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电子游戏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东北特钢重整案即将收官,沙钢掌门人接盘! 东北特钢重整案即将收官,沙钢掌门人接盘!

10日早间,沙钢股份和本钢板材先后发布公告,透露出东北特钢重整的最新进展。  此前,本钢板材在7月7日公告称,在当日董事会会议上,以7票同意,0票反对,0票弃权的结果审议通过《关于签订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三家公司破产重整之投资框架协议的议案》。值得注意的是,本钢板材母公司本钢集团和东北特钢同属辽宁省地方国企。  受此影响,本钢板材的股价最近十分强势。  7月10日上午,东北特钢旗下上市公司抚顺特钢公告,因拟披露重大事项临时停牌,“待公司通过指定媒体披露相关事项后复牌,敬请投资者密切关注。”  业内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上述三则公告的发布,意味着投资人与重整投资方案已基本落定,东北特钢借重整案获得新生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曾与鞍钢传绯闻  央企鞍钢集团曾经一度是参与东北特钢重整的大热门人选。  东北特钢破产重整始于去年10月,在债务压顶并多次出现债务违约后正式进入司法破产重整阶段。去年10月,抚顺特钢公告称,经大连市中院裁定受理对东北特钢集团及下属子公司东北特钢集团大连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东北特钢集团大连高合金棒线材有限责任公司的重整申请。值得注意的是,抚顺特钢并不在重整范围内。  抚顺特钢披露上述消息后,外界一直保持高度关注,但重整草案迟迟不见下文。今年4月10日、5月10日,东北特钢先后两次延期提交重整计划草案。  今年4月,市场就传出东北特钢重整方最有可能是身处辽宁省的央企鞍钢集团。5月,当东北特钢的重整计划草案二度爽约时,又有传言称,鞍钢集团准备参与东北特钢重组,占股比例预计为51%.  然而就此传言,鞍钢却一直没有出来澄清。  没有澄清的传言最终还是没有变成现实。一位钢铁企业高管告诉中国证券报(公众号:xhszzb)记者,鞍钢集团目前的经营状态况虽然尚可,但考虑到其自身的实际情况,目前并不适合扩张,而且东北特钢的债务负担较重,所以鞍钢集团也未必有意向接手。  “钢铁沙皇”出手  东北特钢能吸引重整意向投资人的或在于其技术实力及产品优势。据了解,目前宝钢特钢、中信泰富、太钢、东北特钢,属于中国特钢领域的第一阵营。东北特钢网站显示,近年来,东北特钢为我国“神舟”系列宇宙飞船、“嫦娥”探月工程、“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国产大飞机项目,以及核电事业、风力发电设备、高速铁路、轿车国产化、石油开采用钢更新换代等项目研制和提供了大量特殊钢新材料。  沈文荣是国内知名民营企业家,他掌舵的沙钢集团目前是我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也是国内最大民营企业之一,沈文荣因此也被称为“钢铁沙皇”,并一度问鼎国内首富。  近期以来,沈文荣的对外并购动作不断。就在6月15日,沙钢股份发布公告,拟以258亿元收购苏州卿峰和德利迅达,从而收购背后的Global
Switch.Global
Switch是全球排名第三、欧洲最大的第三方数据中心运营公司,沙钢股份也战略转型为“特钢+大数据”双主业模式。  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东北特钢是真正的特钢,技术装备和产品优势突出,过去困难主要是债务危机和管理问题。沙钢实力雄厚、市场意识和管理水平高,刚好形成很强的互补。对于民营企业参与国企的重组,应该持鼓励的态度,要尊重市场的选择  上述钢铁企业高管也表示,东北的企业落后在观念和管理上,东北要想振兴,首先要从观念入手。在此背景下,沙钢重组东北特钢正好赶上好机会,在职工安置等问题上,地方政府一定会想办法剥离,或出台政策,促进重组的顺利进行。

