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钢协:钢铁业下一阶段主要任务是兼并重组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澳门新浦京6047,在去产能助推钢铁企业盈利情况改善的同时,融资难问题仍然严重。6月26日,中钢协在官网公布了上半年钢铁企业经济运行座谈会内容称,在金融去杠杆和银行收紧贷款规模的大环境下,部分钢铁企业的融资成本明显上升,资金链较为紧张。  6月20日,上半年钢铁企业经济运行座谈会在北京召开。据中钢协消息,今年初以来,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钢铁行业去产能成效显著,市场形势和企业盈利状况有所好转。据中钢协统计,1月-4月份,会员钢铁企业累计实现利润325亿元,同比扭亏为盈。  中钢协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指出,“2017年,我们必保的一件事情就是增效益,不能保证稳增效益,就保证不了行业稳增长,也保证不了改革。”  行业效益显著改善得益于去产能在今年快速推进。截至5月底,全国已压减粗钢产能4239万吨,完成年度目标任务的84.8%。“与2016年相比,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广度和深度都有了一个推进,去产能的同时,企业改革和管理也在创新。”刘振江说,“国家显然是把钢铁行业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和试点,我们要当好先行官。”  从参会企业的生产经营指标来看,1月-5月份,大多数企业均实现盈利,一些亏损大户实现了扭亏为盈。刘振江认为,上半年,多数企业的盈利情况好于预期,这难能可贵。但是,在行业整体盈利情况好转的大环境下,仍有部分企业错失了盈利的良机。这些企业需要反思,从自身找问题。  从钢铁企业反映的情况看,融资成本高、债转股进展缓慢、环保限产压力大、人员分流安置困难、铁路运费优惠政策取消和公路运输治超造成企业物流成本上升、“三供一业”移交成本较高等问题较为突出。  根据中钢协官网消息,特别是在金融去杠杆和银行收紧贷款规模的大环境下,部分钢铁企业的融资成本明显上升,资金链较为紧张,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较突出;多数企业的债转股面临“名股实债”且成本较高等问题,整体工作进度偏慢,落地实施困难;部分企业去产能过程中的债务难以剥离处置,导致资产负债率无法降低。  对此,刘振江指出,“去杠杆”是未来一段时间钢铁行业难啃的一块“硬骨头”。目前,银监会对钢铁企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的问题提出了一系列指导意见,然而没有具体的操作实施细则和具体负责的部门,但有几个大钢已经有了突破,随着“去杠杆”的深化,这项工作将逐步推进,钢铁企业要抓住机遇,积极研究政策、用好政策,调整债务结构,开展银企合作,为自身发展争取利益。

上半年钢铁企业经济运行座谈会召开,会议强调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努力实现增效益  6月20日,上半年钢铁企业经济运行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常务副会长顾建国,副会长王利群、迟京东、屈秀丽,副秘书长王颖生、王德春、姜维等协会领导以及各部门主要负责人,与21家大中型钢铁企业领导面对面,交流上半年企业经济运行情况,以及供给侧改革、清除“地条钢”、去杠杆、降成本等政策落实情况和实施效果,研判未来行业走势。  “2017年,钢铁行业最关键的决定性战役,就是彻底清除‘地条钢’和防止‘地条钢’死灰复燃。”刘振江指出,“这两个方面是事关钢铁行业结构调整基础稳定的大问题,全行业和企业决不可掉以轻心。”  刘振江指出,下半年,钢铁企业要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增效益这两个主题开展工作,坚定去产能的步伐,严防“地条钢”死灰复燃,坚持控产量、稳价格,努力实现增效益,维护行业平稳运行。  一、必须彻底清除“地条钢”并严防死灰复燃  今年初以来,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钢铁行业去产能成效显著,市场形势和企业盈利状况有所好转。据钢协统计,1月-4月份,会员钢铁企业累计实现利润325亿元,同比扭亏为盈。企业代表普遍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尤其是化解过剩产能和清除“地条钢”工作力度加大,对市场好转、钢价趋稳、企业效益改善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截至5月底,全国已压减粗钢产能4239万吨,完成年度目标任务的84.8%。“与2016年相比,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广度和深度都有了一个推进,去产能的同时,企业改革和管理也在创新。”刘振江说,“国家显然是把钢铁行业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和试点,我们要当好先行官。”  5月2日-26日,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组成8个督查组,赴各地开展取缔“地条钢”专项督查,正按照“四个彻底拆除”的要求将“地条钢”取缔到位。但是,在利益的驱动下,“地条钢”的地方保护主义仍然严重。会上,有相当一部分企业表达了对“地条钢”死灰复燃的担忧,个别企业用电弧炉置换工频炉和中频炉产能、电弧炉企业“批小建大”等扩产能现象必须严格禁止。  