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偿债方案尚未出炉 渤海钢铁系难愈信用创伤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2016年初,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钢铁”)被爆出千亿债务危机。这家天津本地的国有钢铁集团存在不过6年,但涉及债权金额1920亿元,拥有105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和类金融机构债权人,着实令业内瞠目结舌。  危机发生后,不同利益群体对债务化解方案产生了分歧。政府考虑的是如何尽可能稳住企业,保证税收和职工就业;银行希望尽可能债务受偿,降低不良资产比率;企业则期待债务展期并下调利率,最起码保证其正常信贷需求,因此渤海钢铁千亿债务化解方案一直处于各方博弈中,久久未出炉。  近日,中国证券网记者在阿里巴巴旗下拍卖平台上发现,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7月24日发布了一则关于天津市和平区马场道74号房地产的公告。公告显示,此拍卖物起拍价3.5亿元,为办公用房,而该房产的所有权人就是千亿债务的当事人企业——渤海钢铁,此次法院拍卖的房产也是渤海钢铁的总部办公所在地。      此次拍卖标的物  通过阿里巴巴旗下拍卖平台提供的材料可知,此次拍卖系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融信托”)依据北京市高院于2016年12月23日作出的(2016)京民初54号民事调解书申请法院执行所致。因为调解书的非公开性,对于具体债务不可知,但是从公开的执行裁定书可知,被执行人渤海钢铁、天津钢铁、天津天钢三家公司对华融信托承担三亿六千多万连带债务。  公开拍卖时间定于8月25日上午10点,保证金为3500万元,加价幅度为150万元。中国证券网记者还将持续关注。

如果评选2016年钢铁业最具影响力事件,虽有宝钢、武钢合并的大事件,但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钢铁”)的债务危机,同样算得上热门。  自2010年组建,到2016年分拆,这家天津本地的国有钢铁集团存在不过6年。但负债1920亿元的消息,却让这家企业一夜成名。为化解危机,渤海钢铁在4月底一分为五,曾跻身世界500强的“渤海钢铁”正式宣告成为历史,但如何偿债,却一直未能明确。12月1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与渤海钢铁有关的天津多位权威人士处了解到,渤海钢铁的债务解决方案,目前仍未出炉,“我们也都在等”。  不过,对渤海钢铁这个庞然大物来说,巨额债务显然是不断累积的一个结果。《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种累积,既有来自行业环境的萧条,也有内部管理的问题……  一场北风,就可以将天津的雾霾吹散。但对位于这座城市的渤海钢铁来说,笼罩已久的债务沉疴,仍未等来化解之策。  12月1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渤海钢铁内部获悉,自2016年初爆出债务危机来,渤海钢铁的债务解决方案仍未出炉。2016年4月,渤海钢铁被正式拆分,天津钢铁集团等4家国企重新各自独立。此次拆分距离渤海钢铁组建成立不到6年时间。  几乎同时,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国际”)在一份报告中称,天津市国资委成立渤海钢铁债权人委员会,由105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和类金融机构债权人组成,涉及金额1920亿元。  在一位市场机构人士看来,这种拆分也将影响渤海钢铁近两千亿元债务的化解,“各自的债各自领走,这样的好处就是可以单独处理,操作起来相对简单些”。  相比公司的运营情况,一位天津钢铁业内权威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受渤海钢铁债务危机冲击,目前,金融机构的顾虑并未消减,有些企业能按时还款,但还是遭银行抽贷,“抽贷造成企业资金紧张,在原材料采购等方面都有影响”。  牌匾仍在车辆不绝  入冬后,进出马场道74号的车辆依旧络绎不绝,“渤海钢铁集团”的牌匾依旧悬挂在此。只是“分家”后,这个小院内的主角已大变样。  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交流中,对于是否已是空壳的问题,渤海钢铁人士并不避讳,“差不多,可以这样说,就一个小院,其他分开和我们没关系了。”  