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东北特钢”)重整案的部分意向投资人浮出水面。沙钢实控人控制的企业计划重整完成后成为东北特钢第一大股东;本钢板材拟10.38亿元增资东北特钢,占重整后东北特钢注册资本的10%。  锦程沙洲或成第一大股东  沙钢股份公告称,近日接到实际控制人沈文荣的通知,其控制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锦程沙洲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锦程沙洲”),拟作为主要投资人参与东北特钢及其子公司大连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东北特钢集团大连高合金棒线材有限责任公司的破产重整,预计在破产重整完成后将成为东北特钢第一大股东。  沙钢股份称,东北特钢的重整计划草案尚未最终确定,锦程沙洲参与破产重整以及成为东北特钢集团第一大股东亦存在不确定性。  本钢板材则公告称,公司于7月7日签署协议,拟以自有资金10.38亿元对东北特钢进行增资,占重整后东北特钢注册资本的10%。  对于参与重整的原因,本钢板材称,“通过参与本次重整,公司将向东北特钢等三家公司输出企业管理经验,为东北特钢等三家公司尽快复苏贡献力量。复苏后的东北特钢将在业务方面与公司形成有效协同,有利于上市公司的发展。”  7月7日,本钢板材公告称,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签订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三家公司破产重整之投资框架协议的议案》。值得注意的是,本钢板材母公司本钢集团和东北特钢同属辽宁省地方国企。  7月10日上午,东北特钢旗下上市公司抚顺特钢公告,因拟披露重大事项临时停牌。  东北特钢破产重整始于去年10月,在债务压顶并多次出现债务违约后,公司进入司法破产重整阶段。去年10月,抚顺特钢公告称,经大连市中院裁定,受理对东北特钢集团及下属子公司东北特钢集团大连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东北特钢集团大连高合金棒线材有限责任公司的重整申请。而抚顺特钢并不在重整范围内。  按照《企业破产法》规定,债务人或管理人应当自法院裁定重整之日起6个月内,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若有特殊情况,可以再延期3个月。东北特钢于2016年10月10日被裁定进入破产重整,也意味着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延期后的最后期限就是7月10日。  抚顺特钢此前公告称,东北特钢及管理人积极组织协调意向重整投资人、主要债权人就重整投资方案等有关内容进行了多轮的沟通、协商。  重整迎来曙光  对于东北特钢的困境,据辽宁省国资委副主任、东北特钢重整管理人代表徐吉生介绍,东北特钢的债务高企始于2007年的整体搬迁。在整体搬迁过程中,东北特钢投入了巨额资金进行大规模技术改造,所需资金绝大多数通过银行贷款、发行债券等方式筹集,致使东北特钢背负巨额金融债券,每年仅财务费用就高达30亿元。  据了解,目前宝钢特钢、中信泰富、太钢、东北特钢等属于中国特钢领域的第一阵营。东北特钢网站信息显示,近年来,东北特钢为“神舟”系列宇宙飞船、“嫦娥”探月工程、“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国产大飞机项目,以及核电事业、风力发电设备、高速铁路、轿车国产化、石油开采用钢更新换代等项目研制和提供了大量特殊钢新材料。  沙钢集团目前是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近期沙钢股份对外并购动作不断。6月15日,沙钢股份发布公告,拟以258亿元收购苏州卿峰和德利迅达,从而收购背后的全球排名第三、欧洲最大的第三方数据中心运营公司Global
Switch。沙钢股份借此战略转型为“特钢+大数据”双主业模式。

抚顺特钢(600399.SH)2日晚公告透露,这宗由民营企业为主要投资者对国有钢企实施的重整收购,已获得了中国商务部、国防科工局及证监会等部门的审查和批复。

待重整完成后,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控制的“锦程沙洲”将拥有东北特钢集团43%股份,并成为其控股股东。此外,通过收购东北特钢,锦程沙洲还将间接拥有上市公司抚顺特钢38.22%的股权,从而对抚顺特钢实施控制。

重整方案获批

历时一年多,备受关注的东北特钢破产重整案,终于艰难迈入收官阶段。2018年1月2日晚,抚顺特钢发布了关于东北特钢破产重整案的《收购报告书》,并透露重整投资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锦程沙洲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程沙洲”)和东北特钢集团于近日先后通过了国防科工局、商务部反垄断局及证监会等主管部门的审批。

这意味着,东北特钢重整案将进入最后的执行阶段。中国首例民营钢企接盘重整地方大型国有钢企的案例即将获得成功。

作为中国北方规模最大且提供军用特殊钢的重要公司,东北特钢的破产重整案可不是一个小事件。

受钢铁市场寒冬冲击和长期以来债务包袱拖累,东北特钢自2016年3月28日起连续出现企业债券违约,至当年10月累计10只债券违约,涉及本金71.7亿元。由于无法再通过发债或贷款引入新的资金,东北特钢遭遇了严重的债务危机。

考虑到东北特钢拥有优质的特钢资产及重整价值,债权人向大连中院提出对东北特钢集团的破产重整申请。2016年10月1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债权人对东北特钢及下属两家子公司的重整申请,东北特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截至当年11月20日,管理人收到的申报债权总额约700亿元。

随后数月,资本市场一度对谁能最终接盘传闻不断。在宝武、鞍钢集团、中信泰富特钢等热门人选中,市场一度猜测最终接盘方大概率将是同属东北地区及国资性质的鞍钢集团。但令市场和钢铁行业意外的是,最终,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实控公司锦程沙洲,将与本钢集团旗下的本钢板材共同担任投资人,参与东北特钢的重整。

沙钢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沈文荣是沙钢集团的实控人。截至2017年上半年,沙钢集团总资产1283.6亿元,净利润25.53亿元,同比增加163.2%。此外,沙钢集团持有A股上市公司沙钢股份(002075.SZ)20.34%的股份。

