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特钢破产重整方案获通过 能否就此走出困境?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2017年8月11日,大连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东北特钢破产重整方案获得通过。  大连中院表示,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北特钢”)、东北特钢管理人向本院提出申请,称2017年8月8日,东北特钢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暨出资人组会议对重整计划草案进行分组表决。现有财产担保债权组、职工债权组、税款债权组、普通债权组均已表决通过重整计划草案,出资人组已表决通过重整计划草案涉及的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  根据公开信息,当日,东北特钢等三家公司重整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在大连市体育中心大麦体育文化中心羽毛球馆召开。东北特钢集团管理人、审计及资产评估机构围绕债权人普遍关心的审计、评估、重整计划等做出了解释说明,1911家有表决权债权人通过现场和网络进行了投票表决。  大连中院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八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批准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重整计划,同时终止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重整程序。这一裁定为终审裁定。  根据破产管理人负责人、辽宁省国资委副主任徐吉生此前介绍,东北特钢破产重整后的股权结构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锦程沙洲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和本钢板材股份有限公司两家投资人,共出资55亿元,分别持股43%和10%,转股债权人及原股东之一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合计持股47%。  经济观察网查询工商信息,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为财政部,占股98%,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基金理事会,占股2%。而锦程沙洲和本钢板材分属民营资本和地方国有资本。  也就是说,重整后的东北特钢,国有资本(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本钢板材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到57%,处于控股的地位。从企业性质来看,东北特钢由此变身为国有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需要强调的是,国有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不是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即过去的全民所有制工业或国营工业)是指企业全部资产归国家所有,并按《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规定登记注册的非公司制的经济组织。包括国有企业、国有独资公司和国有联营企业。  国有控股企业是对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企业进行的“国有控股”分类。它是指这些企业的全部资产中国有资产(股份)相对其他所有者中的任何一个所有者占资(股)最多的企业。  原属于省属国有企业的东北特钢集团是国内大型特殊钢生产企业,由于长期以来债务负担巨大,财务成本居高不下,去年3月起公司发行的企业债券连续违约。去年10月1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东北特钢集团及其下属两家公司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根据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债权人代理律师向经济观察网透露,在破产重整期间,债权人和东北特钢集团就重整方案,经历了颇为复杂的谈判,该代理律师称,其过程之复杂,“几乎可以写一部书”。但受制于相关保密协议,以及基于其他方面的顾虑,该律师拒绝透露关于重整过程中更为细节的信息。  在重整方案没有公布之前,经济观察网从辽宁省发改委以及上述律师处了解到,就接盘人的确定以及如何接盘,一直到最后一个月内,也就是《破产法》规定的重整期限到来之前的一个月,都还在斡旋。  如今,关于重整,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但变身后的东北特钢,能否就此走出此前的发展困境?作为一个全新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入局之后的民营资本在公司治理层面又能否具备足够的话语权?这些疑问,都有待时间给出答案。

东北特钢集团破产重整工作8日取得重要进展。在当日上午举行的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重整计划草案获表决通过,待法院批准后即将进入执行阶段。  此次债权人会议由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会议采取“一次开会、分组表决”的形式,即东北特钢集团及其下属的大连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大连高合金棒线材有限责任公司的所有债权人,按照债权性质设置9个组就草案进行表决。同时设置1个出资人组对股权调整方案进行表决。  东北特钢集团管理人、审计及资产评估机构围绕债权人普遍关心的审计、评估、重整计划等做出了解释说明,经1911家有表决权债权人现场和网络投票表决,重整计划草案一次性通过。  据参加管理人工作的金杜律师事务所律师介绍,重整计划通过后,债务人或者管理人将向法院提出批准重整计划的申请,法院批准后,重整计划即发生法律效力。  作为东北特钢集团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主席单位,中国银行(4.070,0.06,1.50%)大连分行行长黄建忠说,在破产重整过程中,为保障债权人的知情权、监督权和参与权,债委会积极与有关各方沟通、协商,建立联合工作组机制,并全程参与了重整投资方的选择和谈判,以最大限度维护债权人利益。  本次重整将东北特钢集团及其下属两家公司作为一个整体进行重整。按照重整计划草案,普通债权人每家50万元以下的部分将根据债权人意愿100%清偿,超出50万元的部分,经营类普通债权人和债券类普通债权人可选择现金按比例清偿或债转股,金融类普通债权人将全部进行债转股。  