当年同在集团之下时,4家子公司的关系又如何呢?  资料显示,2010年7月,渤海钢铁正式挂牌。公司的组建方式是由天津市国资委出资,天津钢管集团、天津钢铁集团、天津天铁冶金集团和天津冶金集团等四家国有钢铁企业分别作为渤海钢铁的子公司,资产全部划入渤海钢铁,进行注册成立。  谈到重组初衷,天津市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天津钢协”)一位负责人表示,“也是一个战略上的思考,集团效应,形成核心竞争力。”  在2014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排名中,渤海钢铁以35795.6百万美元的营业收入成功入围世界500强“俱乐部”第327位,居国内钢铁企业第5位。  然而,在一位与天津钢管集团方面打了多年交道的经销商看来,在渤海钢铁系统内,各个子公司都是独立运营,他们的生产经营多是各自为战,缺乏统一协调。  金联创市场分析师弭澎琦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渤海钢铁并没有解决子公司同业竞争关系,不利于在做大的同时做强,反而会不断增加企业负担。  偿债方案尚未出炉  4月21日,天津钢管集团发布公告,根据《天津市人民政府关于拆分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和所属四家核心企业的批复》(津政函[2016]42号),天津市人民政府原则同意拆分渤海钢铁集团和所属四家核心企业。  今年4月初,在对天津钢管集团的跟踪评级报告中,大公国际称:2016年,渤海钢铁集团出现债务困境,下属子公司天津天钢集团及天津冶金集团陆续出现贷款逾期问题。  大公国际在报告中称:天津市国资委成立渤海钢铁集团债权人委员会,由105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和类金融机构债权人组成,涉及金额1920亿元。渤海钢铁集团涉及债务金额巨大且出现贷款逾期,区域金融风险有所上升。  4月底,成立不到6年的渤海钢铁正式拆分。“债主要是他们欠的,不是我们欠的,渤海钢铁就一百多人欠什么债,都是原来四家欠的。”渤海钢铁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  值得注意的是,4月21日,经营状况最好的天津钢管集团,在行政管理和股权关系上从渤海钢铁中完全脱离出来,天津钢铁集团、天津天铁冶金集团和天津冶金集团三家债务负担最重。  12月上旬,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包括渤海钢铁、天津钢协在内的多位人士表示,方案一直没有出来,目前是各大企业在承担各自债务。  信用“创伤后遗症”  对于未来,一位仍留在渤海钢铁总部的人士坦言:“我们目前也不确定,企业想开展业务,但没有资本,银行账号甚至被封掉过几次。”  对分拆后运营状况时,一位天津冶金轧一钢铁集团的人士透露:“生产上,基本没有受到影响。”但他也承认,渤海钢铁的债务问题,已然是国内钢铁行业的一个大事件。  而来自天津钢协的人士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实体没有影响,但名声不好,很难开展工作。”他认为,金融机构对渤海钢铁系的企业,多少有抵触情绪。  据媒体报道,在渤海钢铁债务危机爆发后,“一些外资银行开始抽贷,影响到了我们的年度计划。”天津钢管副总经理温德松介绍。  弭澎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钢企债务的积累,源于投资刺激下,钢企不断通过借贷扩张,但产能的过剩,却将他们拖入泥沼。  以天津钢铁集团为例,2013年之前,其新建两座两个电炉、一个高炉、一个烧结,资金多来自金融机构贷款,由渤海钢铁提供担保。行业人士估计,这些设备耗资四五十亿元。但现实却是钢铁行业自2012年开始下滑,这也让经历扩展的企业,在偿债上遇到麻烦。  据中钢协数据显示,中国钢铁行业销售收入利润率从2007年的7.26%降至2011年的2.42%,到2012年仅为0.04%。此后一直下滑,到2015年为-2%。  大公国际对于天津钢管集团的债券评级报告披露,截至2015年6月末,公司有息债务主要集中在一年以内,未来一年内到期债务为265.72亿元,占总有息债务的72.35%,总资产负债率83.42%。  在天津钢协另一位负责人看来,“这是全国各地的普遍现象”。而中钢协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大型钢企2015年平均资产负债率为70.06%,债务总规模达3.27万亿元。  不过,这显然不能消除金融机构的顾虑。前述天津钢协人士透露,“这个事出来以后,首先是精神层面,另外就是好的(企业)给钱还贷,但到期了就抽贷了,银行也怕将来还不上。”  不过,相比于行业大环境,在渤海钢铁存续期间,内部管理暴露的问题,可能也让金融机构忌惮。今年6月,天津纪检监察网披露市委巡视组反馈情况:渤海钢铁存在“以钢吃钢”,一些领导人员利用职权和掌握的资源设租寻租,围猎国有资产等问题。