工商资料显示,锦程沙洲成立于2016年4月底,其15名自然人股东几乎全为沙钢集团高管。值得强调的是,在锦程沙洲的股东中,沈文荣一人持股比例为70.53%,为锦程沙洲的控股股东与实控人。

据最新《收购报告书》透露,2017年7月5日,锦程沙洲在大连正式签署了《东北特钢等三家公司破产重整之投资框架协议》,锦程沙洲将作为主要投资者参与东北特钢集团破产重整。锦程沙洲将出资近45亿元投资东北特钢,并将持有重整后东北特钢43%的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

同时,由于东北特钢是抚顺特钢母公司,锦程沙洲还将间接取得抚顺特钢38.22%股份,从而间接控制抚顺特钢。

此外,本钢集团通过本钢板材投资10.38亿元,将持有重整后东北特钢10%的股权。锦程沙洲和本钢板材合计持有东北特钢53%的股权。其余47%的股权为债权人持有。

2017年8月8日,东北特钢召开债权人会议,审议通过了本次重整计划;3日后,大连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通过本次重整计划。

9月27日,国防科工局批复同意本次重整的军工事项审查;2017年12月18日,商务部反垄断局回函通过本次重整的反垄断审查;12月26日,中国证监会出具了相关批复文件,核准豁免锦程沙洲的要约收购义务。

1月3日,国内某大型券商机构固收部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这单历时一年之久的重整案,从债务规模来看不算最高,但是其重整难度却相当大,“一边是辽宁国资控股的国有钢企,一边是江苏地区的民营钢企。跨地区重整谈判外,管理人还要拿着方案与1000多家债权人谈判博弈,债权人中也不乏实力雄厚的国家队。最终能拿出各方都满意的方案实在不易。”

对于重整的重要意义,锦程沙洲在公告中称:“参与本次重整,系响应国务院供给侧改革及《东北振兴‘十三五’规划》等政策、规划号召的重要举措。锦程沙洲通过兼并重组的方式,对东北特钢集团的产线、产品结构进行调整,有助于提升东北特钢集团的企业竞争力,创造江苏省、辽宁省两省合作典范,并有望打造经济新常态下破产重整的典范案例,具有重要社会意义和经济意义。”

承诺5年内消除同业竞争

值得注意的是收购报告书也指出了重整实施后,沈文荣控制的沙钢集团旗下子公司沙钢淮特钢与抚顺特钢之间或将面临同业竞争问题。

据收购报告显示,2016年全年,抚顺特钢销售特钢钢材49万吨,而淮特钢销售特钢125万吨。两家公司在特殊钢四个子品种合金结构钢、碳素工具钢、高合金工具钢、弹簧钢的生产方面存在重合。

若从销售区域来看,上述开两家公司的合金结构钢产品在浙江市场存在一定程度上的销售重合,但均不依赖浙江这一单一市场。对于碳素工具钢、高合金工具钢及弹簧钢这三种抚顺特钢产量较小的产品,两家公司也在江苏、浙江等华东地区存在销售重合。

为避免两家上市公司出现同业竞争,锦程沙洲及沈文荣分别作出了承诺。其中,锦程沙洲明确,不会以任何形式直接或间接从事与抚顺特钢相同或类似业务,亦不以任何形式直接或间接从事与抚顺特钢产生实质同业竞争关系的钢铁产品的生产。

“自本次重整完成之日起的五年内,锦程沙洲将在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要求的前提下,通过行使股东权利采用包括但不限于资产出售、重组、吸收合并等方式对所控制的特殊钢业务进行彻底整合,最终消除锦程沙洲所控制的特殊钢业务间所存在的同业竞争。”

沈文荣也承诺称,自本次重整完成之日起的五年内,将在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要求的前提下,通过行使股东权利采用资产托管、出售、重组、吸收合并等等方式对所控制的特殊钢业务进行彻底整合,最终消除本人所控制的特殊钢业务间所存在的同业竞争。

《收购报告书》还透露,截至1月2日,锦程沙洲及其实际控制人沈文荣均没有在未来12个月内改变抚顺特钢主营业务或对抚顺特钢主营业务做出重大调整的计划。

在分析师看来,目前东北特钢的重整案已经接近收官。这宗民营钢企对国有钢企的接盘重整,不仅为东北特钢“输血”带来资金,更有望给这家老牌国企注入高效市场化的管理机制和强劲的盈利能力。

分析师认为,在前两年钢铁行业大力开展去产能及整顿出清地条钢专项行动的基础上,2017年钢材价格持续回升,这也为东北特钢重整后顺利生产运营提供了有利的市场环境。

1月3日,中国人民大学破产法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破产法学会会长王欣新指出,“东北特钢重整案的顺利推进,首先对东北特钢重获生机、振兴东北经济起到了推动作用。其次对东北地区钢铁、装备等重工业行业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可以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