对此,刘振江表示,上半年彻底清除“地条钢”和防止“地条钢”死灰复燃,这两个问题同等重要,如果其中一个问题解决不好,将后患无穷。“地条钢”难打,不在于找的“理由”,根源在于利益驱动。全行业和企业要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的工作。  顾建国强调:“取缔‘地条钢’来不得反复,一反复就是洪水猛兽。希望大家站在钢铁行业转型升级、健康发展的高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坚持原则、实事求是、保持警觉。”  二、控产量、稳价格是行业平稳运行的关键  “2017年,我们必保的一件事情就是增效益。”刘振江说,“不能保证稳增效益,就保证不了行业稳增长,也保证不了改革。”  从参会企业的生产经营指标来看,1月-5月份,大多数企业均实现盈利,一些亏损大户实现了扭亏为盈。刘振江认为,上半年,多数企业的盈利情况好于预期,这难能可贵。但是,在行业整体盈利情况好转的大环境下,仍有部分企业错失了盈利的良机。这些企业需要反思,从自身找问题。  上半年,长材的盈利情况明显好于板材。从CSPI中国钢材(3148,86.00,2.81%)价格指数的走势来看,自2月下旬起至今,长材价格指数始终高于板材价格指数。5月末,国内市场长材价格比年初上涨了11.06%,而板材价格是下降了10.94%。  “板材价格低的根本问题在于供需关系。”顾建国说,“板材和长材的价格倒挂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这说明除了其他因素外,供需关系失衡是主要原因。”他表示,今年,板材的需求基本稳定,但供给量增加明显。据钢协统计,1月-5月份,中厚宽钢带和冷轧薄宽钢带产量分别同比增长12.9%和10.7%,远超全部钢材产量增速。如果板材产量继续增长,将对价格的回升产生制约。“板材的生产成本高于长材,但价格低于长材。这种情况如果下半年继续存在甚至延续到明年,将对行业的稳定运行造成较大影响,这是影响当前行业运行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顾建国说。  随着去产能、打击“地条钢”工作的持续推进,钢材价格持续回升,拉动产能释放加快,钢铁生产节奏偏快。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前五个月的粗钢日均产量均高于去年同期。其中,1月-2月份的粗钢日产量为218.25万吨,同比增长5.8%;3月份为232.26万吨,同比增长1.8%;4月份为242.59万吨,创历史最高水平,同比增长4.9%;5月份为233.10万吨,同比增长1.8%。  刘振江指出:“我们最担心的问题就是产量猛增。上半年,长材供大于求的矛盾缓解了,板材供大于求的矛盾又突出了。下半年,钢铁行业就是要‘求稳’,控产量、稳价格是保证行业平稳运行的关键。要实现增效益,还得按照市场需求以销定产、控制产量。”  三、融资环境成为难啃的“硬骨头”  从钢铁企业反映的情况看,融资成本高、债转股进展缓慢、环保限产压力大、人员分流安置困难、铁路运费优惠政策取消和公路运输治超造成企业物流成本上升、“三供一业”移交成本较高等问题较为突出。特别是在金融去杠杆和银行收紧贷款规模的大环境下,部分钢铁企业的融资成本明显上升,资金链较为紧张,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较突出;多数企业的债转股面临“名股实债”且成本较高等问题,整体工作进度偏慢,落地实施困难;部分企业去产能过程中的债务难以剥离处置,导致资产负债率无法降低。  对此,刘振江指出,“去杠杆”是未来一段时间钢铁行业难啃的一块“硬骨头”。目前,银监会对钢铁企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的问题提出了一系列指导意见,然而没有具体的操作实施细则和具体负责的部门,但有几个大钢已经有了突破,随着“去杠杆”的深化,这项工作将逐步推进,钢铁企业要抓住机遇,积极研究政策、用好政策,调整债务结构,开展银企合作,为自身发展争取利益。  刘振江强调:“下半年,我们工作的总体思路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增效益‘两只手’都要抓,而且都要抓住。钢铁企业要围绕这两个主题安排好工作,处理好改革和生产经营的关系,解决好去产能过程中的一系列问题,坚持‘去产能、控产量、稳价格、保效益’,努力维护行业平稳运行。”

尽管上半年钢铁行业实现效益大幅提升,但在采访中,李新创及徐向春等行业人士均对记者指出,中国钢铁行业目前刚刚走出低谷,对于当前上半年效益提升不能盲目乐观。  钢铁行业仍然需要沿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线,继续加大力度推进去产能和转型升级。  重组或加速  在采访中,李新创还指出了对钢铁行业而言依然不容忽视的几大挑战,分别包括:下半年市场需求增长情况的不确定、平均利润率过低、行业布局分散及债务负担沉重等。  李新创分析称,今年上半年,中钢协会员钢企的平均销售利润率仅为3.04%,远低于前5个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率6.05%的水平。  “这是在投资和市场需求还不错的行情下取得的利润率,要是下半年地产继续调控,可能投资增速会出现回落,基建领域的投资也未必能保持上半年20%以上的增长速度。下半年的钢材需求能否保持上半年的行情还不能确定。”  需求之外,整个钢铁行业的集中度仍然分散也有待行业进一步兼并重组来改善。  《钢铁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曾提出,到“十二五”末,前十家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提高到60%。  