重整长达3年之久的渤钢系企业,迎最新进展。4月12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天津市国资委、天津泰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达控股”)已于近日批准通过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钢管”)股权变更事宜。此举意味着,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钢铁”)
2016年爆发债务危机后,重整启动再进一程。当年4月,天津钢管被剥离出渤海钢铁,由天津市国资委直管。2010年,天津市政府将天津钢管、天津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钢铁”)、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天铁冶金”)、天津冶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冶金”)4家国有企业合并为渤海钢铁。渤海钢铁随即进入世界500强。“巨人”的轰然倒下,也不过短短6年时间。《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渤海钢铁重整草案却历经三年才出台。今年1月30日,渤海钢铁等48家企业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渤钢系企业重整计划(草案)》(以下简称“重整计划草案”)获得通过。1月31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天津高院”)、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天津第二中院”)裁定批准了重整计划草案。该草案内容涉及渤海钢铁系列企业总负债2400亿元,将分钢铁主业、非钢主业两个平台予以处置,其中钢铁主业引入德龙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龙钢铁”)做战投。然而,据媒体报道,德龙钢铁刚入主渤海钢铁,前者自身也遇到麻烦,其大批资产被抵押。渤海钢铁与多家银行合同纠纷案同时被披露。值得一提的是,在渤海钢铁等48家企业第二次债权人会议期间,严泽生再次进入公众视野。作为渤海钢铁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严泽生亦任职天津渤海国有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渤海国投”)董事、总经理。重整虽已取得实质进展,但据记者了解,对于渤海钢铁而言,最难熬的一道坎,将是在今年8月。届时,诸多银行、金融机构向渤海钢铁提供的巨额“输血”资金将集中到期。德龙钢铁入主3月13日,天津市和平区马场道74号。渤海钢铁总部,院落里一如往常。1月30日,渤海钢铁系列公司重整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债权人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提问和投票表决。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企华资产评估”)官方网站描述,渤海钢铁系列公司管理人、财务顾问、审计评估机构等,围绕债权人普遍关心的资产、负债、战投、债权清偿安排等关于重整计划内容的提问,做出了详细的解释和说明。中企华资产评估是渤海钢铁此番重整的参与者。其网站内容进一步称,经有表决权的债权人书面和网络投票表决,“当天下午负债2400亿渤钢重整方案获得通过”,“引入德龙钢铁做战投”。“初步统计负债是2200多亿元,加上各大银行利息就是这个数。”3月13日,渤海钢铁债权人贾芳(化名)介绍。《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重整计划草案中将分钢铁主业、非钢主业两个平台予以处置,其中钢铁主业以现金清偿、留债、债转股等方式引入德龙钢铁做战投。