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强驳斥“中国钢铁大而不强”:宝武质量、盈利全球第一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中国钢铁航母宝武集团的诞生,不仅是中国钢铁行业的一次“巨震”,也是国企改革的一件大事。  6月28日,宝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马国强在6月28日的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发言时表示,这次国企改革,就是把国企过多的功能去掉。马国强提到,“这次国有企业改革,首先就是对国有企业界定功能,国有企业分为大的两类,一类是
公益类 ,一类是 商业类
,宝武集团是商业类,在充分竞争领域内。”  以宝武集团为例,马国强表示,“是在适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的背景下,由原来的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联合在去年成立的新公司。我们两家企业在之前的发展过程中有很多不应该是我们该从事的行业,比如我们承担了职工家属宿舍的供水、供电、供气这样的一些业务,我们还办了幼儿园、学校,这些在这一轮的改革当中都要还给政府,交给适合的企业去办。还有以前我们办的医院,现在也要交给擅长做医院的,比如中国医药、中国华润,交给他们去做。”  马国强表示,通过对国有企业的分类,使得国有企业有所为有所不为,能够聚焦主业,能够像一般的商业公司一样,有规范的公司治理、有监督有效的机制,“国字号”的明天会越来越美好。  对宝武集团来说,“通过聚焦钢铁主业,把不该为的去除掉,这样就能瘦身健体、提质增效,未来的竞争力会越来越好。”  在国有企业的体制机制方面,马国强提到,“就宝武集团而言,我们的董事会,集团内部就3个人,外部董事要超过一半,有4个,我们董事的构成有来自于新加坡的,有来自于香港的,有来自于美国的,国务院国资委试图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改变过去股东对企业决策干预过去的问题,通过这些年的发展,我认为这条路是对的,我们的决策是高效的”  对于混改这一举措,马国强提到,“我理解这一次的混改,更多的是在体制机制上,不在资本上。”马国强表示,“现在外界对中国的中央企业内部的机制可能有一些误解,我们有集团公司的层面,也就是我做董事长的层面,更多的是管监督,就是按照中央的要求
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
,下面的各二级公司,他们的决策自主权是充分授权的,我们对他们的激励也是充分的,包括现在的利润分享机制。”  不过马国强同时坦言,“现在持股还有障碍,要纳入到混改的名单以后,管理层才能持股。”但是,除了基本薪酬、绩效年薪之外的增量利润的分享,“这种机制我们现在已经在运行了。”  此外,对于“一带一路”,马国强表示,“
一带一路
纳入国家战略,中央企业责无旁贷要加快推进、加强研究。对钢铁企业来说,现在更多的是在矿山投资上走出去,中国的铁矿资源相对贫乏。另外,我们的产品市场需要走出去。未来,先进产能的合作也是下一步要推进的,很多沿线的国家经济发展越来越快,对钢材的需求越来越大,或许有投资的机会。”  谈到“一带一路”对国企改革的影响,马国强给出的是“加快推进”的肯定答案。马国强表示,“国际化也好,
一带一路
也好,如果要走出去,我们管理层的本土化是必须的。我们作为百分之百的中央企业,我聘用了外方的总经理,我不能跟他说你只能拿30万、只能拿50万,一定是市场地选聘职业经理人、市场化地决定薪酬。”  值得一提的是,马国强在现场还反驳了外界对中国钢铁行业“大而不强的”的评价。他表示要为中国钢铁业“说句公道话”,“中国去年消费钢材7亿吨,只进口了1000万吨,而这1000万吨里面真正中国不能生产的大概也就三四百万吨。也就是中国目前,无论是航母也好、建筑也好、汽车也好,所需要的钢材,中国都能提供。”  反驳了“大而不强”这个特点之后,马国强提到中国钢铁业的另一个特点,即竞争非常充分,“这也是中国产能过剩非常重要的原因。”马国强介绍,“中国的钢铁企业有上千家,作为
国字号
的中央企业的现在只有2家,现在民营钢企的发展越来越快。我们更多的竞争是跟日本的同行、韩国的同行、欧洲的同行、美国的同行在国际上同台竞争。”马国强认为,“竞争到今天,无论是产品质量,还是盈利能力,我们在全球都是第一的。”

“宝钢与武钢的联合重组,是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的一件大事,也是中国钢铁行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一件大事。可以说,作为业内集团重组与上市公司合并同步推进的首个央企联合重组,宝武重组受到了境内外监管机构、资本市场、投资者、媒体的高度关注,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7年理事(扩大)会议召开前夕,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中国宝武钢铁集团董事长马国强接受了《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专访,就宝武重组、化解过剩产能、推进国企改革等钢铁行业的热点话题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宝武集团将坚持融合发展  刚刚过去的2016年,记录了中国钢铁工业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事件,即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正式成立。对于这艘钢铁“航母”的扬帆启航,业界充满了期待。  “2016年10月28日,宝钢股份与武钢股份分别召开股东大会审议两家上市公司吸收合并议案,在两个集团回避表决的情况下,均以99.5%以上的赞成比例高票通过,充分表明了上市公司股东对本次以市场化方式实现吸收合并的高度认同,反映了资本市场对宝武集团发展前景的足够信心。”马国强表示。  联合重组后,宝武集团拥有普碳钢、不锈钢、特钢等三大系列产品,年产粗钢规模位居中国第一、全球第二,成为中国乃至全球钢铁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企业之一。宝武集团将充分利用集约化战略、规模化经营的优势,在规模、品种、成本、技术、服务等方面持续挖掘协同潜能,进一步提升国际竞争力。  在马国强眼里,在钢铁行业去产能的大背景下实施宝武重组具有特别的意义。“企业兼并重组是一种市场行为,是市场经济达到过剩以后必然出现的情况。当前,中国钢铁企业面临严重的产能过剩。产能过剩导致无序竞争,要解决这个问题,企业就要重组,所以,重组在化解过剩产能的过程中是必要的、必须的一个手段。因为只有通过联合重组,新成立的公司才能作为一个整体在更大范围内来统筹考虑区域的布局,以及产量的布置、安排,从而减少、避免无序竞争。”马国强表示,“2016年,宝武集团根据内部整合和各生产基地的结构调整实际情况,在提前完成全年化解过剩产能任务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了产能压减目标。”  “下一步,宝武集团将与地方政府加强协作,稳妥有序推进相关钢铁企业改革脱困,处置好‘僵尸企业’。同时,以重组为契机,将业务整合与压缩管理层级、减少法人单位、处置‘僵尸企业’等工作相结合,切实做好‘瘦身健体’、提质增效工作。”马国强对宝武集团未来的融合发展有着明晰的思路,“我们要积极弘扬企业先进文化,实现包容、团结、融合、发展,勠力同心、高效协同、相互尊重、优势互补,与各利益相关方共同创造美好未来。”  对于业界关心的宝武集团未来发展计划,马国强表示,2017年,宝武集团将顺应制造业服务转型和产业链竞争的发展趋势,将业务领域向钢铁产业链上下游适度延伸,加快实施以钢铁业为主体、以绿色精品智慧制造和钢铁生态圈平台化服务为两翼的“一体两翼”战略。同时,宝武集团将以“成为全球钢铁业的引领者”为奋斗目标,按照“中国制造2025”制造强国战略、国资国企改革以及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总体要求,服务国家战略,实施“钢铁主业一业特强、相关产业协同发展”的业务组合,聚焦钢铁主业做精做强做优,引领、示范行业转型升级,全面提升全球影响力。  国企改革旨在不断提升  国有资本运营效率和效益  《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年~2020年)》提出,按照市场化运作、企业主体、政府引导的原则,结合化解过剩产能和深化区域布局调整,进一步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深化国有企业改革。2016年12月份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要按照统筹推进、重点突破的要求加快改革步伐,更好发挥改革牵引作用。要深化国企国资改革,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  宝武集团成立后,其在国企改革领域的做法将成为国内钢铁企业的“标杆”。对此,马国强阐述了宝武集团的改革思路。他表示,宝武集团将以打造国有资本投资公司为目标,不断提升国有资本运营效率和效益,确立“精简高效、权责对等、有机融合”的管理架构;以“分类管控、投资运营、整合协同、服务创新”为核心功能,打造价值创造型总部;以规范子公司法人治理为主要手段,建立“管放结合”机制,促进子公司真正成为独立的市场竞争主体;以市场化为导向,深化三项制度改革,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和市场化薪酬决定机制,有效激发企业活力和员工创造力;优化国有资本结构,分层分类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断提高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加强和改进监督体系,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大力推进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稳妥处理历史遗留问题,为企业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创造条件。  马国强强调,作为国有企业,要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坚决杜绝利益的输送。“就是这个企业的家再大、业再大,如果不好好经营、管理,将来可能也要破败。因此,我们必须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精神,按照‘四个同步’‘四个对接’的要求,充分发挥党组织的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作用,把加强党的领导与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他说。  去产能要与供给侧改革结合起来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仍是首要任务。对于钢铁行业来说,2016年是去产能元年,2017年则是去产能的攻坚之年。  “2016年,钢铁行业去产能取得了良好的成效,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尤其是2016年钢材市场出现了好转,一些‘僵尸企业’死灰复燃。”