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手机版库存普降煤飞色舞钢强 上市公司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8月31日,A股市场再现“煤飞色舞”以及凌钢股份(600231.SH)、*ST华菱(000932.SZ)等钢企涨停的强势爆发行情。  在中报披露收官之际,以煤炭、钢铁、有色代表的周期股中报也面世,业绩异常靓丽,半年业绩增幅超10倍的屡见不鲜,比如中国铝业(601600.SH)、陕西煤业(601225.SH)、包钢股份(600010.SH)等。  在业内分析师看来,上述几个行业价格暴涨并带动企业业绩大幅提升的共同原因是供给侧改革的持续推进。在此背景下,虽然有些行业的需求端并未获得明显改善,但是供给端发生质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结合Wind数据及相关价格涨幅发现,上半年,上市的钢企、煤企和铜企等虽然有些行业的库存商品总金额有所上升,不过考虑到价格的巨大涨幅,其对应的库存数量普遍有所程度下降。  面对近期高价,不少上市公司也在纷纷调高存货跌价准备,以面对未来可能的价格下跌。  库存数量普减  “去产能”是近两年重头戏,素以产能过剩著称的钢铁、铝业、有色等更是重中之重。中报数据显示,去产能的成果已然显露,不仅相关上市公司业绩大增,二级市场受到热捧,其库存也不同程度下降。  以钢铁为例,Wind数据显示,上半年33家上市钢企的产成品存货(有些中报称之为库存商品)金额合计610亿元,较2016年微增2.3%。但如果考虑到钢价较年初的大幅上涨(大约13%-20%的涨幅),那么产成品的存货对应的数量则呈下降态势。  其中,凌钢股份(600231.SH)、山东钢铁(600002.SH)、本钢板材(000761.SZ)等多家上市钢企的产成品存货出现超20%的下降。  “公司库存很少,周转率明显加快。”8月31日,北部某上市钢企项目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上半年,供给端在出清,经济企稳态势,基建、消费、船舶、化工等需求保持得不错,从产业链看,钢价反弹比较正常。”  分析师刘萍萍指出,“上半年,供给侧改革不断深入及取缔“地条钢”大限,民营小钢厂逐步被关停,供应缺口较大,库存出现明显下降。大型钢厂趁机多次上调价格政策,带动市场价频频创下新高。目前市场的库存虽有回升,但增量仍小,整体总量仍处于低位,规格短缺现象依旧普遍。”  产成品存货对应数量减少的情况同样发生在上市煤企身上。Wind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37家上市煤企的产成品存货金额为221亿元,比2016年微减约1.1%。如果考虑上半年煤价的大幅上涨,那么存货中的产成品数量则明显降低。  其中,山西焦化(600740.SH)、大同煤业(601001.SH)、山煤国际(600546.SH)、中国神华(601088.SH)等产成品存货较2016年末的降幅均超10%。  “上半年,煤价处于高位。这么高的价格,都趁机赶快出手,基本没有库存了。”8月31日,陕西煤业证券办人士表示。  “煤炭需求突增超出预期,此外,市场供应及产能释放受到多方影响难有起色。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市场需求较好且煤企难有产量跟进,煤企低库存以及零库存现象普遍。”8月31日,山东某大型期货分析师指出。  另据Wind数据显示,上市铜企等有色板块今年上半年的产成品存货虽然较2016年的金额有不同程度的增幅,但剔除价格大涨的因素,对应的数量则也有不同程度的下跌。  “铜冶炼企业基本没有库存,一般是200吨以内库存。”分析师孙克文指出,由于铜本身时间长了就会产生化学反应,第二个就是铜的价值太高,因此铜企一般少有库存。  大幅计提跌价准备  当钢价、铝价、煤价等齐哄哄上涨之时,高价是否可持续、能持续多久成为涉事公司关注的焦点问题。  8月9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针对近期黑色系期货市场和钢铁上市公司股票价格“异动”的现象,邀请部分钢铁企业、期货交易所等代表共同研究分析“异动”原因。参会代表一致认为,当前钢材期货价格大幅上涨并非市场供需变化所致,而是一部分机构对去产能、清除“地条钢”和环保督查等政策的过度解读和误读导致的。  “随着价格涨至高位,下游拿货趋于谨慎,多按需采购,中间商亦选择快进快出,持仓亦少。”