直面问题、直面矛盾。过去为了整顿‘地条钢’企业,我们的工作组曾穿着防弹背心,带着氧气焊枪去现场拆违法装备,执法就应当有这样的气势和决心。”在2016年的一次会议上,原国家冶金局副局长、全联冶金商会原名誉主席赵喜子这样说道。这句话从一个侧面透露出整顿“地条钢”企业的不易。  近年来,钢铁产能严重过剩,不少正规钢厂在“寒冬”中苦熬,境况窘迫。而一些不法生产厂家却一直利用生产“地条钢”等非法手段,与正规钢厂“抢食”牟取利润。多年前,《中国冶金报》记者就曾对陕西省“地条钢”生产企业进行暗访,险遭围攻。10多年后的现在,陕西省内尤其是西安周边地区,仍然有不少使用不合规感应炉冶炼“地条钢”的小钢厂。如今,这些钢厂基本转为夜间生产,工艺落后,环保设施基本没有,并采取假冒、贴牌等手段,将“地条钢”以较低的价格销往偏远地区市场。据业内人士估算,目前在陕西省,由小钢厂生产的“地条钢”产量在200万吨以上。  除恶务尽
业内人士献计献策  《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期间,恰逢陕西省钢铁工业协会召开相关工作会议。会上,近50名与会代表分析认为,眼下国家正在全面取缔用中频炉、工频炉生产建筑钢材的产能,使得隐藏在监管软肋处的“地条钢”无处逃遁,这是一件值得钢铁人共同关注、共同参与的重要事件。  与会者分析,“地条钢”生产企业是耗电大户,很容易从用电量上排查,但现在发电量供过于求,发电企业也有自己的利益考量。此外,即使政府监查到位,但风头一过,只要有利润,“地条钢”生产企业就能马上恢复生产。在西北偏远地区,有的“地条钢”生产企业还改头换面,将产品包装成合金钢、机械产品等出口,并换取13%的出口退税,这些因素都给查处“地条钢”带来一定难度。  尽管困难很多,但与会代表呼吁并建议,政企联动,进一步深入、有效地开展打击假冒伪劣钢材、取缔“地条钢”建筑用材生产、销售和使用的专项治理活动。  一是由主管部门组成专项督查工作组,在陕西省全省范围对钢企开展拉网式清查,立即关停并拆除不合规的落后生产设备;对以废钢为原料,采用感应炉生产的钢坯、钢锭,以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建筑用材生产企业,要坚决拆除,并依法处罚。  二是深入开展打击、清除“地条钢”销售活动,加强工程钢材采购的监管;督促工程建设单位、施工单位不得采购、使用“地条钢”建筑用材,特别应加强对重点工程的监管,一旦发现销售和使用“地条钢”的违法行为,严惩不贷。  三是加强钢材质量管理执法。在陕西省全省范围清查钢铁生产许可获证企业生产状况和生产条件;对不达标企业,注销其生产许可证;全面清理贴牌销售现象,对已经退出产能的设备及生产品种,应在生产许可证中及时予以注销。  四是打击偷税漏税,加快推进建筑业和房地产业的营业税收和增值税改革,同时按照供电部门提供的钢厂用电量,根据各钢厂生产工艺,以国内相同工艺平均电耗指标测算出其成品产量作为参照依据,再与其交税情况进行比对,对相差较大的企业进行稽查。  “取缔用中频炉、工频炉生产建筑钢材,打击‘地条钢’是国家去产能工作的一项政治任务,也是维护市场秩序、保证工程质量、保护合规钢企的一项重要经济任务!”在接受《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时,陕钢集团董事长杨海峰态度坚决地表示。  1月10日,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7年理事(扩大)会议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的讲话为钢铁行业取缔“地条钢”注入了强心剂。“要在今年6月30日以前,彻底出清‘地条钢’等落后产能。”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