《财新周刊》报道描述,重整计划草案中,截止到2018年4月底,剥离天津钢管后的“渤钢系”总资产1150亿元,总负债2430亿元。1月31日,天津高院、天津第二中院裁定批准了重整计划草案。2月13日,“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全体理事向德龙钢铁董事长丁立国发出贺函,进一步印证德龙钢铁入主。贺函内容显示,德龙钢铁于2月16日开始陆续接收渤海钢铁系下属企业。该公司官方网站显示,德龙钢铁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集烧结、炼铁、炼钢、轧钢为一体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2005年在新加坡联交所上市,目前为中国企业500强。而渤海钢铁管理人此前表示,其系列公司亟须引进战略投资者,通过补充流动资金、引入创新高效运营机制、整合核心资产等方式实现重生。其时德龙钢铁拒绝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要求。就在重整计划草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之前,渤海钢铁全部股权已从天津市国资委变更为天津渤海国投。工商资料显示,后者成立于2016年3月,是天津市国资委出资设立的国有资本投资和资产处置平台公司,注册资本50亿元。2016年3月7日,天津市国资委决定吕春风、严泽生等任天津渤海国投董事职务,吕任董事长,严任总经理。而吕春风时任渤海钢铁董事长。《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在渤海钢铁股权此番变更期间,渤海钢铁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严泽生,仍出任天津渤海国投总经理一职。天津钢管第一大股东退出值得关注的是,渤海钢铁系企业、2016年从渤海钢铁剥离出来的天津钢管,日前迎来股权变更。4月12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天津市国资委、泰达控股已于近日批准通过天津钢管股权变更事宜。此变更完成后,泰达控股将不再是天津钢管第一大股东,天津渤海国投占天津钢管57%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据了解,2010年合并后,天津钢管并不属渤海钢铁控股,其第一大股东为泰达控股,占股57%;第二大股东,天津钢管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钢管投资”),占股27.27%;第三大股东,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产业投资”),占股5.73%。其余小股东还有信达资管、东方资管、华融资管、长城资管。泰达控股和天津渤海国投均为天津国资委旗下全资公司,而其第二大股东钢管投资,2016年前曾属渤海钢铁旗下全资子公司。2016年,债务危机发生后,当年4月,天津市国资委率先将天津钢管从渤海钢铁剥离,天津钢管从行政监管和股权关系上完全从渤海钢铁脱离出来。根据天津市国资委的拆分计划,渤海钢铁将其持有的钢管投资100%股权转让给天津津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津联”)全资子公司——天津渤海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国资”)持有。天津津联是天津国资委旗下全资公司。因此,此次天津钢管大股东易主前后,天津国资委间接持有天津钢管的股份并没有发生变化,均为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持股之和的84.27%。记者近期走访渤海钢铁系企业时了解到,相较于天津钢铁、天津天铁冶金、天津冶金三家企业,天津钢管经营得相对较好,天津钢管既不存在落后产能,也没有员工待工现象,而其他三家企业中,则出现了如棒材生产和板材生产线停工、员工待岗的情形。根据审计报告,截至2017年12月31日,天津钢管总资产为579.39亿元,总负债为516.02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9.06%。所有者权益为63.37亿元,2017年度经营总收入为221.86亿元,净利润为-6.27亿元。而泰达控股转出的天津钢管57%股权资产价值为36.12亿元,占泰达控股2017年末净资产的比例为4.85%。天津钢管的股权变更,被视为渤海钢铁2016年爆发债务危机后,重整启动再进一程。而剥离天津钢管后的渤海钢铁,目前依然面临诸多变数。