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重钢欠款超1亿元被追讨 重组失败后面临重整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重庆钢铁因无力清偿债务被法院判处重整。7月3日,重庆钢铁收到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的《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重庆来去源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来去源公司”)对重庆钢铁的重整申请。4月24日,来去源公司以重庆钢铁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  公告显示,2016年11月10日,重庆市长寿区人民法院判决重庆钢铁支付来去源公司货款400余万元、逾期付款利息和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重庆钢铁至今仍未支付上述款项。在这之前,重庆钢铁还曾被卷入诉讼之中,原告重庆国豪建设有限公司请求判令中交第三航务工程局立即支付原告工程款人民币1500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上述涉诉工程,即为*ST重钢环保搬迁项目施工工程,由中交第三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承包。  重庆钢铁最新公布的2017一季报显示,营业收入16.55亿元,亏损5.94亿元,在与渝富集团的重组失败后,重庆钢铁正濒临退市边缘。3月31日,重庆钢铁发布2016年年报,营业收入为44.15亿元,同比下降47.13%,亏损46.86亿元,这也就意味着重庆钢铁因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根据有关规定,公司股票将在公司2016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变身*ST重钢。

连续2年净利润负值后被实施退市风险提示、筹划重组近1年后失败,*ST重钢(601005)的窘境越来越无法掩盖。  5月10日晚间,*ST重钢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接到重庆仲裁委员会(2017)渝仲字第706号参加仲裁通知书,申请人重庆市爆破工程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庆爆破”)与被申请人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已经由仲裁委员会受理。  据*ST重钢对上述案件的情况说明,两家公司之间的合同于2012年3月20日签订,2014年8月5日完成结算审核,审定结算造价为7584万元。截至现在,*ST重钢尚未支付的工程款余额为163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此前一天,也就是5月9日晚间,*ST重钢也发布过一则重大诉讼事项公告。近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原告重庆渝商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渝商”)与被告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公告显示,*ST重钢对重庆渝商的欠款余额为9589万元,欠款主要来自于产品购销。  这就意味着,*ST重钢接连被追讨欠款超1亿元。加上最近两次公布的诉讼事件,*ST重钢在2017年已遭遇3次重大诉讼、仲裁事件。此前的4月21日,尚未戴帽的重钢曾公告称,重庆市长寿区人民法院已受理原告太原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太原重工”)与被告中联重科物料输送设备有限公司(下称“中联重科物料”)、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重庆钢铁案涉1214.7万元货款。  实际上,*ST重钢自2010年以来长期在亏损边缘挣扎。有业内人士曾对澎湃新闻(www.thepaoer.cn)表示,“2017年钢铁去产能的重点之一是处理
僵尸企业 ,重钢就是典型的 僵尸企业
,长期靠政府输血维持。”  *ST重钢母公司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钢集团”)是重庆市最大的钢铁集团,是一家具有百年历史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其前身为1890年清政府创办的汉阳铁厂。  翻看*ST重钢历年业绩报告,2010年净利润为1000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2584万元,当期政府补助1071万元、无偿使用重钢集团相关资产1.53亿元;2011年净利润-14.71亿元;2012年净利润为9881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18.68亿元,当期政府补贴达20亿元;2013年净利润为-24.99亿元;2014年净利润为5143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25.36亿元,当期政府补贴为9.23亿元;2015年净利润-59.87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93亿元,当期政府补贴达9.69亿元。2016年净利润-46.86亿元。  也就是说,近两年亏损超百亿元的*ST重钢,若没有当地政府补贴,早在5年之前就应该被戴帽。  危难之际,*ST重钢曾一度寄希望于重组,并准备“钢铁换金融”。  *ST重钢于2016年6月2日起停牌,原因即重庆市国资委筹划重大事项。此后的8月30日,重组对象浮出水面,*ST重钢与控股股东重钢集团和重庆渝富控股(渝富控股持有渝富集团100%股权)签署了《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  根据此前公告,重组框架方案将至少包含两项主要内容:
*ST重钢拟出售钢铁业务相关资产;拟收购经过整合后的渝富集团涉及金融、产业投资等领域的优质资产。渝富集团实际控制人为重庆市国资委。  不过,5月2日晚间,停牌近一年的*ST重钢发布公告称,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ST重钢给出的理由包括,一方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较为复杂,拟置出钢铁资产涉及债务规模大,债权人众多,涉诉债务情况复杂,经与债权人进行沟通,公司尚未能就重组方案与主要债权人达成一致意见;另一方面,拟置入的渝富集团主要资产涉及相关监管政策的要求,在目前监管政策下,拟置入资产方案难以满足境内外两地监管要求,且资产剥离所涉及的审批和操作程序较为复杂,需分别履行国有资产监管管理部门、金融及证券行业主管部门等监管审批,并涉及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衔接工作。根据重大资产重组的相关监管规定和要求,预计本次重组难以在规定的时间内与交易相关各方就重组方案达成一致并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  至此,*ST重钢耗时近一年的重组正式宣告终止。重组失败后,*ST重钢或面临重整命运。  此前的4月24日,*ST重钢收到债权人重庆来去源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来去源公司”)发出的《通知书》,来去源公司以公司不能清偿其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  *ST重钢母公司重钢集团已于5月2日召开董事会就*ST重钢被债权人申请重整事项进行了专项研究,同时向重庆市国资委进行了汇报。重钢集团还称,理解并支持*ST重钢进行重整。

被法院裁定重整后,*ST重钢(601005)管理人目前已启动对公司财产和营业事务的接管工作。  7月10日晚间,*ST重钢发布公告,管理人已经启动债权申报登记及审查工作,债权申报截止日期是2017年8月11日。在重整期间,*ST重钢将采取管理人管理财产和营业事务模式。管理人已于7月5日启动对公司财产和营业事务的接管工作。  根据重庆一中院此前作出的重整裁定,重庆一中院指定重庆钢铁清算组担任重庆钢铁管理人,由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张智奎担任重庆钢铁清算组组长、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担任清算组副组长。  *ST重钢在公告中还提到,公司股票存在暂停上市或终止上市的风险。*ST重钢2015
年、2016
年净利润分别为-59.87亿元、-46.86亿元,连续两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2016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1.07亿元。公司股票在3月底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另外,*ST重钢目前虽然进入重整程序,但公告称尚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ST重钢成立于1997年,在香港联交所和上证交易所上市。其母公司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重钢集团”)是重庆市最大的钢铁集团,是一家具有百年历史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其前身为1890年清政府创办的汉阳铁厂。抗战期间西迁至重庆,创造了中国钢铁行业多个第一。  此前的4
月 24
日,*ST重钢收到债权人重庆来去源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来去源公司”)发出的《通知书》,来去源公司以公司不能清偿其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重庆一中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重钢集团随后于5月2日召开董事会就*ST重钢被债权人申请重整事项进行了专项研究,同时向重庆市国资委进行了汇报。重钢集团称,理解并支持*ST重钢进行重整。  重庆一中院经审理认为,重钢股份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现有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符合破产重整条件,在7月3日裁定受理重整申请。  *ST重钢在7月3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曾表示,公司拟向管理人提交在重整期间继续营业的申请,重整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有关方面,做好员工稳定、继续在现有基础上保持生产经营及其他与重整相关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