马国强表示,“在去产能的过程中,除了要继续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外,还应该强调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严格执行环保、能耗、质量、安全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依法依规去产能。钢铁行业现在的产能里面,还有相当数量是环保不达标或者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也就是说,对照《环保法》《安全生产法》《产品质量法》的标准,一些不达标的企业应该依法坚决退出。”  马国强认为,钢铁行业进一步推进去产能,要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结合起来。“从钢铁行业来看,我们虽然一方面产能过剩,但另一方面,每年仍然进口了大量钢材。所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仅要去产能,更要调整产品结构,让我们的产能跟需求在产量和结构上相匹配。”他说。  马国强指出,钢铁企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做好创新和降本两个工作。“作为钢铁企业,除了满足既有的消费,还应该创造钢材的需求。比如《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年~2020年)》提出,要加快钢结构建筑推广应用,研发生产与钢结构建筑构件需求相适应的定制化、个性化钢铁产品。现在,修路、修桥、盖楼还在使用大量的钢筋混凝土,如果钢铁企业有信心也有能力让将来的桥、楼都用上钢结构,这对钢铁行业、钢铁企业来说无疑是利好。这就是我们要创造的需求。我们在创造需求的同时,还要引领下游行业用钢趋势,所以,我们的成本一定要满足下游用户的期望,一定要把成本降下来。”他如此解释道。  在去产能过程中,人员安置一直是各方关注的话题。对此,马国强表示:“在去产能这个大背景下,一些员工必须找‘别的出路’。‘这个别的出路’里面有很多方法,需要企业、社会、政府共同努力,共同制订方案。作为国有企业,我们有责任、有义务把所有的员工都妥善安排好。”  “尽管近年来国内外形势错综复杂,国内经济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但连续几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明确指出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在这个大基调下,我认为钢铁行业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但行业仍然面临去产能、环保、转型的压力,中国钢铁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实现从大到强的转变仍然任重而道远。”最后,马国强说道。

“钢铁航母”宝武集团的兼并重组之路仍在继续。9月20日,宝武集团总经理、党委副书记陈德荣在2017“互联网+钢铁”双创高峰论坛期间透露,对于兼并重组,目前有几家标的物,主要为地方国有企业。  为推进行业内的兼并重组,宝武集团也在做相应的前期准备。今年4月7日,宝武集团和WL罗斯公司、中美绿色基金、招商局集团签署框架协议,拟共同发起设立四源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  这是中国第一只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初定规模为400亿-800亿元,组织形式为有限合伙,四家发起股东共出资10亿元设立四源合股权投资管理公司作为普通合伙人,股权比例分别为25%、26%、25%和24%。  四源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成立的初衷就包括加快兼并重组。宝武集团董事长马国强当时表示,发起设立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是响应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全面深化国企改革的要求,通过市场化的方式、专业化的运作、全球化资源嫁接,助力钢铁行业去除过剩产能、出清僵尸企业、加快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实施混合所有制、推动新型国际产能合作,有效支持“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  陈德荣9月20日则表示,“中国的兼并重组难度还很大,大量的钢企背后都有地方利益、银行债权处置等问题”。中国企业的兼并重组刚刚上路,具有非常大的不确定性。而宝武集团作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力求在这方面有所培育。  宝武集团由原宝钢集团、武钢集团在2016年联合成立。目前资产总额约为7300亿元,年产粗钢规模位居中国第一、全球第二。联合重组落定之时,业内就认为此次重组将掀起中国钢铁行业兼并重组新一轮的高潮。2017年上半年,宝武集团累计实现利润86.6亿元,经营性利润继续保持行业第一。在7月11日举行的上半年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发布会上,国务院国资委总会计师沈莹曾表示,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重组以后,两家企业开展了180多项业务协同。钢铁企业投资大,基地建设开支多,两企业重组后,产业布局上产生的协同效应非常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