钢铁“巨人”渤海钢铁重整,被业界解读为“国内规模最大的企业重组案”。公开数据显示,其新组建后总产能2000多万吨,位列行业前10名。但在行业里仍旧“人微言轻”,却是“一倒成名”。2009年3月,国务院发布了《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规划称,力争到2011年,全国形成几个产能在5000万吨以上的特大型钢铁企业,形成若干个产能在1000~3000万吨级的大型钢铁企业。上述业内人士介绍,全国多个地方政府开始布局各自所辖钢铁产业,包括有着钢铁产业基础的天津。天津市原市长黄兴国在天津市《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整合国有钢铁企业,组建渤海钢铁集团”。有媒体报道称,2010年7月,天津市时任主要领导拍板,渤海钢铁正式挂牌。公开资料显示,其注册资本170.15
亿元,天津钢管、天津钢铁、天津天铁冶金、天津冶金4家国有企业分别作为渤海钢铁的子公司,资产全部划入后者,天津市国资委拥有其100%股权。在此之前的2010年5月24日,天津市政府已公布决定吕春风任渤海钢铁董事长,严泽生为总经理。对于渤海钢铁而言,其国资背景的“巨无霸”,成为各路银行的香饽饽。在其成立之初,中国银行天津分行、中国建设银行天津分行、招商银行天津分行、天津银行、上海银行天津分行、兴业银行天津分行、中信银行天津分行和华夏银行天津分行给予了其总计1000亿元授信额度。天津市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栋梁在出席上述签字仪式期间介绍,组建渤海钢铁是贯彻落实国家《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提升天津市钢铁产业集中度和竞争力的重大举措。杨栋梁认为,其可强化天津市节能减排,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来自天津当地媒体报道称,银行方面现场表示,“今后将在直接、间接融资、资产管理、财富升值等多方面为渤海钢铁集团提供服务”。但4家企业实现真正的合并,也需要一定时间。天津多名业内人士分析,上述企业都是老国有企业的底子,在生产经营、产品销售渠道等,尤其是人事安置,均让人头疼,在渤海钢铁成立前几年,其各子公司独立运营,协调起来颇费工夫。但这并不影响渤海钢铁的“进步”。彼时,国家“四万亿”政策出台,国内钢铁企业加大布局步伐,跑马圈地。公开数据显示,渤海钢铁所处的天津市,在2010年GDP增速17.4%,工业总产值增速31.4%。渤海钢铁也进行了产能扩张。直到2013年,上述4家企业实现首次财务并表,2014年7月,渤海钢铁进入美国《财富》杂志评选的世界500强企业榜单,排名第327位。2015年再次入围世界500强企业榜单。负债2400亿元的“病人”漂亮的光环很快消失。2016年3月,渤海钢铁出现债务危机,彼时负债1920亿元,北京银行天津分行等105家银行金融机构深陷其中。其管理人此前公开表示,2015年底以来,受多种因素综合影响,渤海钢铁陷入了严重的债务危机,生产经营陷入困境。渤海钢铁随后又被拆分,其中天津钢管在当年4月首先被剥离,成为天津市国资委直管企业。3月12日,渤海钢铁债权人田京(化名)向记者坦言,全国主要银行机构几乎无一幸免。“原本就是个‘怪胎’,问题还是由企业自身内部造成的。”贾芳等多名知情者认为。知情者介绍,对于渤海钢铁债务危机,当事企业多次解释为钢铁行业低迷的大环境等造成。2016年6月,天津纪检监察网公布了天津市委巡视组对渤海钢铁的巡视反馈情况。该反馈情况内容显示,此次专项巡视中发现的五个主要问题,其中包括渤海钢铁国有资产流失。“‘以钢吃钢’,一些领导人员利用职权和掌握的资源设租寻租,围猎国有资产”,“内部监管漏洞多,‘三重一大’制度流于形式,对资金、资产、资源、资本和工程项目的管理缺失缺位,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而在2018年8月,天津十一届市委第三轮巡视对天津钢铁、天津天铁冶金、天津钢管、天津冶金、渤海钢铁等22家市管国有企业反馈了巡视意见,意见对上述5家企业再次提出“不注重企业发展质量和效益,一味追求产值,盲目扩张,贪大求快”“国有资产监管不当”等。3月13日,渤海钢铁没有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其值班人员介绍,吕春风已在2018年退休。天津市国资委官方网站介绍,2018年6月29日,天津市国资委免去吕春风渤海钢铁董事职务,9月15日,免去吕春风、严泽生等天津渤海国投董事职务。本报记者查询,在工商登记资料中,严泽生仍在天津渤海国投董事名单中。2018年8月,天津高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天津赛瑞机器设备有限公司提出对渤海钢铁破产重整的申请。