刘萍萍指出,市场规避风险意识逐步增强,出货操作为主导。但考虑到宏观面,环保限产消息不断,且“金九”来临仍抱有良好预期,料9月钢价仍有望进一步走高,下旬注意控制风险,尚需密切关注市场库存增量。  不少上市钢企也在未雨绸缪大幅计提存货减值准备。比如宝钢股份今年上半年末的库存商品为200亿元,较2016年末减幅为9.5%。不过,其计提的跌价准备约12.85亿元,较期初余额增66%。  实际上,在本轮钢、煤、有色等普涨行情中,也有不少资金的推动。资深分析师余加奥指出,“铝价目前是价涨消费不涨,存货很多,二季末价格还不算高,后面又涨起来一波,属于靠资金拉动的借题材炒作,而且每次炒作往往会矫枉过正,所以虽然消费不行,但价格可能还会走高。”  Wind数据显示,19家上市铝企今年上半年产成品存货总计为123亿元,较2016年末增幅高达46%。其中,焦作万方(000612.SZ)、南山铝业(600219.SH)、中国铝业(601600.SH)等产成品存货增幅较大。  “铝价上升短期有利于企业的利润回升,而中期看价格过快上涨之后,行情过分投资,价格势必面临回落,也会带来不利影响。”余加奥指出。

作为供给侧改革的重点攻坚行业,钢铁行业去库存状况一直备受关注。而从上市钢企已公布2015年年报财务数据来看,大部分钢企存货相比上年下降明显,去库存呈加速态势。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目前已有13家上市钢企披露年报,除抚顺特钢、华菱钢铁外,其余11家钢企期末存货都有不同程度下降。其中,重庆钢铁存货下滑幅度最大,2015年期末的存货金额为27.8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79.9亿元,降幅高达65.3%。*ST八钢的存货金额也由2014年期末的34.9亿元将至2015年期末的13.5亿元,降幅约为61.4%。此外,凌钢股份、沙钢股份、三钢闽光、马钢股份、鞍钢股份、大冶特钢及常宝股份等七家公司的库存金额下降幅度均超过两成。这些上市钢企库存金额之所以大幅下滑,一是各类原燃料价格下滑,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增加。二则是受去产能影响,原材料及库存商品量大幅减少。如重庆钢铁表示,存货余额减少主要是由于2015年公司计提存货跌价准备。2015年度,由于钢材市场低迷,钢材售价持续下跌,主要原材料市场价格大幅下滑,同时公司部分存货质量较差不能正常使用,公司对存货进行了减值测试,2015年度应计提存货跌价准备43.45亿元。对存货进行全面清理、计提减值也直接导致了重庆钢铁当年业绩大幅增亏。数据显示,2015年,该公司报亏59.87亿元,43.45亿元的应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就占了全年亏损额的72.57%。后者最典型的就是*ST八钢,该公司坦承,一方面2014年子公司南疆钢铁全年正常生产,而2015年受市场因素影响,长期处于停产状态,其存货采购及库存量随产能调整而大幅减少;另一方面,公司本部压缩产能,实施冬季低负荷运行模式,减少采购量和入库量,进一步消耗年初库存。同时,为了提高资金流动性,降低存货资金占用,采取各项措施降低库存,去产能化效果显现。另外,马钢股份亦表示,公司存货较上年末减少31%,主要是各类原燃料价格持续下降,出于加快资金周转与控制成本的考虑减少了存货库存数量,以及本年末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较上年末增加所致。需要指出的是,受钢铁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影响,2011年以来,钢价一路下滑,而很多钢企的去库存之路也是从那时开始的。拿马钢股份来说,在2011年以141.3亿元的存货达到一个顶峰后,此后四年的存货分别为112.5亿元、100.5亿元、86.8亿元和60.2亿元,呈现一路下滑的态势。尤其是近三年,上市钢企去库存提速表现的更为突出。如沙钢股份自2013年以来存货就连下三级台阶,2013年约为20.1亿元,2014年骤降至13.2亿元,2015年进一步降到了8.3亿元。同样,行业龙头宝钢股份2013年的库存为310.9亿元,2014年降至268.2亿元,2015年则已降至235.2亿元。而从总体上来说,上述13家公司2013年的库存总额为855.5亿元,2014年为749.9亿元,降幅为12.3%;2015年则进一步下滑到了568.8亿元,相比2014年降幅达到了24.1%。