但数据显示,2016年粗钢产量前4家钢企的粗钢产量仅占全国总量的21.67%(比2015年还下降0.01个百分点),前10家钢铁企业也只占35.87%,这与规划中的前十家行业集中度提升至60%人仍然相差很远。  为此,2016年底出台的《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再次明确,到2020年钢铁行业的产业集中度达到60%。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中也指出,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钢产能要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钢铁集团中。  2016年6月,宝钢吸收合并武钢成立宝武钢铁集团的重组,掀开了新一轮钢铁企业重组整合潮的序幕。  中钢协副秘书长王颖生日前在深圳举行的“2017(第六届)中国煤焦矿产业大会”上表示,兼并重组是钢铁行业下一步的重点任务,未来行业重组会逐步提高。  此前中钢协副会长迟京东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目前钢铁行业优化布局、兼并重组的工作还仅局限于个别企业,没有形成整体突破,宝武合并只是钢铁业重大结构调整的一个开始,接下来,区域性的重组整合将拉开帷幕。”  一位不愿署名的行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预测称,未来有望接力整合的热点地区,一为京津冀、二为东北地区。该人士称,随着东北特钢的债转股方案落地通过,东北地区钢企整合有望先行一步。尽管前些年业内传闻的版本,是由鞍钢集团来完成与本钢、通钢等合并,但近期本钢集团也参与了东北特钢的重组工作。未来不排除仍由鞍钢实现东北地区的钢企大整合。“但未来的整合时间表可能比较长,很难在下半年见到大规模的整合潮。”该人士强调。  艰难去杠杆  李新创等人在采访中还强调了目前钢铁行业普遍存在的负债率偏高的问题。  “对于整个钢铁行业而言,全行业平均负债率依然高达70%,企业财务负担依然高企,去杠杆的压力依然存在。”李新创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梳理出的28家主要钢铁上市公司中报中发现,今年*ST中报的负债率高达103%,成为负债最高的钢企。韶钢松山负债率92%位居第二高。超过80%的还有西宁特钢、酒钢宏兴、抚顺特钢、八一钢铁、安阳钢铁等5家。中报负债率低于70%的企业只有宝钢股份、沙钢股份、鞍钢股份等16家,在28家钢企中占比57%。  在今年7月底举行的中钢协五届六次常务理事会上,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巡视员骆铁军指出,在去产能和取缔地条钢取得积极进展的同时,钢铁行业去杠杆的效果还不尽如人意,“去年全行业平均负债率只降了1个百分点左右”。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国内钢企去年以来积极与银行等金融机构接洽对接去杠杆事宜。2016年12月9日,中钢集团成为国内率先实施债转股“吃螃蟹”的央企。在中钢集团的债务重组方案中,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国家开发银行等六家银行对中钢本息总额600多亿元的债权进行整体重组,分为留债和可转债两部分,300多亿元留债,给予停息、减息等政策,另外300多亿元实施零息债转股,共减免利息负担130亿元左右。  随后,武钢、太钢、马钢、安钢、酒钢、鞍钢、南钢、河钢等九家国有钢铁企业于去年底至今年初陆续与相关银行签署了债转股协议。加上今年5月最新签下框架协议的山东钢铁集团,全国已经有10家钢铁企业与银行签订了债转股协议。  但在现实情况中,由于缺乏债转股落地细则、债务金额巨大等多方面原因,多数钢铁企业的债转股仍停留在协议阶段,“即便部分转了股的,也是名股实债,对企业而言,财务负担只会更重。”上述行业人士称。  中钢协秘书长刘振江在7月底的钢协会议上表示,针对行业去杠杆进展缓慢等问题,中钢协大半年来积极与银监会等部门和钢铁企业沟通座谈,取得了一些进展。  刘振江介绍,今年3月,中钢协与银监会在南昌召开了“去杠杆、防风险、增效益”座谈研讨会,会上提出,要经过3-5年努力,使得行业平均负债率下降到60%以下。截至目前,已经有10家钢企与银行机构签署了债转股方案。  随后4月,中钢协又与银监会等在马鞍山再次召开去杠杆交流会,研究下一步“去杠杆”和推进市场化债转股的措施和方法。“银监会近期将召集金融机构和典型钢企研究落实相关问题。”  据刘振江透露,针对钢铁企业集中反映的在债转股中遇到的“名股实债”、债务处置、信贷规模和贷款结构等问题,中钢协也向去产能部际联席会及发改委、财政部、工信部等部委形成了专题报告。“协会对于去产能过程中债务处置相关问题的建议,已经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目前正在收集典型案例。”  8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将继续把国企降杠杆作为“去杠杆”的重中之重,做好降低央企负债率工作。会议还提出,未来将推动发展前景好、有转股意向的央企创新模式,加快推进债转股,“支持债转股实施机构多渠道筹资;鼓励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及有条件的央企基金采取各种市场化方式参与债转股”。  种种迹象显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难度最大的去杠杆工作,将有望在今年下半年加快推进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