后者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2018年12月17日,天津银龙预应力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龙股份”)公告中介绍,天津高院、天津第二中院指定渤海钢铁系列企业清算组担任管理人,组长是天津市副市长姚来英。田京、贾芳等多名债权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介绍,债务危机爆发初期,天津市政府打算政府财政救市,并拿出15亿元应急,但是该笔款项被各大债权人“瞬间瓜分”,还不足承担各大银行贷款利息。《人民日报》等媒体报道,天津市国资委方面当时表示,渤海钢铁实施破产重整,将通过引进有资本实力和专业水平的战略投资者。银龙股份公告披露,渤钢系企业重整,首先通过第一轮遴选,选定优选战投或备选战投,签订《优选投资者意向投资者协议》或《备选投资者意向投资者协议》;之后通过第二轮遴选,确定最终的战略投资者并签订《战略投资协议》;最后将方案进一步细化,形成重整计划草案,提交债权人会议审议并表决。而银龙股份为此前渤海钢铁产业接盘者之一。一切看似尘埃落定。最难熬的坎多名债权人介绍,重整计划草案牵扯多方利益,其内容几经修改,“接盘者”名单也发生多次变动。银龙股份上述公告称,其与天津荣程祥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程集团”)以联合体的形式,成为了渤钢系列企业重整项目的备选投资者。两者为天津大型民营企业。该公告介绍,荣程集团成立于2007年6月,目前已形成钢铁冶金、科技金融、文化、健康四大板块,2018
年度位列全国企业500
强第255位,天津市百强企业第4位。1月2日,银龙股份发布《关于终止参与渤钢系企业重整的公告》。其内容介绍,“联合体制作了《渤钢集团重整方案》,但未被渤钢系企业重整管理人与金融债权人委员会谈判小组评定为最优,未能成为渤钢集团重整战略投资者”。银龙股份官方网站显示,其始创于1978年,2015年2月在沪市A股上市,目前为全球产能规模较大的全系列预应力钢材产品的生产商。但其未对“重组方案”详情作出更多解释。钢铁产能1300余万吨的德龙钢铁入主渤海钢铁,有媒体描述为“蛇吞象”。田京等人则认为,相比较而言,前者规模、产值等不如后者,但或许其现金流更为充足,以及背后拥有更多资本。《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在2月底,德龙钢铁管理团队已经进驻渤海钢铁,将在4月份启动运营。贾芳等债权人介绍,重整计划草案整体跨度长达10年,按其规划,渤海钢铁50万元以下的债权人将全部清理,50万元及以上债权人,先期获得50万元。通过的重整草案中,渤海钢铁系列公司分为两部分,资产负债分离,钢铁为主业的企业涉及资产584.3亿元,不以钢铁为主产业的企业涉及资产716.7亿元。知情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介绍,德龙钢铁200亿元资金已到位,启动以钢铁为主产业的17家企业生产运营等。来自《财新周刊》报道内容介绍,上述企业重整方案是“现金清偿+留债+债转股”方式,此举可化解1100亿元负债。而关于各家银行等金融机构债务处理方式,田京、贾芳等债权人介绍,渤海钢铁系列公司发行企业债券,各家银行以各自贷款数额的70%购买该企业债,渤海钢铁用获得的该笔钱,偿还银行相应贷款、用于自身流动资金。多家银行债权人称,银行在长达10年期间,不得计算利息,而贷款数额剩余30%将“债转股”。渤海钢铁管理人还将召开第三次债券人会议,而“债转股”的详细内容还在讨论、协商。“德龙钢铁接盘,让债权企业看到了希望,但今年8月份才是渤海钢铁最难熬的坎。”上述债权人介绍。其指的“坎”,是2018年8月,天津市政府要求诸多银行金融机构以“借新还旧”方式向渤海钢铁继续“输血”,期限为一年,意味着其2019年8月份集中到期。银行界债权人介绍,目前无法统计巨额“输血”资金的具体数额,但按时间计算,留给渤海钢铁、天津市政府的时间已经很紧迫,但后者初步安排是“统一等待”,其中天津本地银行等金融机构不能起诉。除银行等金融机构外,诸多债权企业在渤海钢铁此番危机中也未能幸免,如天津物产集团有限公司等。2月19日晚间,冀中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依据重整计划草案,其2018年需补提的资产减值损失约4.6亿元,将导致公司2018年度净利润减少约2.92亿元。渤海钢铁、天津市国资委均未对此作出回应。“银行现在能做的,就是‘等’。”3月14日,渤海钢铁债权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