据管理人负责人、辽宁省国资委副主任徐吉生介绍,东北特钢破产重整最终引入了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锦程沙洲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和本钢板材(6.900,-0.39,-5.35%)股份有限公司两家投资人,共出资55亿元,分别持股43%和10%,转股债权人及原股东之一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合计持股47%。  东北特钢集团是国有大型特殊钢生产企业,由于长期以来债务负担巨大,财务成本居高不下,去年3月起公司发行的企业债券连续违约。去年10月1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东北特钢集团及其下属两家公司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自去年3月第一次债券违约后,东北特钢因连续11次违约备受关注。10日,该集团及其管理人终于正式向法院提交了破产重整计划草案:本钢钢材和锦程沙洲将参与重整,而东北特钢也有望借此机会实现混合所有制改革。  近几年来,我国债券市场违约屡有发生。评级机构东方金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目前我国债券市场总计违约债券只数为126,其中公募债券累计违约77只,私募债券累计违约49只。共涉及57家企业,累计违约金额693.04亿元。  其中,东北特钢债务违约次数为11次,总金额71.7亿元,共有10只债券发生违约,“13东特钢MTN2”于2016年4月12日和2017年4月12日先后两次违约。  昔日“特钢航母”折戟高杠杆  东北特钢,实际控股人为辽宁省国资委。是我国北方最大的特钢企业,被称作是“特钢航母”,其产品在航空、竣工等领域具有较强竞争力。然而,有背景、有市场、自带光环的特大国企,也并不意味着不会违约。  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表示,受市场需求疲弱影响盈利能力和内生性资金来源不足、对外部融资严重依赖等因素导致了东北特钢陷入了巨额债务违约的泥潭。  在东北特钢首次债券违约后,其就承认了业绩下滑的影响。公告称,“受钢铁行业整体不景气影响,公司近期销售压力很大,库存商品增加,销售汇款不及时。”  然而,数据显示,2015年东北特钢利润总额达到2.2亿元,较上年增长30%。比起业绩,近几年来一直处于80%以上,并在2016年7月曝光的《省政府东北特钢工作协调领导小组会议精神传达提纲》中已上升至120%的企业负债率,才是其连续违约的主要原因。  东方金诚评级总监刚猛在接受人民网专访时表示,东北特钢发展战略与财务资源的不匹配,造成资金链断裂是其违约的主要原因。东北特钢的债务高企始于2007年的整体搬迁,在整体搬迁过程中,东北特钢投入了巨额资金进行大规模技术改造,所需资金绝大多数通过银行贷款、发行债券等方式筹集,致使东北特钢背负巨额债务,在资金周转方面出现了巨大困难。  “东北特钢流动性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可用资金仅14.71亿元,非受限现金类资产/短期债务为0.06
倍。内生性资金来源不足,对外部融资严重依赖。”刚猛说。  重整草案仍有很大不确定性  10日,随着沙钢股份和本钢板材公告的发布,掀开了东北特钢重整计划的面纱,但是否能进入重整实施阶段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沙钢股份公告称,其实际控制人沈文荣控制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锦程沙洲股权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锦程沙洲”)拟作为主要投资人参与东北特钢及其子公司的破产重整;本钢板材公告称,公司于7月7日签署协议,拟以自有资金10.38亿元对东北特钢进行增资,占重整后东北特钢注册资本的10%。  “这次东北特钢破产重整可谓一波三折,困难很大。”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在接受人民网专访时说,由于东北特钢属于特大型国有企业,破产清算影响太大不太可能。后来想到走破产重整的程序,但因其债务负担太大,引进战略投资者也比较困难。  李曙光认为,东北特钢通过9个月时间找到了比较合适的投资人。一家国企一家民企愿意参加重整计划,这是经过了艰苦地寻找谈判协商的过程,管理人和主要债权人花了不少力气。  事实上,东北特钢早在去年10月10日就宣布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七十九条规定,债务人或者管理人应当自人民法院裁定债务人重整之日起六个月内,同时向人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也就是说,应该在今年4月10日之前应该提出方案。但因各方没有谈妥,按照上述法律,可延长3月至7月10日才最终提出重整方案。  然而,在刚猛看来,这一方案是否能真正落地,还需要取决于重整方对债权人的利益的保障方案是否能达到债权人的要求,从《破产法》的程序上来说需要债权人组的一致通过。  李曙光也表示,东北特钢重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需要一定时间的考验。  “重整方案很重要,是不是很具体细致,各方面权利义务责任关系是不是很到位都非常关键。”李曙光说,破产重整方案就是东北特钢未来发展的顶层设计,重整程序批准以后,能不能实施得好,还要看后面的效果。  事实上,沙钢股份的公告也指出,重整计划草案尚未最终定稿,锦程沙洲是否能成为东北特钢的第一大股东存在不确定性。  引入混合所有制改革意义非凡  尽管多方还未拿出具体的重整方案,但在专家看来,如沈文荣和锦程沙洲能入主东北特钢,对市场化机制处置国有企业债务违约具有很强的示范意义。  刚猛表示,沈文荣和锦程沙洲如能入主东北特钢,其对东北特钢的整合能力将成为重整是否成功的关键。  他认为,沈文荣实际控制的沙钢集团目前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并购在其发展壮大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因而其在钢铁业务尤其是特钢领域具有相当丰富的并购和重组经验,或将有助于其对东北特钢业务实施重组。  “按照市场化机制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民间资本和运营经验有助于国有企业提升竞争力。”在李曙光看来,此次披露的重整方案引入了混改元素,由民营钢铁公司为主牵头实施对国有钢铁企业的破产重整是一大亮点。  国有企业的病要及早治疗  目前,以“三去一降一补”为任务的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进入深水期。东北特钢的特大债务违约事件正是这场改革中绕不过去也不得不面对的坎儿。  李曙光认为,大型国有企业的改革重组,是我国经济改革,特别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特别头疼的问题,不是简单的一两个改革措施就能做好。  在他看来,东北特钢如果能早发现病症,改革早一点开始,就不会发生这样严重的违约。  “去产能、去杠杆,不应该只是一句口号。应该是现实经济生活中,特别是国有企业,在整个经营投资过程中都要一直做的事情。”李曙光说,不应该是病入膏肓才去急匆匆地处理,为时过晚。  国有企业的病要早治不能晚治,要有很好的体制机制、公司治理结构,很好的市场前景来预防风险发生。  事实上,沙钢集团旗下的沙钢股份在6月15日刚宣布以258亿元收购苏州卿峰和德利迅达,沈文荣及锦程沙洲是否能为东北特钢重整计划投入足够的资金,还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